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更新: 2018年03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我到一个学法点去送师父的新经文,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有两名同修没到,我说,算了,不等了,我准备背包起身去另一个学法点,我正准备开门,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不认识,我就喊来房主,房主(同修)问什么事?来人说:“来核实一下你家房子实际面积”。我正开门出去,被十多名便衣警察堵回屋里,我的心一下堵到嗓子眼,意识到考验来了,我拼命的往外挤,“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警察们拼命把我往里拽、抢我的包,我大声呵斥他们:“大白天上门抢劫,擅闯民宅,你们在犯法,你们在犯罪,善恶有报是天理,都什么时候了,赶快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

几个警察拿着手机对着我拍个不停,我的包被撕破了,他们抢走了经文和大法书,还有一千多元真相币。还有几个警察撬卧室的门,我一下堵在卧室门口不让撬,大声说:“不许破坏百姓设施……”这些警察哪管我说什么,只管把我拽开,他们拽、推的推,把我塞進警车,一边坐着一个警察,分别抓住我的手、踩着我的脚。刚坐稳,几个同修老太太也被警察带过来了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关進醒酒室的里间,一个小警察说,“好了,一路讲真相累了吧,進去歇歇吧”,把门一关走了。

我盘腿打坐,两眼一闭,首先想到的是师父和法。师父说:“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问题了看自己哪错了、我应该怎么去对待,用法来衡量。”[1]师父告诉我们:“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1]。

是的,我是弟子就应该听师父的话,我也该好好找找自己了。可能是我对养花种菜太执著了;有可能是三退名单没及时发给大纪元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也可能是在邪恶的监狱时关没过好再考验一次;也许是同修情还没有完全放下。不管是什么原因,今天全都放下。有师在,有法在,如果是我哪没做好,我会在法上归正,绝不允许任何邪恶、旧势力再加害于我,我就是要用善、用慈悲来对待这一切,把自己交给师父,用自己强大的正念闯过这一关。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2]。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一天晚上,我们正在做资料,突然有人敲门,我们马上关了灯,我跟同修说:“你发正念,我看咋回事。”我一看楼上楼下都是警察,任他们怎么敲门,我们就是不开。我和同修坐在床上发了两个小时的正念,在发正念的过程中,师父让我看到一个景象,当我不自觉的把脸偏向右侧时,看见一个大磨盘在半山腰,那磨盘转动的非常快,把山上山下所有的蛇、狐狸、黄鼠狼、老鼠、蜈蚣、蝎子、虫子等等大大小小的低灵烂鬼都被飞快的吸入磨盘,血肉从磨盘眼喷出,我又不自觉的把身体偏向左侧,以免血肉飞到自己身上。我看了好几分钟才消失。两个小时过去了,邪恶散去了,我们闯过了一大关。

现在我已经被绑架到派出所,也在進行着正邪大战。我是大法弟子,我就是要用自己强大的正念解体这里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邪恶干扰。我单手立掌:彻底清除、解体另外空间操控派出所恶警参与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旧势力、黑手、烂鬼、恶党邪灵!彻底清除、解体、灭尽恶警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清除、解体、灭尽现在还在参与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层层无可救要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不知发了多长时间的正念,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身体被能量包容着,非常舒服。

这时,一个小警察开门進来说,阿姨睡着了?我睁开眼睛说:“这是什么地方,能睡得着吗?” 看见这个小警察,我一下想起师父的法:“所以得把他们救了,在魔难中也得把他们救了,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常人做不到的”[1],我紧接着说:“小伙子贵姓?”小伙子说姓某,我说是大学生、党员吧?小伙子说是。

我紧接着说:“小伙子,咱中国人几千年来都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这个党战天斗地、贪污腐败、迫害好人、活摘器官、天怒人怨, 老天要淘汰这个党了,凡是入过党、团、队的,赶快从心里退出来保平安。才是明智的选择,小伙子,赶快从心里把你入过的这个党退出来保平安好吗?你三尺头上有神灵为你作证。”小伙子说:“咱们先不说退不退的事,就说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就在家炼,到处跑干什么呀?”我说:“小伙子呀,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江泽民出于极端妒嫉,一意孤行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操控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造假宣传,把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诬蔑成某教,煽动仇恨。为了澄清事实真相,我们法轮功学员带着一颗真诚善良的心,向世人讲清真相,给世人一个选择的机会,也是给世人一个免于被淘汰的机会,你看今天,中共江氏集团的各级官员不断落马,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落马、被抓是报应的一种方式,而且只是开始。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呀! 周永康、薄熙来等上千名高官落马,这不是天理报应吗?小伙子,时间不多了,赶快三退保命吧!”小警察赶快说:“好!谢谢阿姨!”

小警察说完开着门就走了。我和醒酒室外间的同修一起,把负责看管外间同修的小警察也劝退了。这个小警察也走了。我就和醒酒室外间的同修一起出了醒酒室,配合走廊上的同修把走廊上的小警察也劝退了。

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我是最后一个被“提审”的,我想起师父的话:“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他们都知道。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高层众生全都历历在目。所以大家一定要做好,叫他们佩服。”[3]我要用我最大的慈悲挽救这些可怜无辜的警察。没想到我往那一坐,十几个警察围着我一齐骂我师父,我立刻想到师父的法:“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4]我怎么能让这些可怜无辜的警察对我师父犯罪?我连忙站起来,把手往台子上一拍,大声呵斥道:“都给我闭嘴,我的师父你们也敢骂?”瞬间鸦雀无声。

我赶紧接着说:“我们这些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好人,按真、善、忍标准做更好的人,你们怎么能用如此恶毒的语言来攻击我师父?!你们是在无知的犯罪,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你们一个个都傻透了,你们一个个都被江泽民卖了,你们还跟他后面为他数钱。你们看现政权打的老虎,可都是江派人马,这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还没轮到你们,在给你们机会。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首恶们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恶报连连,他们被抓的、被判的、死于非命的、患绝症的等等等等,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自古以来,诽谤佛法,迫害修炼人的罪孽最为深重,而且多现世现报。你们看当地国保大队某某某大队长,你们都认识吧?任职才几天,大过年的死了。所以,我劝你们赶快停止对大法弟子任何形式的迫害,大势已去了,你们赶快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我苦口婆心可是为你们好啊!”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把我绑架進了拘留所。到了拘留所才发现我等待的两名同修已经在拘留所里了。虽然我们被关在三个不同的号房,我们可以沟通交流。我想既然来了就来了,也许这里有我要救的人,我早上三点五十炼功,然后发正念;上午背法;中午从十一点五十发正念到下午一点二十分;下午讲真相救人,晚上七点到九点炼静功;十一点五十再起来发正念。十天的时间我劝退了二十人,其中有两人是其它号房的,还找回一名昔日同修。

到释放我的时候,我们号房一起放七个人,那六个常人已经走了,我心里有点不稳,就问值班警察怎么回事?值班警察说:“别急,你家人马上就到。”我明知道我的家人不会来接我,不知道邪恶又要玩什么花样。我就默默的发正念,我今天一定要回家,谁也别想再加害于我,请师父加持。这时号房里的常人有来安慰我的;有吵着要听真相的,说:“再给我们多讲讲法轮功吧,你走了我们想听都听不到了。”“再给我们多讲讲吧!”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值班警察说你家人来了,走吧,值班警察把我交给门卫,我就跟着门卫一起下楼,我就问门卫怎么回事,门卫说:“看守所的人来了,派出所的人还没到。”我马上意识到新的考验即将来临。我立刻否定这一念,任何邪恶都别想再加害于我,我今天就是要回家,我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给师父,请师父加持。

到了门卫提审室一看,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有男、有女十几个人。马上就有一个人问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你们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你们凭什么提审我?你们是谁?干什么的?”哗!十几张嘴一起向我“开炮”,我不听,就静静的对着他们发正念,彻底清除操控这些邪恶生命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绝不允许这些邪恶生命再对师父、对大法犯罪;也绝不允许任何邪恶的迫害再加害于我。他们见我不说话,其中一人就说:“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你们是谁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你们十几张嘴一起说,还恶语伤人,我可不想伤害你们,我觉的你们很可怜,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清醒,糊涂到这种程度,你们就没看见现在被打的老虎都是江派人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你们就不怕报应?我劝你们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别去给江派人马陪葬。”

我话音一停,就有几个人出去了。剩下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你户口所在地来的,有市610的、有派出所的、有看守所的、我们两个是区政府的,多年不见,听说你在这里,我们就来了,你现在还在炼法轮功吗?”我说:“炼!如果不炼,我这个人早已不存在了。”另一个人厉声厉色的说:“你起诉江泽民了?”我说:“起诉了!”这个人紧接着恶狠狠的说:“国家领导人你也敢起诉?”我说:“有什么不敢的?他让我差点死在劳教所,他让我差点把命丢在监狱,我九死一生,凭什么不能起诉他?他迫害死几百万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罪恶滔天,我们起诉他、控告他、清算他都是老天赋予我们的权利,善恶有报是天理,法办恶首江泽民指日可待。”说完,这个人无话可说,出去了。又一个人恶狠狠的说:“你真没良心,吃着共××党的、拿着××党的、你还反党、跟党作对!”我说:“你错了,我没吃什么党的,这个党本身并不创造任何财富,是全国的纳税人在养着这个党,是你们吃着百姓的、拿着百姓的、还利用百姓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你们在助纣为虐!历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无辜百姓,是你们在犯罪!”这个人又恶狠狠的说:“你没吃什么党的,你社保卡从哪来的!”我说:“我给谁打工几十年,谁能不给一口饭吃!何况我还是自己拿钱买的!有病时你们不管我,病好了你们又一次次的迫害我,你们才是真正的没良心!善恶有报,老天最清楚,都要被清算的。”说完,这个人又无话可说,也出去了。

这时只剩下两个是区政府的人了,他们说:“我们这次带来几辆车,是准备把你带回去的,看在这几年你没有在我们当地犯案,你也这么大岁数了,在家好好过日子、带好孙子、享受人间天伦之乐不是很好吗?回家好好炼,别再到处跑了啊!我们走了,你也赶快回家吧!”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同时把自己又溶入到证实法的行列中,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这次顺利闯关,都是在师父的一路呵护下才闯过来的。是师父和大法赋予我强大的正念解体了邪恶生命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才使我闯过这一大关。弟子在这里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