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更新: 2018年03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法轮大法不治病,但一旦修了大法,成千上万的修炼人,原来的陈年老病,疑难杂症都神奇的消失了。这样的例子在亿万修炼人的群体中千千万万、举不胜举。

修炼大法前,我是有名的“药罐子”、“病娘娘”,我有胃疼、心脏病(心绞痛犯了气都不敢喘)、关节炎、神经官能症(犯了病头往墙上撞)。得这些病的原因:我从小生活在一个苦难的家庭,父母脾气暴躁,重男轻女,我上有两个哥哥姐姐,下有一个弟弟,我正好在中间,很不得势,几乎在暴虐中长大,苦不堪言,所以造成了多种疾病。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大部份病神奇般的在我身上消失,也使我明白了生死轮回业力轮报的法理。

尽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因修炼大法多次被中共绑架、拘留,但我坚定坚信大法。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学完法,一抬头看表五点半,该做晚饭了。谁知我刚合上书本,头就开始疼,开始疼时我不以为然,于是对家人说:“你们随便做点饭吃吧,我有点头疼不吃饭了。”我就去床上躺着,心想躺一会就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谁知哪有这么简单,这一次头疼差一点要了命,从五点半开始疼,而且越来越重。

我自己住一间屋,家里人知道我不舒服也没再打扰我,到了七、八点钟,全身已疼的麻木(我心里很清楚修炼人没有病)。到了十点钟左右,我全身每个神经都剧烈疼痛难忍(我非常清楚这一次头疼病是来者不善,而且是索命来的)。我念着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用意念给旧势力交涉:“我虽然今生前世造了无数的业,但我现今已修了宇宙大法,该还的我要堂堂正正的还,你们强加给我的,我一概不承认,况且我的师尊为我承受了许许多多,我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也受尽了无数的魔难,多次遭到绑架劳教拘留判刑,从而还了不少的业,不可能再用命还,我全盘否定你们的一切。我只要师尊的安排。”夜里也不知几点,头疼的几乎失去知觉,我用仅存的一点意念求师父:“伟大师尊,您正法一天不结束,弟子就不能停下证实法的脚步,我不能就这样被旧势力无端的把命夺走,我哪里错了,弟子及时用大法对照自己,及时用大法归正自己,请师父加持弟子吧,弟子的忍受已经到了极限了,谢谢伟大的师尊!”

就这样我在床上艰难的度过每一秒钟,全身除了一丝丝意念还存在以外,其余全身每个细胞都已停止工作。这时有个意念告诉我:“千万别昏迷,一昏迷就走了(死了)。”我用坚强的毅力与旧势力邪魔烂鬼僵持着,最后我用仅存的一点意念大声呼喊(因这时我早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最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已入睡,而不是昏迷)我做了个梦,梦中有人用一个铁钩针一样的东西给我从脊背上的大梁骨里面往外挑一条很细的黑筋,挑时很费劲,但这个人小心翼翼的细心的给我挑,挑啊挑啊,最后猛一下子这条黑筋从骨髓里挑了出来(这根黑筋是从大脑里直通尾骨的这样连着的)。我梦中感觉猛一疼,被疼醒了,一看表是夜里三点半,这时我感觉身体一切恢复正常,从那以后我的很顽固的神经官能症在我身上永远消失!

我下了床觉的肚子饿了,桌子上有半碗白开水,还有煎饼,我喝了半碗开水,一气吃了三个煎饼。

第二天同修来拿大法资料,我照常给她准备好,那个同修到现在都不知道,她那天来拿资料前,我和死神较量了一夜!

伟大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延续了我的生命,如果不是修大法,我那次的病是到了天年,哪还有今天的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