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真能改变人”

更新: 2018年04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喜得法轮大法的。真善忍的法理指导我修炼,使我心胸豁达,宽容大度。从我修炼真善忍开始,再没多拿过单位的任何钱财、物品。

我修炼大法三个月,折磨我多年的胃病、慢性阑尾炎、风湿,工伤引起的颈椎骨质增生全都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我那个高兴啊,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感恩师父的再造之恩。熟悉我的人说:“真、善、忍真能改变人!”这就是他们的评价。

“和你在一起有安全感”

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是个生产服务性机构,给商家提供井下作业的原材料。常年奔波在全省各地,时间紧、任务重,要求生产组织严密,劳动强度高。

我们队副队长姓贾,每次外出施工他都向领导强烈要求让我和他一同前往,说我们配合的非常好。其实修炼的人跟谁都能配合好。我起早贪黑的工作,经常是接收完原材料,半夜或凌晨两三点钟才能睡觉。还要帮助贾把生产管理好,帮他解决一些难题,化解危险。仅举两例:

一次我推算,我管理的某种原材料需要提前四十八小时做计划。因为按规定每次做计划只要求提前二十四小时,贾就说“不用”,我劝他还是多提前一天,免得耽误生产。结果外雇车辆七十二小时以后,才把原材料送到,严重影响了生产,停产十多个小时,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公司生产办派人到现场追查责任,最后落实到外雇车队全责。外雇车队是我公司生产第一副经理养的,这事不了了之。此时,贾队长出了一口气,阴着的脸晴了!

二零零六年的春天,我们来到了松花江畔,给江心岛供应原材料。二十多天的生产很快就要结束了,贾队长提前做好了搬家计划。第二天,三个施工配合单位那两家上午十点前,就将板房、设备人员全部撤离了,他们的施工现场空空如也。

贾队长到朋友那喝酒去了。我打电话提醒他,松花江马上跑冰排啦,各个单位都撤出去了,浮桥工作人员催促了。冰面也许早开通,早跑冰排,也许晚几个小时,都不确定,浮桥一拆,咱们十几号人万一被困在江心岛,后果不堪设想。咱们食堂不能做饭了怎么办?他无可奈何的说,往回运设备的车少给两台,吊车也没来,我朋友这有五吨吊车。我告诉他要清醒果断,向领导汇报:

一、两个大水罐留在现场,用你朋友的吊车吊,把板房、设备全部撤出去,领导同意就马上行动。二、如果领导不同意,咱们现场工人马上撤出江心岛。结果领导同意了第一方案,我们安全的撤出了江心岛。

贾队长给予我很高的评价。我说这是大法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修炼,处处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贾队长感慨地说:“和你在一起有安全感。”

“你比我亲哥还亲”

二零一六年三、四月,我单位“六一零”的负责人员给我打了两次电话。第一次是问我起诉江泽民的事;第二次是传达上级的指示:迫害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三月份我给她全面的讲过真相,告诉她信仰大法和起诉江泽民是合法的。四月份她再次来电话时,我就制止她,不让她说,因为以前给她讲过两次真相了。我们在一起工作多年,特别熟悉,她勉强地表达了上级的意思。我真诚的向她表示歉意,告诉她为什么不能说对大法不利的话,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又讲了我公司“六一零”头子某某,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报送命的例子,跟随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帮凶,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苏树林,蒋洁敏、王永春、李东生(原中共中央的“六一零”主任)、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等一百多名高官一个个遭了报应,江泽民被送上审判台日子不远了,中共灭亡是历史的必然。

我处处为她着想,为她的安危着想,我们无话不谈。我问她:我在单位工作如何?管钱管物做到不贪不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有错吗?她说:“你工作和方方面面都好,就怕你在经济方面吃亏。”我说:“没事,我有大法师父。有全世界正义善良的人们的支持,‘我站在世界的舞台上。’[1]”。说到这,我哭了。这话我说了两遍。我又讲了中共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江出卖国土给俄国,还是汉奸和汉奸的崽子,江泽民是中共腐败的总教练,把中国、中国人糟蹋的体无完肤,中共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娼妓遍地,民不聊生等等真相。

她都认同,并同意“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第一次我们谈了四十多分钟,第二次谈了二十多分钟。最后她感慨的说:“你比我亲哥还亲!”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洪吟四》 <用歌声唤起希望>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