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伴我一路行

更新: 2018年04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炼中的。修炼前我曾患有结肠炎、胆囊炎、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丈夫在单位工作,经常出差,我在家中拖着个病身子,带着两个孩子,操持着家务,又累又怨,苦不堪言,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一九九六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得了大法,不知不觉中,我的各种病都痊愈了。

从我的亲身经历,我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从此,对大法的正信,伴随着我的修炼一路走来。

一、正信伴我進京护法

大法被迫害的初期,我不为邪党的谎言所动,坚信大法是被冤枉的,作为一个在大法中的受益者,我有责任和义务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丈夫知道我要進京上访时,想到历次运动中,邪党的无理和残暴,怕我出现生命危险,所以非常不同意我去北京。我知道丈夫是为我的安全考虑,我耐心的跟丈夫说:我以前多病缠身,你也是知道的,我从得法后几年身体健康,再也没有得过病,生活的幸福快乐,能让你安心的工作。现在大法被无辜的打压,我的良心让我无法呆在家中保持沉默,我必须去向政府说句真话。丈夫听我说的也在理,看我去意坚定,也就不再阻拦了。我先后五次進京维护法。

那时候,江氏集团操纵电视、电台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我的心难过极了,经常泪水不停的流,我知道法的威力巨大,我反复的背《论语》、《大曝光》、《挖根》等师父的经文。当看到了师父在法中讲的:“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时, 我理解就是坚修大法的心不动,不管别人怎么认识,我坚信证实大法是绝对对的。我在心里向师父表态说“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2]这个人是我呀!我要为大法上书。

在北京上访期间,我不受自己的文化水平低所限,用一颗对大法真诚的心,认真写信给总理等国家领导人。我虽然不会写文章,但每封上访信写的却都很流利,也都有理有据。后来这些信被打回到我们本地,本地领导还和我说,信写的水平不低,他们还认为我是教师呢。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

几次進京都很顺利的到达,在那里,我也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后来,大法被迫害的形势越演越烈,我也因多次上访被单位无理开除。那时对大法多是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一些法理还是模糊不清的。对开除公职一事,没有认识到是邪恶对我经济上的迫害,而是感到无怨无悔,心没有任何的动摇,表现的很坦然,还为不再受单位的束缚而高兴,觉的修炼更加自由了。

二、我家也开了朵小花

揭露邪恶、讲真相救人,真相资料是一个很重要的必备条件,全市这么大的范围,仅靠一、两个大的资料点是满足不了同修们讲真相需求的,也会给做资料的同修造成极大的压力。当明慧网发表建议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文章后,我认识到了:建立小资料点是正法的需要,心里产生了坚定的一念:我也要建立一个家庭资料点。认识到后,我马上就行动起来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一朵小花开在了我家,从此,我肩上又增加了一份救人的责任。

对大法的正信,一直伴随着我与我家资料点的健康稳步的成长。我每当做真相资料时,我都会和做资料的设备善意的沟通,因为他们也都是为法来的,都是有灵性的,我相信他们也有明白的一面,能明白我的话,能理解我的真愿。几年下来,我们一直配合默契,做出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小册子和内容不同的各类光盘,及时的供给我们周围多名同修救人用。前几年,每当神韵光盘下来后,为了能让世人及时看到这震撼人心、世界一流的救人盛会,不耽误同修们救人用,我经常要长时间的刻录,有时都会忙碌到深夜。

每当看到经我亲手制作的一个个精美的光盘,想到一个个能明真相得救的生命,我的心感到非常的甜蜜,很感激我的这些法器宝贝们。每当听到他们工作时,发出的那动听悦耳的声音,我在心里真诚的祝福他们,也会更加珍惜他们。这两年,停止神韵光盘在大陆发行了,我的家庭资料点减少了不少的事情。一次,我从明慧网上看到同修做出的图文并茂、内容全面、让人醒目,震慑邪恶力度较大的真相展板,我马上决定再增加真相展板这一救人的项目。于是,我下载了展板文件,自己动手开始制作,很快就制作成功了。

通常展板是A3纸张大小的,每幅大概是三张。我自己一人外出张贴不方便,我就和周围两个同修配合一起去完成。白天,同修开车出去找好适合张贴的地方,到晚上九点后,等街上的行人减少时,我们再开车出去贴,一次都拿十多幅,最少也要贴上七、八幅。城区、各乡镇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路远的有几十公里,有时做完后,要到深夜才能回到家。

每次出发前,我们都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所到之处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绝不允许邪恶操纵不明真相的众生对大法犯罪,请师尊加持弟子们的正念正行。这也成了我们做真相时的自然行为了。两年多来,我们做了近千幅的真相展板了,進展顺利,未出过大的危险。遇到一些意外的情况,也都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所化解。

一次,一个同修知道后,也要跟我们一起出去张贴,她平时怕心较重,她想通过和我们贴展板,冲破怕这一关。正当我们在一个村头张贴时,一个小伙子出现在了我们面前,他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面带微笑,平静的回答他:等明天你看看就知道了,这是最好的广告。第二天上午,那个小伙子的爸爸打电话,找那位新加入的同修的丈夫说:你老婆昨晚出去贴法轮功的广告了,你可得小心点呀。(他俩认识)结果,同修被她丈夫狠狠的说了一顿,再也不敢和我们一同出去贴展板了。从这件事上我认识到:心性不到的同修不能强为,容易给整体带来麻烦。同修的表现没有带动我们的心,我们更加用心的做好、贴好救人的展板。

从众生反馈来的信息来看,真相展板的作用确实不小。几次,得知同修被绑架,同修们去要人时,我们得知消息后,都会提前将真相展板张贴在我市公、检、法、六一零等单位醒目的院内或广告栏上,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三、向内找包容同修

这几年,我遇见过几位在其他同修眼里个性较特别的同修,和她们打交道的过程中,也发生过一些心性上的摩擦,我牢记师父叫我们向内找的法理,认真找自己的问题,摩擦很快化解,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有一年,我在街上讲真相,碰到一个同修,她表情有些难过的告诉我:她没有学法小组学法,自己很是苦恼。我听后也没有想什么,就一口答应,让她到我家去学法。后来,听其他的同修说:此同修家周围有几个学法小组,但人家都不愿要她,原因是嫌她心性不好,总爱挑拨是非,多疑生事,都不愿招惹额外的麻烦。我听到这些话后,没有产生对同修的负面想法。认为同修既然得了法,就都在修,都有师父管,只是每个人精進的程度不同,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不同而已。师父珍惜我们每个得法的弟子,我们都是同门弟子,不能互相排斥,看不起。再说,修炼人要为别人着想,修是修自己,我不能要求别人怎么做,我要善待同修,这个同修既然有参加集体学法的愿望,我就应该帮忙解决。

一天,我正在家中学法,一个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有事来到了我家,她走后没几天,她所在小组的一名同修就被邪恶绑架,还抄了家,在全市震动比较大。我们小组刚来的这位同修竟背着我写了一篇文章发往了明慧登出来,文中的内容有些都是凭她自己想象的。她怕我知道有意见,就特意对我说:同修被绑架,是因为他小组的那位同修,几天前来我家时电话被监控了,还说我家的电话也可能被监控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我很震惊和揪心,当时我的心肺被冲击的很厉害,心想:别人都不愿要你去学法,我好心叫你来我家,给你提供修炼的环境,你反而不知好歹的用自己的臆想随便给我扣帽子。我心里产生了不平衡。这时,我组原有的一个同修也用埋怨的口气对我说:你就不应该叫她来你家添麻烦。我听了也有点后悔。但我马上想起了自己是个炼功人,师父说过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这其中肯定有我需要修去的东西,于是,我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再认真的向内找。找出了自己还有怨恨心、心胸不宽广,在手机安全方面也不太注意等几方面的不足。后来,我在这些方面重视起来了,发正念时,也很注重清除存在的执著,心也变纯净了,没有和同修产生间隔,该配合的事情,我照常和她配合。

有一个老年女同修,和丈夫离异多年,她是早年的大学毕业生,文化较高,她性情高傲自负,瞧不起别人,身上的党文化习气很浓。我曾多次和她从法上交流,她都是不接受。有一次,她眼睛不太好,在讲真相时碰到一个医生,她就问医生眼睛为什么会这样?医生告诉她可能是染发染的。她回来和我说此事时,我说这是人的观念,常人的药物对大法弟子不起作用。此事在大组切磋时,我也谈过。后来,不知哪位同修把我说的话传给了这位老同修,她非常生气的来对我大吼大叫,并拿着棍子叫我打她,说我到处说她的坏话,议论她。从此,她不愿给我传递资料了。我向内找,发现我修口不好,不应该背着老同修说她的事,还有,觉的自己认识的正确,否定别人的看法,是自以为是的党文化表现。认识到后,就决心去掉。她不愿来我家拿资料,我就亲自去送,没有了怨恨和争斗,能用一个慈悲的心态包容同修,不让邪恶钻空子,和同修共同精進。

四、把敲门警察当作求救的众生

去年七月份,我接到了一个我户口所在乡镇派出所的电话,说要到我家来看看。为了避免他们到我家做手脚,我当时没有答应,因为那时我在儿子家中住(城里社区)。后来警察又来电话说到乡下我的家里去聊聊,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想:平时找警察讲真相还没有机会呢!这是自己送上门了,我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救度他们。

又过了些日子,派出所警察又来电话,约我到老家谈谈,我答应后拿着有关真相资料马上就回了老家见了他们。对他们问我的一些相关信息,我一律不配合,并明确的告诉他们:如果我配合你们的任何要求,都是对你们不利的,是让你们犯罪。我也认真的告诉他们:这所谓的敲门行动,本身也是违法的,信仰自由才是合法的。修炼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是我个人的事情,没有义务和别人保证什么,也不需要向任何人做什么汇报,而任何人也无权干涉我的信仰。

他们听后,用一种很伪善的口气欺骗我说:你配合一下,我们好给你摘帽,把你的名字抹去。我听后,依然用一种平静、威严的口气对他们说:你们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修大法多年,从中得到了很多求之不得的大好处,怎么还用摘什么帽呢?更不能把我的名字抹去,我的生命已和大法紧紧的连在一起了,什么力量也不可能分开的。大法,我是修定了!你们就不要再费这份毫无意义的心思了。历史的大审判快开始了,我希望你们不要再继续参与这些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事情了,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我又和他们讲了一些其他的大法真相。整个过程都是我在讲,他们都在静静的听着,中间没有打断我的话,当时,我感到身体高大,一身正气,全身被能量包容着,没有任何怕心,只有一颗赶快要救他们的慈悲心。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加持我的智慧,让我能坦坦荡荡的面对他们,把我要讲的真相基本也都讲给了他们。最后,我给了他们几份真相资料,叮嘱他们回家好好看看,对自己是有好处的。他们都很痛快的接到了资料,放在了衣兜里了。我想,这几个警察也听到了一些真相了,我在心里也诚心的祝他们生命能得救。

我走过了二十多年的风雨之路,过程中,慈悲的师父不知为我承受了多少,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勇猛精進,继续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要做好的!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