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困魔 学法小组同修共同提高

更新: 2018年03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我们学法小组现在有十名同修,一直坚持集体学法、炼功,从以前贴不干胶、挂条幅、到现在的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都在平稳的做着,无论环境怎么变化,我们都坚守着炼功点。

可是,到了二零一七年秋后,我们的炼功点却出现了一种状态,大多数同修都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我开始以为是我们农村活儿忙,没时间休息才这样的。可我自己一人在家,又没种地,却比别的同修状况更差。我虽然也向内找,每天也想多发正念,多学法,但效果不佳,也没找到哪里有执着。因我从二零一五年实名诉江后,就开始做大法项目。也算是个协调人吧,每天做真相资料,有时间就和同修们一起去赶集、上庙、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每天虽然很忙,但是很充实。

可现在出现这种状况,心态就不稳了。心里想师父讲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1]自己修不好,怎么去救人呢?所以就想往后退,让别的同修辛苦点多做资料,自己想在家静心学好法,归正状态后再做大法项目。越这样想状态越不好,甚至两眼看字都模糊不清了,同修们也为我着急。

那天刚发完正念,同修们又说:你又倒掌了,莲花手印也张不开,是不是做资料太忙,要么我们就停两天再出去。这时,我很茫然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以前我那几次病业大关,都是多学法,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不长时间就提高上去了,可这个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了,我也不知道误在哪里了,我为什么在家学法、炼功不困,一到炼功点就迷糊,学法也不入心。我也知道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永远不变,可我现在的状态和师父要求的背道而驰,不知如何归正,看到你们为我着急,真的压力很大。

我这一说,同修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有的说:我在家炼静功能双盘一个小时,可到了炼功点上半小时都坚持不了。有的说:我在家学法学到凌晨两点也不困,一到这儿来就迷糊。有的说:我在家炼功很静,到这儿来不仅静不了,而且双盘的腿一会儿就滑下来了。有的说:我在家炼功很舒服,在这儿炼功腿疼的受不了,更静不了,我也想在家修炼,不想来炼功点了。

同修们这么一说,我就开始警觉了,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不想来,这么多同修都有这种想法,这不是困魔、安逸心、散漫心在干扰我们、想拆散我们的炼功点吗?可我一时又不知如何归正,心里只有求师父。

那天,两个同修笑着对我说:我们两个看你发正念就笑,看你掌也立不住,手也张不开。我只是苦笑了一下,心里说:还笑呢,我们有状态的发不了正念,你们不困的不静心发正念,却看着我笑,怎么能形成一个整体呢?师父看到这样的弟子会心痛的,只有邪恶才高兴呢。可我又得面对现实,只有默默求师父帮我,同时向内找。

后来,同修们都说:你不赶快归正,就和以前的协调人状态一样了,甚至比她还严重(以前的协调人发正念倒掌,学法犯困,甚至拿不住大法宝书)。这一句惊心的话,可能是师父看我悟不到着急,就借同修的嘴来点悟我。就想:为什么同修说我比以前的协调人还差?为什么拿我和以前的协调人比较呢?我求师父帮我,这个状态我不要,我必须正念解体困魔的干扰。必须突破这一关提高上来,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那天,我们把动功炼完后(我们每天晚上发完七点正念后学两小时法,然后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直到十一点半全部结束),我跟同修们商量:我们今天别炼静功了,我心里很压抑,我们交流一会儿吧。同修们都说:行。这样,大家坐下后问我:你现在什么想法?我说:我现在不想做大法项目,就想在家静心学法,就我现在这个状态,不仅炼功点整体提高不了,我还会拖你们的后腿,你们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我不仅出不去,连资料也做不成,那打印机只是轮在转纸却不动,我想在家归正后再来。

同修们一听都说:你的想法不对,谁有状况就不来了,炼功点不就散了吗?那样只有邪恶高兴,师父会痛心的。我说:说真的,我这几天嘴里也疼,牙龈也长出一个大疙瘩,不知是我不修口,还是我悟到了法理不说造成的。同修们说:那你就放下顾虑心,悟到什么就说吧。于是我内心请师父加持,放下人心,问同修们:以前我没出现过这么长时间的不正确状况,我虽然努力向内找,也没找到执着的根源,你们每个同修却都关心我,执着我,你们发正念时就睁眼看着我,我问你们,你们睁眼发正念能达到入静的状态吗?你们看到我这样你们在想什么,你们能说给我听吗?

她们都说静不下来,有的是因为犯困才睁眼的。我说:你们知道,在这个炼功点上,我差不多是得法最晚的,在那样的生死大关中,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没有你们的无私帮助,我走不到今天。从那时我就和你们形成了一个修炼的整体,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你们。对于我现在的状态,我不是向外找,既然师父让你们看到了,是否也有你们该修的。我做项目这两年来,我们从个别的同修不敢发资料,到现在全部的面对面讲真相救人都觉的很自然,把贴不干胶、挂条幅、贴展板这些大法项目也融入我们的修炼当中了。从一五年我们整体发正念突破怕心实名诉江,到一六年同修去贴真相资料被绑架后,我们整体请师父帮助,发出强大的正念,被绑架的同修们正念正行,平安回家,到一七年邪恶的敲门行动,我们请师父加持我们的正念,用修炼人的心态找那些被邪恶利用的村干部讲真相,他们明白后也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们这个炼功点,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没有动摇过,这是师父的伟大,我们的荣耀。对于我现在的状态,我只把它当成我们整体提高的机会。我们现在只归师父管,旧势力不配干扰我们。师父也讲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2]。可这句法好背,做起来就难了。假如说,我们每个同修都静心发正念,看到别的同修犯困时,不是去大声叫她,或者是说你又倒掌了,你又迷糊了,而是用师父给我们的佛法神通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有状态同修背后的困魔,解体一切干扰我们整体修炼的邪恶因素,共同从法上提高。你们也说我比以前的协调人状况更差,我听这话后就在想:如果当初协调人出现这个状况,同修们把她当成一面镜子,对照自己是否在这方面有该修去的执着,然后再无私的帮她发正念,及时从法上归正,她能成为今天的状态吗?一个修炼人,学不了法,发不了正念,那邪恶不是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有状态的同修钻空子吗?她的状态能改变吗?我们得记住:改变人的只有师父,只有大法。所以我们现在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得用神念,而不能用人念去看问题了,师父把我们都推到位了,佛法神通都给我们了,就是我们不会灵活运用。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们只有精進、提高,邪恶不配干扰,我们的炼功点有师父看护谁也拆不散,动不了。我就是这么悟的,不知道对不对,就说这么多了。

同修们都说:也是,如果我们早这样想,原来的协调人就不是这个状态了。还说,我们以后不能再大声叫犯困的同修了,就默默的发正念,求师父帮她就好了。有的说:你以前怎么不说呢?我说:以前我也不明白,只是这段时间针对自己的状态才从法理上去悟的,是师父慈悲,看我们有精進的心才点悟的。只有师父让我们修成,邪恶永远不会。我说完了,嘴也不疼了。

第二天我的犯困状态就消失了,一切正常了。同修们的状态也好了,也没人说不想来了。那个文化低的同修说:我昨天回去后就给师父磕头,请师父加持我们的正念,让我们的炼功点永远是一个整体,我不执着别人的执着了,让你们的法器动起来,你们多做资料,我们多救人,回报师恩,共同精進。

从那以后,我们的炼功点更安静祥和了,我的打印机也正常了,同修们腊月二十八还在外边讲真相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南美法会的贺词》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