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同修体会文章中比学比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二零一五年,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从今年三月中旬开始,一直到四月十二日晚,我的状态一直都在忙碌与震撼中切换,感恩师尊给我提高的机会。

二零一七年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前,学法小组的同修A大姐似乎很不经意的问了我一句,对于写文章打怵不?我很不谦虚的说不。于是,我俩就开始着手准备对另一老同修修炼故事的采集、编辑。老同修先给我们讲述亲身经历的事情,然后我负责初步成稿,再由两位同修把文章里对事件描述中缺失的部份补充完整,把不实的地方纠正过来,把不必要的抒情部份直接划掉。

写作修改的过程真的也就是修心的过程,刚开始,看着俩同修在我打印出来的初稿上改动,那心里就有点不是滋味,似乎修改我写的文章就是对我的否定,所以,其间不断强调自己之所以这样写的原因(实际就是不让人说的心),让改就烦躁,甚至还有过负面思维:我又不是当事者,你这么能修改,咋不自己写?

随着一遍遍的改稿,我才真正明白,证实大法的文章是不需要夸张、联想、煽情等常人写作技巧的,要的就是真实!所有事件,天上的神都在看着呢,都是记录在册的!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我能有幸把这些神迹写出来,把它展现在人间,也是师父赐予我的荣耀,我必须要写好它,证实大法!

在大家齐心协力下,文章成功发表了。哎呀,这回可不得了了!我一边努力克制自己的显示心与欢喜心,一边忍不住在别的同修跟前强烈推荐这篇文章,嘴里说是咱们身边同修的真实修炼故事,潜台词却是告诉同修:我写的!在家里也是,非要给父母读一下同修修炼中信师信法出现的神迹,表面上是鼓励他们要相信大法,要尽量走回大法(父母九九年七二零前曾修炼过),骨子里依然是要告诉他们:我写的!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陷在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飘飘然状态中,知道要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可又忍不住的显示。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这心里才消停。

二零一八年的大法日征稿通知下来了,同修A大姐提议,让我写一写当地另一同修B大姐的修炼故事,我有点打怵。因为同修B大姐的故事我听说过,她的故事有些特殊,她的两位至亲都在她修炼之后没了。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有疑问解不开,师父不是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吗?她家咋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呢?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真实的事情真实的结果要写出来,那不就是负面素材吗?同修B大姐如今很精進,每天都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相,她的事,我到底该不该写?怎么写?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最终见到了B同修。半个下午的交谈,我才深深明白师父的良苦用心,才真正悟到:原来,师父看我一直有心结,对修炼还有怀疑,才安排B同修和我深谈的。B同修坦然的给我讲述了整个过程,言谈中没有对大法对师父的丝毫怀疑,相反,对于那种情况下师父对她及家人的看护,她一直都是深深的感恩。大姐的事也让我明白了师父的那段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

帮B同修整理文章中,让我走出了一个误区:“好象炼了法轮大法就上了保险”(真正在法上实修,那才是最安全的)。同时,对于当地偶尔有老同修离世的看法,也由最初的对大法藏有的一丝丝怀疑和对同修本人的惋惜,转而思索修炼中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要修的无一漏的重要性了。

B同修的文稿才刚刚敲定,后面排队的C同修、D同修又登场了。

听每一位同修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我而言都是一次深深的震撼!同修们信师信法的坚定,在被镇压后的那份不屈不挠,放下生死执着的种种表现,都是那么的可歌可泣。他们谈起了那个特殊时期,数次被洗脑、被关押,被恐吓,而他们是怎样艰难的在摸索中前進的。那时,无法上明慧网,没有真相资料,没有现成模板参照,没有修炼人物做榜样,同修们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利用智慧,走出了自己讲真相之路。

C同修与A同修还谈起之前的协调人,一批又一批,都曾经那么坚定过,都曾经为大法洪传做过许多许多。可是在后来的迫害中,表现各异,现在什么状态的都有,不容易啊,真是层层都有往下掉的。不过,大法也从来就不乏后来居上者,一批批的新学员反倒在大法被迫害中明白了大法到底是什么,克服重重阻力,前赴后继的走進大法修炼中来。听着他们的述说,我的眼前真的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场景。修炼真的就是大浪淘沙。同修在交流中,说起师父的一次次点化,师父一直都不舍得丢下一个弟子,不断点化弟子们去叫醒那些迷途弟子,可身为师尊的弟子,我们是否都能做到坚信师父坚信法,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呢?

D同修和A同修几十年前是同事,这次因为也想给师父交一份修炼答卷而找到我们。D同修也是一直坚信师父,就听师父的话,天天走在讲真相救人的路上。那晚,我们听她的故事到了很晚。

我发现,每一位同修都是一个宝藏,二十多年来,他们身上的故事太多太多,真的可以写成书了。D同修所讲的每一件事,对我这个新学员来说也都是一次震撼。一个坚信,就可以让她主动化解几十年的宿怨,一个坚信,就可以让同修在利益上放下,在被无辜侮辱打骂中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为救世人,每天忙忙碌碌,既要照顾好家人,又要骑电动车出去给有缘人讲真相,近七十岁的人了,吃苦当成乐。

通过这次法会征稿,在帮着同修们整理稿件中,我发现,这些同修几乎都是第一次投稿。同修们的这些了不起的故事,有的因为不会写,一直都憋在肚子里。有的写了,可是那么一件或惊心动魄或神圣无比的事,在同修笔下的寥寥数语中,你能读到的信息就像是今天中午我吃了白菜炖粉条一样平淡。不过,从中,我却发现了同修在法中修出的平淡祥和,这与我的浮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对比之后,我才发现,我修的咋这么差呢?差到都找不出什么事跟师父汇报,真是挺着急的。

这次征稿,师父让我亲耳听到了同修们的故事,知道了他们在遇到矛盾与种种考验时动的每一思每一念,我真切的感觉到,师父就是在用这种方法往起拔我。师父让同修们给我补上了修炼之前的这段空白,也是为了让我明白:要珍惜现有的有利条件!之前的同修在迫害中迷茫过,辨别过,思考过,摸索过、摔打过、走弯过,而如今,我刚走入修炼就有老同修在旁边提醒帮助,有师父的点化看护,还赐予了我这样的机会,实属偏得!不精進,我怎么能对得起师父的良苦用心呢?

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在师父的有序安排中。就像在几十年前师父就给了我写作能力一样,我终于明白,这一切,就是要在今天,为证实大法所用!不管文章会不会发表,我已经努力的做了我能做的了,其实,这哪是我在做呢?这一切不都是师父在安排吗?

呼吁咱们有能力写作的同修拿起笔吧,在咱们的老同修身上有着太多太多可歌可泣的事,不写太可惜了!就让我们把这些神迹告知天下吧!证实大法的美好本就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并且,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修心提高、比学比修的过程。何乐而不为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