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山里走出一条证实法的路

更新: 2018年03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首先,弟子在这遥远的长城脚下,跪拜合十,向伟大的师尊问好!同时借助明慧平台,把我二十年的修炼心得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给以帮助指正。

(一)得法

我居住在偏远贫困的山村里。六三年当兵时,因病住院,当时确诊为胃及十二指肠溃疡,住院一年多,因治疗无效,就提前退役。回家后,村里照顾我,让我在村里代销点卖货挣工分。随着老人年迈,孩子增多,一家八口人,人多劳少,经济非常困难。我的病情日益严重,肝肾亏损,腰肌劳损,血压低(低压40高压70)、头晕眼黑,头发、眉毛全部脱光。去过百里外求过仙,拜访过远近的名医,用过许多偏方,都不见效,生不如死。

在这生死关头,我的一个朋友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当我打开书的第一页时,看到师尊法像,看到法轮图两边“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八个字,我心里一惊、非常震撼。我如饥似渴,连续通宵拜读,并按照大圆满法教功图像,照着学习炼功。当时没想到自己是病人,把病忘得一干二净,我的心全部被书中奥妙的内涵,精深的法理吸引住了。

没想到,不知不觉中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飞了!从此我再也没吃过药,我知道这是师尊把病给拿掉了。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在我生命走入低谷的那段日子里,身体越不好脾气越暴躁,呆在家里干不了活,还不让人家说,老伴、女儿能干活儿的都去下地干活挣工分,我还不顺心,三天两头生气打架,有一次跟妻子打架,气得她喝了卤水,差一点死了。

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生气打架是不对的,只有宽容、忍让才能使家庭和睦。从此我痛改前非,去掉对老伴儿、朋友、邻居所有的怨恨心,在利益面前不争不斗,宽以待人,家庭和睦了。过去家里,烧火做饭,洗衣服鞋袜,我从没伸过手。自从学大法,按师父法理要求自己,以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心态,处处为别人着想,所以打那以后,一年四季,不管严寒酷暑,早上三点半起床,洗漱完毕就炼功,六点发完正念,就开始烧火做饭,吃完饭,还要把碗也洗了,然后去地里干活儿。

从修炼后,自己的衣服鞋袜等,从没让老伴洗过。老伴爱打麻将,也不做饭,我下地回来就做饭,没有怨恨心。老伴回来告诉我,今天输钱了,我就说,输了好,财去人安。从不生气。从此,她渐渐的转变,认为自己不干活儿,还整天输钱,不是过日子人,她就改了,现在一次麻将也不打了。

原来老伴儿也曾跟我炼过法轮功,从九九年七月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后,她就不炼了,听信了邪党谎言。特别因为我两次被绑架迫害,她非常的害怕,所以就严厉管制我,我不听,她就打我,一寸粗的棍子,往我头上打数下,我一动不动,没感觉到痛。师父看我心性提高了,就把我的业给承受过去了。从那以后,妻子再也不管我了。有时跟我上集市还帮着我发资料,告诉别人,拿去看看,有好处。特别是近二年,她见人就讲,我们家的(丈夫),从炼功到现在这么多年,一片药也没吃过,七十四、五岁了,什么病都没有,一百多棵栗树都是他穿(剪枝)他打栗子(把栗子从树上打下来),能耐着呢。老伴的只言片语,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大法的美好,明白了真相。

在师尊的保护下,几次灾难都有惊无险,什么事都顺当。特别我们这儿开发旅游,全小队没有一户征地征树,偏偏征了我家的地树,收入了十多万元。女儿出嫁,老三、老四、老五都有工作,特别是五女儿大学毕业找到中意的工作,月薪万元,每到过节,儿女们开车回家,大包小包往屋里拿礼品。邻居背地里就讲,过去他们家最穷,受别人欺负,现在谁也比不上他们。

我一家,是在师尊的保护和加持下才有今天,为此我老伴儿也经常给师尊上香,买供品,感谢师尊。

(三)讲真相救众生

有一条通往邻县的必经之路,山陡,水急,天一下雨,人道变河道,冲的沟沟渠渠,步行都艰难。村里不管修,我就找了几个兄弟上山义务修路,有空就修,下雨冲了就再修,年年修,一直到二零零七年,国家修了公路,我们才不修路了。但是去地里干活儿的小路还是没人修,我看到小路被雨冲毁了,我就修好。特别是路边的青稞子,夏天长得相当快,不割早上去地里得趟露水,因此我下地首先割去路边的青稞子,二十年来,一直在修。特别近两年,很多人受感动,都主动把自己的地边打了灭草剂,就不用我去割了,所以在田间地头给村民讲真相,人们都容易接受我讲的。

随着旅游区的开发,交通方便了,但是原来给我材料的同修走了,我只有去外县二十六里外去取,骑自行车不方便,我就跟老伴商量,又跟女儿们说,她们一致认为我七十多岁,不能再骑摩托车了。邻居也说我老了。我说,我不老,那栗树都能上去穿(剪枝),摩托我也能骑。老伴看我非买不可,秋天卖栗子就给买了摩托。从此我骑着摩托翻山越岭,走遍周边大小村庄讲真相。

有一次看到一个老太太在院外种地,我就帮着她种地,一边种一边讲着真相,种了三分多地,地种完了,她很感激,同时也明白了真相,退了团队组织。

又一次,一个外地中年妇女,来我村旅游,眼看坐班车晚了,看我骑摩托干活儿回来,就问我能不能送她去车站,我立刻就答应了,十五里路,时间短,上车我就给她讲真相,十分钟,真相讲完了,做了三退,又给了一护身符,她上了车还向我招手,高喊,谢谢你!这样的事我经常遇到。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我到邻县姑表妹家,一个叫张某的外人跟我妹夫合伙做生意,在一起吃饭,我给他们讲了真相。张某说:“那好,你教教我吧。”我说可以,并给他留了电话号码。回来后,连着下了两天大雪,雪停了以后,张某就给我打电话说,他约了好几个人,让我去那里教功。我想雪虽然大,这农闲时是教功的好机会。所以,为了救人,我踏着膝盖深的雪,冒着卷起雪花的北风,沿着悬崖绝壁,拽着丛生的柴草,一步一滑的走了四个小时,十一点多才到去表妹家的大道。外甥在路边等着,看到我说:人都齐了,就差你了,就把我领到一家。我進屋一看,一个人也没有,我刚坐下,就见四个警察進屋,不容分说强行将我拽上车,当晚刑讯逼供,然后送到看守所。

当时我想,我讲真相,讲法轮功好,我病好了这是事实,没有错,教功我也没有错。他们以谎言欺骗手段,把人诱骗绑架到看守所,这是迫害,这是侵犯人权,这是犯法,我要抗争。想到这,我一到看守所,晚上就开始绝食,按时炼功,跟犯人讲真相。绝食第三天,我又给看守所所长写了封信,讲述了我三十四年生病的过程和我炼功后的变化,以及共产党屠杀中国人八千万和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交给了所长。所长就把我叫到办公室,我们谈了三个小时。在交谈中,我了解到,所长也是学过法轮功的,但他有疑惑、相信邪党的一些谎言。我说:“你的看法是错的。法轮功是修佛大法,不为名,不为利,一心向善,为了得度、圆满,如果为了政权,让一些老头、老太太参加干什么呀,象我们这么大岁数还有争权夺位之心吗?”他听到这里若有所思。最后他跟我说了一句,师父说绝食是自杀,注意身体要紧。

回监室后我细想,绝食就是不想活了,时间长了,话不能说了,功不能炼了,真相不能讲了,你不吃他们灌你迫害你,不合算。我要吃饭,好好的活着,为讲真相,为救人而活着。从此,我不绝食了,抓紧时间炼功、讲真相。有个犯人举报我讲真相,所里不但没管我,还把那人重判三年。当时因家里人怕给我判刑,托人交了四千元保证金,十五天后我回家。

回来后才听说,设计陷害我的张某是邻县某派出所所长的兄弟,为了奖金跟我表妹一家合伙欺骗了我,昧了良心。恶有恶报,善有善报。据说抓我的警察有一名队长高某,没到三个月就出了车祸,不能工作。我表妹夫妻因重病不到两年先后死亡。

(四)师父三次救我,有惊无险

有一次,我上树打栗子,这一棵树全部打完,就剩一个扑楞怎么也打不下来。无奈,我用杆子从外往里打,扑楞掉下来,一下砸在我的右眼上,包着三个栗子的扑楞带着满身刺,砸在我眼珠上,眼睛当时就流了血。我老伴看我眼睛流血就赶紧让我下来,要带我上医院。我说没事,这是假相,一会儿就好。但当时,感到鼻子就像流水一样,不断线的往出淌血,到家饭都没法吃。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我悟到,这是一关,看我修的是否扎实,我要闯过去。就这么一想,鼻子当时就不流血了,之前鼻血流了两个小时,第二天早晨照常起来炼功,白天上山捡栗子。

还有一次深秋,在地里烧玉米秸秆和栗扑楞,我已将外围烧完了,就剩中间还在燃烧。没想到,偶然来一阵狂风,把燃着的栗扑楞刮到山边,把山边树叶、柴草点着了,当时火光就窜出一丈多高,无法靠近扑火,把我吓的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看就奔山上松林,在这时我立刻双手合十,请求师父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压山风吹过,火苗立时减弱,这时我快速切断上山火道,避免了大火的蔓延。如果不是师父救我,火奔松林,后果实难想象。

又一次在做午饭时,我老伴打开煤气罐开关,想炒菜,没想到,刚一打开,就见火光,霎时就奔屋顶天棚,吓的老伴大喊不好了,失火了。我正在院里,听喊声一看,屋内全是火光,進屋无法扑灭,这时我又想起师父,高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我老伴也跟着喊了一句。转眼间,满屋火光消失,就看见煤气罐一个地方窜火苗,我迅速闭上开关。如果不是师父搭救,煤气罐爆炸,我夫妻俩性命不保,一连八间房和物品化为灰烬,后果不堪设想。

以上的神迹,还有很多。像我穿树,从树上掉下来,勾镰(给栗树剪枝用的一种工具)下落,快砍到脖子上时,镰刀自行停下,没出任何危险,都是师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多次救我生命,转危为安。为此,弟子在这里双手合十,叩拜,感谢师父救命之恩。

(五)向内找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中午,我刚吃上饭,我一个弟妹来给我送玉米种子,坐下后跟我讲了一件事情,说他们四个人去一个地方,护送由山海关一步一磕头去五台山的和尚。当时我听了,对这个和尚很不理解(不屑):就说,为了他个人圆满,麻烦那么多人去护送他,不合常理。话说完以后,当时就觉的肚子发胀,心想,我还没吃多少饭,现在怎么饱了呢。剩下饭没吃,就回屋写这个材料,一边写肚子一边鼓。到晚上没吃饭,还胀的难受,感到发烧还想吐。这时我才想,我是哪地方做错了,静下心来向内找,找了很多心,也没找到根本原因。

到第二天早晨炼完功,忽然想起昨天中午的事,细细思考,为什么让我知道这个和尚的事,和尚那么虔诚,从山海关一步一头磕到山西五台山,显示了他对佛教的虔诚之心,是那样的坦诚,具有顽强的毅力,能吃苦中之苦,那精神和决心是常人达不到的。而自己却不能向内找,看看自己,对待师父是否那样忠心,那样坚定,那样信师信法。想到这里,深感羞愧,牢记:要看人家的长处,修去自己的不足,想到这里,我赶紧给师父合十,承认弟子错了,向外看,不向内找,心性永远也不会提高,表示我要多学法,不忘师恩。不一会儿,我的肚子就消了,不胀了。

通过这次向内找,还找到更隐蔽的执著。半年来,我两眼昏花,脖颈痛。今天我又从新拜读《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讲:“可是有些人哪,就是那么不精進,人心那么强,碰到什么事情就是用人心去衡量,甚至有的从来不站在法上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想想自己的责任重大,都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去思考问题,总是用人心去想问题。你喜欢不喜欢,你心里头愤愤不平,你想怎么样怎么样,那怎么能行呢?!神会象你这样吗?如果救度众生都象你这样,怎么救度众生啊?你喜欢的你救,你不喜欢的你不救,那能救度众生吗?”看到这里一下把我惊醒了,这不正说的是我吗?因为我是面对面讲真相,有时到集市讲,有时串村讲,看到熟人、朋友、老实人、庄稼人爱讲,看到不顺眼的,只认钱的和上班的,就不爱讲,三退虽做了一些,但是少之又少。上集市发资料,象完成任务似的,发完就走人等等。

我一定要认真学法,修去所有人心,跟上正法進程,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珍惜这万古机缘,珍惜师尊时时处处、无时不在的加持和慈悲呵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