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翁淑兰自述遭“苏秦背剑”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我修炼前患心脏病、喘息困难等症。九八年三月修炼法轮功后不知不觉病症全无。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新闻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我去市政府和平请愿,被带上大卡车送到南市郊一所假期闲置的学校。半夜被送到市铁锋分局,让写所谓不参与政治保证,被留下电话号码后放我回家。自此,社区、区委、办事处、单位接连来人骚扰不断。

二零零零年,单位赵书记与组织部一女人来到家里,逼我与他们一起看电视假新闻。我不听不看。之后,办事处居委会主任通知:你别走,一会儿上边来人。来了一个男人四个女人,男人说:你就练别的功不行吗?我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一身的病都炼好了,不炼早死了!

一日半夜,委员会主任带片警外勤潘瑞到我家,让我写什么不进京、不上访、不串联、不炼法轮功,我拒写。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铁锋分局来人到我家,我因去父亲家第二天回家时,潘瑞来说:你去派出所一趟,核实一点事。因一桥下有真相标语要对笔迹。他们非法抄了我的家,抄出一篇经文。我被劫持到铁锋分局。一个政保科的大个子问:这篇经文谁给的?就是你亲爹亲妈也得说。他将我双手反铐,揪住我头发往墙上撞,被拽下一把头发。他给我上苏秦背剑酷刑。他突然跳到桌子上,一把将我抓起空了,悬挂在那里也不知多长时间。待我醒来时看到自己躺在地上,痛苦得生不如死,疼昏过去了。我的手腕肿大,胳膊已经没有知觉,就那么耷拉着,我只好用另一只手托着。我被送到看守所,两个月后我被放回家。

中共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
中共酷刑示意图:苏秦背剑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