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沉痛的教训中修去人心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与我一墙之隔的邻居老俩口(A和B)都是同修,他俩是后结合在一起的夫妻。男同修A去年七十八岁了,修炼前曾经做过手术,胃切除三分之一。二零一七年三月初,A的小妹回国了,张罗去安徽A的二弟家给他二弟过生日。回来的第二天,A去浴池洗澡摔倒了,而后高烧不退,次日晚上吐得全是绿水,子女将其送進医院,医生说胆破了,得紧急抢救,每天近三万元的花销,七天后离世。

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大家都很难过!看到昔日的A同修多年来在承担项目中认真负责、兢兢业业,从不炫耀,从不叫苦,只要大法救人需要,起多大早,贪多大黑从不耽误,干啥像啥,特别对被迫害的家属,关心备至。这一年来却懈怠了,沉痛的教训!

B同修在和A与前妻的子女分割财产时,起了怨恨心和放不下利益的心,我提出我的想法与她交流,一向比较尊重我的她竟两眼怒视,大声呵斥我:你别说,我不愿意听你的,你说话是有能量的。我当时听了很生气,我想同修在魔难中,不能和她一样,但从那以后,我对B同修有了想法,原来觉的这位B同修修得很好,怎么就放不下那三万两万的利益心呢?

我没有向内找自己,对B同修产生了怨,盯着同修的不是,不能用慈悲宽容对待同修,我的心里产生了瞧不起B同修的心,我与B同修有些拧劲了,不像往常那样敞开心扉交流了,看她也不那么高大了。我在听交流文章时同修说瞧不起人的心那是妒嫉心,我吓了一跳。妒嫉心师父都拿出来单讲了,这颗心我可不要。挖挖根我为什么还有这么强烈的妒嫉心呢?原来有同修说我说话党文化很重,我还不服气,谁没有党文化呢,生下来就受邪党的灌输洗脑,谁也跑不了,深思自己多年来在党文化中泡大的我中毒是很深的。最近我接连听了两遍《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我要向内找自己,之所以修炼了二十二年的我,法也没少学,大法的事也没少做,至今学法时思绪万千,到头来身体素质下降,走路吃力,连双盘腿都盘不上了,自己也很惭愧,对不起师父和大法。

师父多次在讲法中都说要学好法,修好自己,特别是在最近《致法国法会》的讲法和《致日本法会》的讲法中,要求我们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1],“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圣的称号。在救众生,证实大法中圆满自己吧!”[2]

我这些年来影响我精進的根子是不向内找,只做事没修心,表现最强烈的就是争斗心,说话语气生硬,声音高,不祥和,遇事不能忍耐,执著自我,瞧不起别人,不能与人为善,在矛盾中不能退让。争斗心不去,不但自己修不成,还会给大法救度众生带来损失,给大法抹黑,影响救人。争斗心背后的根子是为私为我的名利情心。师尊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争斗心不去能达到吗?

争斗心一定要修去。可我没做到啊!我一定下决心多学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去人心出正念。在同修的整体帮助下,四十五本大法书基本快学完了,以前光做事,大法书需要改的字落下不少,我边学边改字,去掉党文化的糊弄事,华而不实的人心。

有位同修来看望我,说:阿姨你的身体这样,一定是有放不下的东西,好好找找。我说:是啊!我有怕心,承认迫害,孩子多次被抓被迫害,我没有正念,整天提心吊胆,状态越来越不好,就无可奈何了。她说那也不对呀!你把邪恶看大了,这场大戏咱是主角,师父说了算,我们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过程中修自己啊!不是提高升华的好机会么?咱不有师父么?几天后她告诉我,我天天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后,专门给你发十分钟正念,你配合一下清自己的空间场。

同修的关心坚定了我的正念,我和同修一起配合发正念,效果很好。后来同修告诉我刚开始给我发正念时她的手很疼,现在我的空间场清亮多了,同修的手也不疼了,每次发正念都明显的感到师父在加持我,同修说好好修吧。我感动的哭了,让师父和同修操心了。我一定好好精進。

我现在的状态好多了,走路也轻松了,头脑清晰了,我一定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精進的同修们都修炼到最后,快到终点了,我才刚刚起步,落的太远了。当我向内找修自己时,我与B同修的间隔打开了,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会主动配合同修共同走好走正最后的正法路,比学比修多救人。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加持!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