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丹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图)

更新: 2020年04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鞍山市俄语教师、法轮功学员邢丹,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近三年,她长期绝食抵制迫害,被送至监狱医院灌食,现在生命垂危。

邢丹
邢丹

据悉,邢丹在监狱医院手脚被捆绑强行灌食,在木板床上冬天不给被褥。参与迫害邢丹的人有:付晓敏、王秀玉、杨帆、孙某。付晓敏、王秀玉把给邢丹食品中好的都给吃了,只给邢丹灌一些低劣的食物,还说:不死就行。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自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今,家属一直都没能会见到邢丹。其间,家属曾和申诉律师拿着二零一七年国家司法部新出台的关于律师会见监狱在押人员最新规定的文件一同去监狱,要求监狱依据新规定安排会见,都遭到拒绝。狱方自知理亏,也没有正当的理由,完全是以耍无赖的方式,用一些漏洞百出的可笑借口搪塞家人和律师。

现年四十七岁的邢丹,从小体弱多病,性格内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不但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变得活泼开朗起来。一九九四年,她从沈阳师范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鞍钢高中担任俄语教师。她教学认真负责,补课从不收费,对学生特别关心,深获学生和家长爱戴。由于中共江泽民团伙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恐怖迫害一波接一波,为了不给学校领导找麻烦,二零零三年,邢丹辞去了自己热爱的工作,离开了心爱的学生。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邢丹突然被对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铁东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身体极度虚弱的邢丹。她不到一个小时就抽搐了两次,庭审被迫取消。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铁东区法院再次开庭。当天邢丹的身体仍极度虚弱,她被架着上了法庭。邢丹和辩护律师均要求公诉人高欣出示扣押物品进行辨认和质证,法官黄进均不理睬,并为了阻止维权律师做无罪辩护,赶紧敲锤宣布休庭,二月十三日冤判邢丹五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将邢丹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经过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五月二十九日,看守所警察带邢丹到鞍山市长大医院做检查,抽血时邢丹当场昏过去了,下午家属会见邢丹时发现她身体特别虚弱,瘦得已经皮包骨了,面无血色,说话有气无力。六月二日,看守所再次把邢丹送到辽宁女子监狱,监狱在明知邢丹身体状况极差、不符合入监标准的情况下,作出了正常接收决定。六月四日,狱方打电话催家属到监狱来签字,因为邢丹随时都会出现生命危险,监狱不想承担责任。

邢丹被非法关押已经有三年多了,可老两口见到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监狱多次以“邢丹不转化绝食、不配合管理”为由不让家属接见。近两年时间里,辽宁女子监狱狱警多次电话联系家属,告知邢丹处于病重、病危状态,身体状况愈加恶化,随时可能出现呼吸心跳骤停的情况。

邢丹的父亲无法接受听话乖巧的女儿被关进监狱的现实,过度思女,长期上火,茶饭不思,患上了食道癌,于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家属曾多次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监狱以各种借口搪塞家属。于是家属聘请了两位维权律师代理申请监外执行事宜。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两位律师前往监狱申请会见邢丹,被狱政科刘警察、监区赵警察和邢丹的主管队长李涵以“邢丹今天外诊”为借口推脱。两位律师又来到省监狱管理局,要求见狱政处处长,狱政处处长没敢露面,后来门卫强行把律师赶到该局的信访处,负责信访工作的刘子禄以各种理由百般推脱,根本不谈处理问题。

为了营救生命垂危的邢丹、还邢丹清白,家属在邢丹的意愿下再次向鞍山市中级法院提出申诉,在经历了整整数月的辗转后,在有关部门接收到邢丹母亲的求救信件后有了回应。终于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鞍山市中级法院立案二庭下达了应诉通知书和受理通知书,决定立案审查。后来情况不明。

辽宁省女子监狱在得知家人为给邢丹申冤向法院提出申诉这一情况后,终止了邢丹与家人亲情会见的权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