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章证实法的体会

更新: 2018年05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能跟师尊走到今天,每前行一步都是师尊的心血倾注!下面汇报一下自己用笔证实法,在艰难的环境中揭露邪恶,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写作中清除党文化,同化真、善、忍的修炼过程。

一、在劳教所里用笔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我被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了臭名昭著的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因不转化又非法加期一年。那时迫害很邪恶,法轮功学员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根本就不让你讲话,但是每星期都必须写一份所谓的“思想汇报”,逼迫转化。我写下了: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不会改变我的信仰,我会一直坚定的走下去!

我把每次所谓“思想汇报”都当作我讲话的机会,恰好能用笔来证实法,和警察沟通,给她们写真相信,写自己修炼大法后受益无穷的亲身经历,用自己的见证揭露江泽民等造谣诬陷法轮功的谎言真相,写法轮大法是正法!通过不断的写作讲真相,我所住那个监室的警察有一次找我谈话,她对我非常客气,她说,咱们俩年龄相同,是同龄人,我对你很有好感,但是象你这样我做不到,没有你的境界,我放不下自己这点利益。我看出她了解真相后对大法的认同,也看出她那种错综复杂的心理,在选择生命未来的十字口上挣扎,心中顿生慈悲,同时更看清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全中国人的一次毁灭性迫害,甚至全人类都被卷入其中,人真的是很可怜啊!悟到此理,紧接着我又写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交给大队和所里。

到了二零零零年十月逼迫转化更甚,在劳教所所长的唆使下,叫嚣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百。一霎那乌云密布,所里办起了秘密强化班,说是文明管理,对仅剩下百分之二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一个个过筛子,这时就不准我们写字了,把笔都收上去了。第一次有两个未转化的同修被带走,其中有一个是和我在一个大队的,带走一段时间后音信皆无,后来说所里请来了做转化工作的人,把我所在大队未转化的又带走两人去洗脑,当天又送回大队,这次这两位同修了解到了强化班的一些情况,预感到了被带走的那两位同修的可怕处境。

正当这时大队又把我们没转化的几个人都集中到了一个监室。有一天,警察竟然发给了我们每人一支笔,并让我们写东西。我们悟到是师尊赐给我们的神笔、是神的安排,是师尊牵着我们的手向前走。我们开始给劳教所、劳教局、检察院写信,直接交给警察、所里,把劳教所和强化班的恶行曝光,一封封,一封封,最终强化班解体。

二、邪恶最怕曝光

二零零零年过大年,劳教所的警察放假了,大队把不转化的几个同修又都单独分开了。把被强化班迫害的那个同修送到了我住的这个监室,因放假宽松些,有一天,我到她身边,她把衣服撩起来让我看,我看到她身上留下的种种伤痕,惨不忍睹,我愣在那里。她难过的说她对不起师父,当时迫害的手段太残忍了,她挺不住写了四书,第五书是揭批师父书,她说这个我死也不写,当时欲死未成,才放过了她。但具体的迫害细情她没有和我讲,但迫害的程度可想而知。

当时我心中一阵痛楚,我决心要揭露她们的恶行,这位同修吓得急忙说,你千万不要写,我出去后自己写,不能在这里写呀,不要因为我……我说不是为你,是为了证实大法!(现在这位同修已经被迫害精神失常)我立即写信揭露劳教所的恶行,给劳教所所长和省劳教局各一封,把劳教所上指下派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年来的迫害手段,残忍的酷刑迫害及各种非人的体罚折磨与不为人知的强化班等等写了出来。把我自己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和我所知道的被迫害严重的同修和这位满身伤痕的同修现状都揭露出来。迫害人与被迫害人都是用的真名实姓,依据宪法刑法的有关条款揭露了迫害人执法犯法,应得到的制裁。因为关押在劳教所不长时间不知谁传到我手中一本中国法律常识,我看了。我悟到揭露邪恶迫害这是我应该做的,最后我写下了大法弟子写下的东西和走过的路是毁都毁不掉的历史见证。

写完后交给警察,警察不收,说我管的是劳教人员,你是大法弟子,不归我管。有一天正巧遇到管洗脑的劳教所所长来到大队,我把两封信亲自交给了所长。当时知道此事的人都为我捏着一把汗。过了两天,警察来到监室,面对二十多人问我,某某,你把信交给谁了?我说交给某某所长了,交你你不收,我本来也是给所长写的嘛。她笑着说,你真行啊!你写的信我们都看到了,对你加期这确实是不合法的,你不应在这写,你应该出去面对全世界去讲。某某,我可没动过你一下呀,是不是?她当时对我的态度使全监室的人都感到惊讶。

在度日如年中又到了二零零一年大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精心策划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劳教所播放,组织全劳教所所有人看。当时人都被蒙骗了,劳教所到处宣传自焚伪案,谩骂诬陷法轮功,当时被转化的人更加认为自己做对了,警察对法轮功更加仇恨,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升级,我当时提笔除恶,揭露了这场邪恶至极的假戏。我真切的记得他们说,“一分钟”左右警察拿着“灭火器”、“灭火毯”制止住了,看见王进东“散盘着腿”坐在地上,还记得很多造谣诬陷法轮功的说辞和安插的怪镜头,我写了对天安门自焚一事的揭露!用事实证明,分析了荒谬无耻的伪造,揭露了对法轮功的诽谤。写完后交给大队,但是最终她们还是维持国家不能造假的说辞。但虽然迫害加剧,从此后她们没敢对我无理。

我当时也只是凭着对法的坚信与维护而写,出来后才悟到邪恶是最怕曝光的,修炼过程中遇事要用神的正念,不要用人心。

三、揭露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我正念走出魔窟,二零零三年走入资料点,我开始写文章揭露迫害,凡是我知道的真实情况就写出来曝光。二零零四年我用实名向市检察院、市人大控告了省劳教所对我的迫害,明慧网发表后,又用笔抄几份,寄邮到各相关部门。

在大陆这种邪恶环境下,要想拿到真实的第一手迫害信息也是很难的。二零零七年我市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消息一直被封锁,听说她当时被迫害严重,但不知真实情况,有一天我找到一位与她熟悉的同修,希望她协助我调查此事,她答应了。早晨我俩一出门就有干扰,几经周折,大约下午三、四点钟终于找到了她姐姐家,说明来因。但她姐姐很害怕,不肯和我们讲什么。我感觉事情不对,就决定今晚住下慢慢沟通。通过交流讲真相,她状态改变,我们交流融洽,她悲伤的哭诉了实情,说出了她妹妹已被迫害致死一个多月,遗体已火化近半个月。听后我和同修都很难过,问怎么消息封锁这么严,她说事后市公安写了一份协议,答应给家属两万元人民币企图平息此事,并告之家属不准乱说,协议上写着有病自然死亡,两万元人民币是给予困难补助。还恐吓家属说如果你们再闹,一分钱也不给了。在保存遗体期间,市公安警察直接迫害者不断给家人施加压力,监视,强迫遗体尽快火化,销尸灭迹。

为了不让她害怕,继续讲下去,我当时没有拿笔去记录,这时师尊给我开启了智慧,脑子里很清晰,象用笔记录一样记载着我所需要的一手信息。第二天下午回来刚打开电脑要写,突然肚子里象刀割肠子一样疼痛难忍,难以坚持,我趴在桌子上心里求师父帮助,心里发正念解体旧势力邪恶因素的干扰迫害,相生相克的理在我这已经改变,选择被淘汰的生命根本就不允许存在,立即解体。不到十分钟疼痛逐渐消失,但我已经疼的出了一身冷汗,再要写时困的睁不开眼睛,就想睡觉,我马上警觉,今天必须完成。真念一出,即刻清醒,回忆着写完了揭露稿件,当晚发给明慧网,马上在全世界曝光。

四、在写作过程中修真,清除党文化毒瘤

在中国大陆出生的人,都被“假、恶、斗”党文化浸透,自己都很难觉察。十几年来,在写作过程中,通过师尊的点悟,查找到了很多党文化灌输形成的不好思维。通过学法实修,不断的清除这些党文化毒素,归正自己。记得在二零零四年,有一次给邻县写了一篇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她们提供了几个被迫害同修的实例,其中有一同修被迫害,我修改时随手加了一个拳打脚踢的词,我问了一个和她在一起的同修,同修说一点不过份,比拳打脚踢还严重。写完后发给明慧做成当地周报,打印后要发放,遇到了被迫害的这位同修,她看后说其它迫害都对,但没有拳打脚踢,啊,那怎么办?打印这么多份,也不能浪费啊。最后我俩只好用小刀一份份的划掉,修改,用了很长时间,本来完美的一篇周报留下一条空白。这完全是党文化形成思维的危害,做事不严谨,走形式,糊弄事,违背大法的特性去做事,后果是极其严重的,谈何救度众生呢?这次给我修炼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

以后在写作中师尊也有过这方面的点化,有一次写大陆法会交流时,我写一次在出租车上给便衣警察讲真相的惊险场面,最后这位年轻的警察退了党的过程。其中有不真实夸大的语言,我根本没有察觉,我继续写时,当写“言”字时,电脑上出现“言无虚词”四个字,我马上警觉,回头仔细查找,删除了这些不实的语言、词汇。感谢师尊及时点悟。然后这篇交流发表了。因一篇交流文章发表后能清除很多另外空间的邪恶,因几点不真而不能发表,损失就很大。大法弟子写文章必须真实。

师父说,“咱们不是讲物质不灭吗?在一个特定的空间当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在另外空间里,它是不灭的,永远会存在那里,有功能的人一看到过去存在的景象,就知道了。”[1]以后在写作与向明慧网发表信息时,我特别注重这个真,不断清除自身这些根深蒂固形成自然了的党文化毒素。同时也是维护明慧网的声誉,也包含着维护法的一层含意。

最近几年我开始写地区迫害综述,在这里首先谢谢写综述时和我配合的默默无闻的同修!

工作量大,繁杂。数字累积,图表,必须准确;结构叙述清晰,有可读性,需要更快提高心性才能做好。写作中反应出了很多执著的心。如:畏难的心、安逸心、急躁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等等。每遇到困难时,我都得求师父,比如,有一次我要写一篇综述的前言,有一个大概的思路,就在心中求师父帮我完善,就这样一想,就一气呵成,写完阅读,觉的真不是我自己苦思苦想能写出来的。这几年我深深的体悟到写作不是做事,是修心的过程,是去执著的过程,是净化心灵的过程,是法理升华的过程。十八年来我们经历的太多太多,真是每位大法弟子都能够写一本书。最后期望每位大法弟子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真正的助师正法。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