甘肃兰州工程师周巍被非法判刑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周巍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并罚款两千元。但家人没有接到任何书面通知。

工程师遭绑架

周巍,男,今年五十四岁,原系兰州石油化工机械厂工程师。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早晨六点三十五分周巍被兰州城关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

随后周巍被带至兰州雁滩可口可乐公司旁边的一座白楼里,国保警察非法审讯周巍,周巍只提到自己打横幅还没打开,其它问题均不配合。

国保警察当天就将周巍非法拘禁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周巍的妻子也遭到警察骚扰。

此前九月十四日,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被绑架之后,城关国保大队的警察就一直查找周巍的下落,跟踪周巍的妻子,并在周巍家属院门前的如家酒店直接定了房间在那里监控守候。

在周巍九月十八日晚回家后,这些人就在周巍家楼下守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晨六点三十五分,周巍和妻子从楼洞电子门走出来,这些人从后面直接绑架了周巍和他的妻子,将周巍直接带走,将周巍的妻子又带回家中。

周巍家里进进出出很多警察,每一个警察胸口都是执法记录仪,亮着灯。在客厅茶几上又放了两个圆形的执法记录仪,还将周巍家中的灯开得特别亮,说灯开得亮,这个东西才有作用。

同时警察在周巍家中抄家,抢走了家中的台式电脑的主机,法轮功师父法像,法轮大法书籍等,抄了一上午。

而后警察又将周巍的妻子带到城关国保大队旁边的高新派出所做笔录,强制周巍的妻子在扣押清单上签字,周巍的妻子只按了手印。

警察问周妻,炼不炼法轮功?周妻说,我要在周巍被抓的那一天开始炼。我要看看,法轮功究竟有什么样的神奇,使周巍坚持了这么多年。警察愣愣的看着周妻,没有说话,当晚放回周巍的妻子。

过了几天,国保大队又给周巍的妻子打电话,让她去国保一趟。周巍的妻子和哥哥两人来到国保大队,一个姓赵的警察给周巍的妻子看了一摞子所谓的证据,这些证据最上边是一些照片。

警察说周巍什么都不说,要周巍的妻子在这些证据上签字就轻判,不签字就重判。周巍妻子说,你说了不算。这些照片我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其它的事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我就不签字,上一次的字我都签错了。警察说,不签了就走人。

几天后,警察又到家里让周巍的妻子拿出笔记本电脑,要么就抄家。

正在此时,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来到周巍家,周巍的妻子让该学员赶快离开,来抄家的一个警察把这位法轮功学员叫进屋,并询问其姓名,索要身份证,随后拿出一沓纸翻起来,翻着翻着翻到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说,你也是(法轮功)。周巍的妻子说,你还有一个花名册?

国保大队的警察后来又给周巍妻子打电话要求其去国保签字,周巍妻子在电话中直接告诉对方,我不可能签字的,何况我还要上班,我就是去了(国保大队)也不签,我也不去。

十月十日,周巍妻子找到国保大队,到一楼办公室,里面的工作人员问她什么事,周巍妻子说,我要看看周巍的情况。里面的人说,办案的人不在,外面等着。

在办公室门外等着的周巍妻子,看到那个让自己签字的赵警察出来了,就问周巍现在的情况,赵警察说,你不配合,我就按照不配合的接待你,等着判刑。

周巍妻子说,法律不是保障宗教信仰自由吗?警察说,你以为法轮功是宗教信仰自由?周妻说,就是呀。我最近翻遍了《刑法》,就没有一条说炼法轮功违法的。警察说,你不知道,你以为法轮功是什么?周妻说,是佛法呀。

周妻问,我能不能为周巍请律师?警察说,那是你家属的自由。周妻说,我婆婆因为周巍被抓,现在又被摔伤了,我要见见周巍。警察说,现在人不在我这里。

据悉,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构陷周巍的案卷宗被城关区国保大队移交到城关区检察院。十二月八日,周巍的家人才得知案件已到城关区检察院。

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的周巍血压高达220,周巍的妻子找到兰州市检察院金局长,要求带周巍回家治病,这么高的血压,谁能承担责任?后兰州市检察院让周巍的妻子写了一份书面申请,让其等待结果。

据杨学贵的母亲说杨学贵和周巍的案子已退回公安局,于是十二月十九日上午,杨学贵的母亲与周巍的妻子一同来到城关区国保大队,要求接人回家,一女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称主办人赵斌正在休假,案件退回国保的事,她不知道,如果真的退回,她负责办理。

杨学贵的母亲与周巍的妻子又一起来到城关区检察院,核实案件卷宗究竟在哪个部门。检察院称,就是退回公安机关了。周巍的妻子和杨母又来到城关区公安分局,查实案件是否退回。城关分局工作人员称不知道,如果有,会退回国保或相关部门。

下午,俩人又去城关国保大队查实,早晨的女工作人员不在,俩人就又到城关区检察院案件管理中心查询确实:杨学贵、周巍被构陷案件卷宗已经在十二月十四日被退回公安机关。但是后来案件又返回了检察院。

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城关法院对前来旁听的家属核实身份证,并拿一种仪器在家属出示的身份证上扫,周巍的母亲、妻子和女儿三人。

其余旁听席上坐满了不是家属的不明身份的人,法院工作人员在核实身份证的过程中将家属携带的包都放在了法庭外边,不让家属携带任何东西进入法庭。

接下来就是合议庭人员、公诉人许娟和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及律师都相应落座。

随后警车悄悄将法轮功学员带至法院,没有伴随着它往日喧嚣的警笛声,家属是在非法庭审中见到进入法庭的家人。

周巍神态自然、和被绑架前一样,红光满面、精神振奋,在法庭上个人陈述、质证、辩论中正念十足,说话有条不紊。

法轮功学员有理有据的讲述了北京自焚的造假以及自己信仰合法,拥有真相资料合法,自己无罪。

律师反驳了公诉人许娟所提供的所谓罪证,使在场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检察院诬告陷害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无罪。

公诉人在庭审中的所谓起诉意见以及佐证两位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构陷证据,在公诉人许娟宣读和出示的过程中,使在场的人看到许娟纯粹是一个法盲,在非法庭审中蓄意构陷两位法轮功学员,还以自己是公诉人的身份在法庭上肆意诽谤法轮大法。

律师义正辞严的辩护和反驳使旁听席上的有人发出“说得好”的赞叹,许娟的胡搅蛮缠、恶意中伤和法盲似的构陷使旁听席上的很多人不明身份的人听到中途后悄悄离场,不忍再听。

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在庭审中阐明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无罪,法轮功学员周巍无罪。

庭审到中午十二点,审判长宣布休庭,并未当庭宣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周巍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并罚款两千元。

附录:参与迫害单位及个人的信息
下载(39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