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贵州省朱明英被两地关押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朱明英,女,今年六十七岁,家住贵州省六盘水市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五月,因到贵州毕节市农村,向公、检、法、司,政府人员发放大法真相资料,声援被绑架、关押、判刑、劳教的二、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而被中共绑架,在毕节市和六盘水市两地看守所被迫害一百零四天。

跟踪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为避开邪党跟踪,朱明英经过几地转站后,在六盘水市乘上了到毕节市的汽车。一方面去看望她在毕节市居住生病的继父,更重要的,是要将真相资料和光盘,带给不明真相的毕节市政府、公检法司人员,因为,在这以前,二、三十位毕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了,有的被关押在看守所,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有一家三人被绑架,小孩子都无人照料。

那是五月十五日凌晨一点左右,朱明英乘坐的汽车途中,遇到一段被暴雨冲垮的公路,朱明英热忱的帮着搬运行李,在漆黑的夜里、在泥浆中来回跑了两趟。车上有一男一女,在六盘水车站买票时,朱明英就觉得不对劲,一直跟着她。

早上五点过,车到了毕节站,朱明英打上了一辆出租车,还送给司机一张大法真相光盘。她来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进门后,她说:你家门口这么早就有人在门外,还喝着矿泉水,是不是我被跟踪了?正说着,就有很多人急促的砸门声。门开后,冲进7、8个警察,朱明英被按倒,和那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到了毕节市公安局。

非法关押在毕节看守所里

在公安局,朱明英的真相资料被拿走,被迫脱光衣服搜身,警察还逼迫朱明英、拽她的手在“被捕”的什么单上签字、盖手印,朱明英不配合,拽手也不配合。她说:我没有犯法,谁敢动我?我学真、善、忍,有什么不好?警察暴力的将朱明英的双手用力扭到背后,铐上手铐反锁后,还用力拉、拽她上警车,押送到毕节看守所。这期间,警察非法抄了朱明英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和炼功打坐用的坐垫。

到毕节看守所:警察要朱明英喊报告进门,朱明英不喊,警察用猛力把她推进女监室7号。进监室,朱明英的手铐被打开,她双手流着鲜血。

在毕节看守所,市公安局的聂忠义等四人,多次对朱明英非法审问,甚至还威胁,朱明英表示,修炼真、善、忍,没有犯法。有一次,非法审讯时,聂忠义问:你的资料光盘哪来的?朱明英答:请你看完“自焚”光盘再来问我。聂忠义说看了,还说了大概内容。朱明英说,我来找你们,因为你们抓了毕节地区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劳教、关进看守所、有的被判刑,他们是被冤枉的,天安门自焚是政府导演的,修炼法轮功没有错。

又有一次非法审讯时,聂忠义等四人要朱明英:第一,承认毕节地区七千多份真相是朱明英发的;第二,讲出她乘坐的出租車車号,司机名字。朱明英回话说:坐車问车号、问姓名,那是你们的职业要求,我不可能,也没必要记人的车号和姓甚名谁的事,我没有这样的义务,我回答不了。朱明英告诉他们,不管有多少份的真相资料,那都是给你们看,让你们知道善与恶,对你们有好处。

在毕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第四十七天,聂忠义对朱明英说道:“我们制服不了你,找另外的人来制你。”就这样把朱明英移交给六盘水市公安局。

非法关押在六盘水看守所里

1、被“移交”后的酷刑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正是六月大伏天,六盘水市公安局朱姓处长和两个警察三人,在毕节看守所门前把朱明英拖上警车,再绑架去六盘水公安局。

一路上,朱明英上厕所时,两男警察在外面守着,中午他们吃饭,朱明英被锁在車内,又闷又热,汗水湿透全身。

到六盘水后,又几天不给朱明英饭吃,一次朱明英对女警说,几天没吃饭了,女警说,没吃饭好啊!我省事了,免得陪你上厕所。

来到六盘水市公安局,朱明英又被李姓处长和一个叫欧阳的,另一个是胖子,三个警察接管。一见面,李姓处长就破口大骂大法,边说边打朱明英耳光,打耳光累了,还不解恨,就叫来欧阳和胖子,胖子到一个屋里找来一根绳子,三人用绳索连上朱明英铐着手铐的一只手,拉绑在煤气管上,往高处使劲拽,拉到朱明英起空了。后来,欧阳和胖子又拿东西打了朱明英,朱明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昏过去多长时间,醒来后,朱明英感觉全身发冷。

2、逼写“三书”的花招

在六盘水公安局非法关押期间,很多时候的非法提审都在晚上两点左右,夜深人静的时候。审问主要是真相资料的来源,和逼写“三书”。朱明英一直不配合。

最后,白姓局长开始用“亲情”一招。白处长说:签了吧!好回毕节看你生病父亲,朱明英也不签字;接着叫朱明英妹妹进来跪下,说是来代表老父亲给朱明英磕头,朱明英说,是你们公安警察不让我孝敬父母,不让回家看生病父亲。

接着警察又把邻居和朱明英要好朋友找来,劝朱明英签,和她们一同回单位、回家。朱明英说,谢谢你们来看我,我没有犯法,是他们打我,不给饭吃,我现在也不吃饭。朱明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也不签三书。

警察又把女儿,女婿、丈夫找来,朱明英说学真、善、忍,哪错了?你们把我抓来?既然抓我,我就不回去了。

随着家人的出面,警方与家人交涉:开始警方叫交两千元,搞“保外就医”,在女儿交钱时 ,他们说;姑娘把钱拿回去吧,共产党的政策,一天一个变,最后把钱还给朱明英女儿了。

3、到公安厅“报到”

最后六盘水公安局说:放你回家,到公安厅报到去, 在那儿再写三书。

朱明英被接回家半个月后,女儿陪她去了省公安厅,她一见到接待她的警察,朱明英“惊了”,这不是朱明英在毕节坐出租车时,给他光碟的那司机吗?这下,一切都明白了:她是被省市公安“专线跟踪”期间绑架的。

在六盘水公安局关押期间的五十七天里,没有洗脸用具、也没睡觉地方、双手白天夜晚戴着手铐;被铐在煤气管上,一只脚尖站立着,一只脚空悬着,不许闭眼,闭眼就被李姓处长打耳光,朱明英两腿站肿,肿到腰部。

回家后,女儿带朱明英去洗澡,朱明英的右手手背、右腿腿肚上,全是黑紫色。朱明英回单位后,领导、朋友们看朱明英双手戴手铐留下的痕迹、腿上的紫黑色,都在骂着迫害她的这些警察不能分辨是非、迫害好人。

在大法修炼中受益

朱明英于九八年退休后, 一天到公园,看见好多人在锻炼,动作优美,音乐动听。她跟着比划“冲灌”这套功法时,感觉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在叠扣小腹时,又感到小腹部位像是有个电炉,热烘烘的。从此朱明英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回家路。

修炼大法才几个月,朱明英身体上的风湿关节炎、肩周炎、腰肌劳损、妇科、胃炎、心肌炎等疾病消失了;曾煤气中毒的脑子恢复了正常;改掉了每天喝酒、吸烟坏习惯;多年打不开的心结被打开了,知道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在钢厂,朱明英干过列车员、化验员、万能员和通信员,样样工作都很出色,和领导、职工关系相处的很好;在居民住宅区,与社区、派出所关系也不错;修大法后,也给他们洪扬大法,他们都能接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