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蔡冬莲被绑架到蔡甸玉笋山洗脑班迫害

更新时间: 2018年04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蔡冬莲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蔡甸玉笋山洗脑班迫害,参与绑架迫害的还有蔡冬莲居住地五里墩社区,还有户口所在地武汉市汉阳区江堤社区居委会。社区还给蔡冬莲安排了两个所谓的“陪教”。

玉笋山洗脑班就是江汉区洗脑班,作为中共邪党在武汉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先后在武汉市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等地多次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五月迁入二道棚工业园,因此又称二道棚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存在了十四年的二道棚洗脑班,从武汉市汉口火车站背后的市中心位置搬到了市郊甚至很偏僻的蔡甸区,其背后除了躲避世人和国际上人权组织的关注外,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节约基地经费,贪污更多的拨款用于中饱私囊。

二零一三年武汉市610又勾结蔡旬区610将江汉区洗脑班搬迁到武汉市郊蔡甸区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玉笋山陵园附近),故又称“玉笋山洗脑班”。通过四道门岗后,再穿过茂密的丛林,才看到玉笋山山坡上建有一栋二层楼房,这个建筑物所处的位置被四周围参天的大树环绕覆盖得非常隐蔽,无论在山下公路上或从空中俯视也难看到它的踪迹,这使黑窝笼罩在更加诡秘阴森之中,人们根本无法知道里面隐藏着多少血腥的罪恶。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人数在全国排名第四。但根据当地学员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底至今,先后在江汉区“610”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上千人次,非法拘禁期限有的长达一、两年。其中,被江汉区洗脑班和屈申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十七人;被迫害致疯的至少有五人;致伤、致残无数。

这里迫害的主要恶人是屈申,男,五十九岁,江汉区610办公室的主要打手。此人一脸的阴气,一肚子的坏水,满口污言秽语,狡诈狠毒。屈申原为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的一名司机兼法警。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他因在单位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便被抽调到江汉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置的洗脑班。屈申不遗余力地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先是在江汉区洗脑班开车当司机,从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开始,屈申便一直担任江汉区洗脑班的头子。江汉区洗脑班除了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之外,还曾被省、市“610”列为所谓“转化”全省重点法轮功学员的黑基地。很多冤狱到期而又尚未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610”直接从监狱、劳教所秘密劫持到这个黑窝继续洗脑迫害,如此循环往复,为所欲为。

十几年来,屈申极端仇视法轮功,死心塌地的跟着恶党指鹿为马,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也一直将此罪恶视为荣耀与攀附升官的阶梯,不仅自己作恶多端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还豢养着一批帮凶,如杨琼、何莉、杨秀珍、孙君、郭某安保队长、周某安保队员、还有两个不知姓氏的队员等人,充当其打手在洗脑班行恶多年。这些人为贪图洗脑班里千余元的工资和包吃住的蝇头小利,不惜抛弃良知,不遗余力地替邪党做伤天害理的事。

院内有四个保安人员及十几名来自工商、城管、学校、幼儿园、卫生、法院、检察院等单位的他们称作“老师”的工作(参与迫害)人员。他们有的是在职(参与迫害)人员,这样的大约三个月换一批人;有的是退二线和退休的,有的是所谓的对外称义务工作(参与迫害)者,也有年轻的其实是靠关系来的专职人员。有的在这里干了多年了。这十几个人分为两个班,带班的一个是原湖北省检察院的政委,姓杜,六十五岁;人称“杜检”,另一个是姓夏的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人称“夏队长”。

他们工作四、五天换一次班,也就是工作(参与迫害)五天,休息五天,每次换班,都先到三楼会议室开会,每次开会,区政法委有个叫王勇的书记也到场,平时不来。而被他们当面称作领导,背地里叫“老虎”的屈申除每次开会必到场外,平时一般十点左右到洗脑班,中午吃饭后就走了。有专人为他开车,顺便接送换班人员。

蔡甸区610主任袁建平手机号:13308637308

蔡甸区国保大队徐经手机号:1887188121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