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化解十多年恩怨

更新时间: 2018年03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我今年六十三岁,在大法中修炼也有十多年了。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下,历经坎坎坷坷走到了今天。今天我要说的就是: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今天的我!因为大法化解了我与家人十多年的恩怨情仇,使我没有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使我有了全新的人生。

帮助弟弟反成仇家

十八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回娘家(本村)听我娘说:“你弟弟因欠粮所六千元钱,如果不能及时还上,就要坐三年牢。你弟弟一旦坐牢,你弟媳就要离婚也会把孩子带走。我光上火也得火死。”

回到自己家后我和儿子说了此事。我儿子说:“妈,把我干爸借给我按摩托车铺的钱先借给我舅吧。我舅在村里名声不好,没人敢借给他钱。”我没吱声。因为我丈夫过世多年,我娘俩的日子也不好过。

没想到第二天我父亲和弟弟就一起来我家借钱来了。父亲说:“你哥哥、姐姐都不相信你弟弟,没人管他,现在只有你能救他。”我答应给他借借。又过了一天,我父亲和弟弟来我家拿钱来了,我把六千元钱借给了他们 。父亲对我说:“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你,要不是你,这家人就完了。”我弟弟说:“姐姐、外甥,你们放心吧,过完年我就还钱,耽误不了你们用钱。”

过完年后,我等了一个月他们不还钱,再等两个月、三个月过去了,我儿子等着按铺要用钱,一等、二等、三等他们还是不还钱。一晃又到了冬天 ,我和儿子去我弟弟家要钱 ,父亲听说了后也去了我弟弟家,他对我儿子说:“你不是问你舅舅要钱吗?把欠条拿来,不用你舅舅还你钱,我给你。”

我听到父亲的话,心里像刀割一样。我说:自己家人还用欠条吗?要用打欠条我还不借给你们呢!我父亲耍赖说:就这样,反正没欠条,这钱就不能给你。我和儿子哭着回到家里。

随后,我父亲也来到我家,我儿子就喊:“姥爷!”我父亲说:我不是你姥爷,别叫我姥爷。我儿子说:“你不是我姥爷,你就快走。”于是把他姥爷推出门外。谁知不大一会儿,我父亲和我妈一起又来到我家,我妈举起手里拿的棍子冲我儿子打过来,说:“我问你,你姥爷这么大岁数,你为什么打你姥爷!”我儿子一听,就跑开了。

打不着我儿子,我妈就拿棍子打我,在院子里转着圈撵着打,直到打够了才离开。

到第二天晚上,我弟弟就在我家屋后墙根底下放雷管,把我娘俩吓的一夜没合眼。又过了几天的晚上,我和儿子在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儿子出去问他们是谁?他们说是“一一零”的。我儿子问:“你们来干什么?有什么事?”那几个人说:“你把你姥爷、姥姥打坏了,俺是来抓你的。”我儿子就和他们说明了情况,那几个人说:“那是你的亲舅舅吗?”我儿子回答是。那几个人问:“亲舅舅能干出这样的事吗?现在什么人都有,真是少见啊!你们还真得注意点哪!”我儿子说:“谢谢你们!”他们走了。

一晃这一年又过去了,我和儿子一无所有,度日艰难。没有办法,第二年春天,我和儿子再次来到我弟弟家要钱。我父亲知道了,立即和我妈及我的大舅都过来了。我妈见着我就打,我大舅掐住我儿子的脖子,憋的我儿子脸都通红,喘不上气来。这时正巧我干儿子路过这里,赶紧上前把我大舅的手扒开。

回家后我和儿子商量,要托个人帮咱们要钱,否则怕这钱要不回来了。就这样我又托人到我弟弟家要钱。我父亲听见了后拿着一张医院开的证明,说我儿子把他小媳妇打了,住了一个月的院,这六千块钱还不够呢?就这样两清了吧。我弟媳在粉丝厂上班,我托的人到粉丝厂找厂长帮忙查了我弟媳的出勤考核,没有一整月缺勤的。他和厂长说明了情况,厂长笑着说:人家孤儿寡母心眼这么好,竟遇到翻脸不认账的老人。这家人这么做可损大德了!这世上什么样的老人都有啊!

十几年来,由于我父母的纵容,我弟弟从我这儿连偷带骗的钱共计有两万多元,到现在为止一分钱也没还。我心里那个恨哪,无法表达,下决心多挣钱,等我有了钱,找几个人把他们都处理掉。

大法熔化我心中的坚冰

后来我修炼了法轮功,是师父的大法熔化了我心中的坚冰。之后我来到县城打工,结识了市里的同修,说起我和父母的事,同修说:“你得把怨恨心去掉,你能带着怨恨走吗?你这样子也走不了啊!你得放下。快过八月十五了,你回去看看你父母吧。”我心想:我才不去呢,能做到不恨他们还不行吗?

到了晚上学法时,看到师父讲:“但这只是在这一个问题上对金钱或者是在物质上看的淡一些。对于财的舍弃,当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较主要的一方面。”[1]我心想:我是不能恨他们,如果是前世我对他们也这样呢,想到这我就不恨了,决定八月十五还是回去看看。

八月十五到了,这怨恨心又返出来了:他俩纵容小儿子偷骗我这么多钱,叫他小儿子管他们吧,不回去了。每次回去只给婆婆带吃的、喝的、穿的,就是不给他俩买,还特意嘱咐婆婆不要对外人说东西是我带的。就这样一直过了多少年。

三年前,又碰到这名同修,她问我回家了没有,我说没有。同修说:“咱们天天学法,你一句没记住吗?”我知道她是指这件事上我还没提高上来。我说:“你不用说了,今年的八月十五我一定去看他们。”

到了中秋节那天下午三点多,我拿了奶、月饼等约二百多元的东西回到父母家,坐了有半个小时吧,心里还抑制不住恨,就离开了。

去年冬天,我去我大哥家提及我父母的事,从我大哥嘴里得知我大姐不伺候他们,因我姐夫病重,要将父母送敬老院。姐妹三个,我是老三,也送他们去吗?大哥跟我商量:你姐俩一个人侍候他们两个月,剩下的俺兄弟三人伺候。

我想:我是修炼人,师父在法中讲了:“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这几年他们都伺候了,也挺累的,我再不管哪,就真不对了,那还是个修炼人吗?这真是太为私为我了。我这怨恨心必须得去掉,不能光叫他们兄弟和二姐负担。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原有的很强的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还有报复心、利益心、看不上别人的心等等都没有完全修去。我跟师父说:“师父,我不要这些人心,求师父帮我。”

慢慢的不那么恨他们了。于是,我辞掉了工厂里的工作,在市里租了三间民房,收拾干净利索后,于去年三月十日把我父母接到我家里来了。虽然我耐心细致的伺候父母吃喝拉撒,但过去发生的那些伤心事还是会不断的返出来,那时我就会对父母数落一番:十八年前对我那样,和你小儿子合伙骗我钱想治死我;我儿子结婚,你们阻止我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到家里喝喜酒,现在有什么脸到我家来让我伺候你们!事后又想起师父的话:“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知道自己又不符合法的标准了,过后后悔没听师父的话。

同修晚上到我家来学法,我和同修说起白天思想里返出的不好的念头。同修说:你这怨恨心没有去干净,你真得把它彻底去掉。我说:“一定去掉!”从此那些不好的念头再也没往出返,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把它去掉了,现在一点都不想了。

在此我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帮助。今后我一定好好修炼,做好师父让弟子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厚望,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尊!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双手合十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