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置办寿衣招来的魔难

更新: 2018年05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母亲今年七十岁,一生务农,小时候只读了几册书,大约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农活繁重,加上不识几个字,读不了《转法轮》,修炼跟不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在恐怖形势下,母亲被迫停止炼功。但是母亲知道法轮功好,她没有把大法书上交乡政府,而是把书藏在我家隐蔽的仓库里。一直到二零零三年姐姐在证实法中,被中共迫害非法劳教几年后回老家,母亲才敢把大法书拿出来。

二零零七年父亲去世后,我们把母亲接到城里来,慢慢的她学会了《转法轮》中所有的字,身体也健康了,人显得很年轻。但是因为语言不通,这给她学法,讲真相,交流带来了困难,所以有些法理就悟不到。

她这次过病业关有七个月之久,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中间出现有好几次的反复过程。但最终还是在师父的点化下不断的坚定信念闯了过来。

写出母亲下面一段经历与同修交流,希望给类似情况的同修一个互相借鉴。

二零一七年皇历七月十六日母亲从老家回城,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又黑又瘦,脸上挂着两只熊猫一样的眼圈,又发烧、咳嗽、全身酸痛无力等症状。

皇历七月半是传统的鬼节,这期间人们都要祭奠逝去的亲人。母亲每年总是吵着要回老家,帮着给过世的父亲、爷爷、奶奶们烧纸钱、衣帛什么的。怎么回老家才一个多月就成这样了!经过细心询问母亲,才了解一些事情。

原来在七月半之前,老家隔壁邻居相好的老人家说今年是闰年,要办理老人用的东西(指寿衣,人过世时穿的衣物等用品)。叫母亲一起去买,可是母亲忘了带钱。那老板说没有关系,先量身定制一套,你拿衣服的时候再给钱吧。母亲回家一看三百块钱就在床头旁边很明显的位置上。这么明显的位置怎么会忘记带钱呢?没有想一想是什么原因让自己忘记了带钱?母亲没有悟到是师父在点化她。

皇历七月十四日,母亲拿着三百元钱给了老板,把寿衣拿回了家。十六日母亲就出现有点感冒发烧的症状,坐车回到城里来。母亲在法理上没有悟明白,以为人迟早是要走的。但修炼人与常人是不一样的,所走的路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就人为的招来了魔难,让另外空间的邪恶抓住了迫害的借口。

皇历七月十七日晚上,母亲梦见四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长相十分丑陋恐怖。眼睛圆溜溜的,是凸出的。其中两个一只眼睛是睁开的、一只眼睛是闭上的,鼻涕流的长长的,舌头伸的长长的。两个头围着白布,两个头围着黑布。拽脖子搂腰的,一个抓着母亲的头发,一个掐着母亲的脖子,一个抓着母亲的手,一个拽住母亲的脚,恶狠狠的对母亲说:“你不是想死吗?我们就送你去阴府,送你去死!”

母亲急忙回答:“我不能死啊,我连《转法轮》都还没有看透,还没有看熟,我不能死啊。”有两个恶鬼小声嘀咕:“她说《转法轮》都没有看透,是学法轮功的,她有师父管的,她师父来了,我们都会完蛋的,我们还是走吧。”说话间这两个恶鬼就走了。可另外两个恶鬼还在抓着母亲的手脚。

我女儿和母亲睡一个房间。女儿有时晚上醒来时看到母亲的手在挥动,像是在挣扎,还听到母亲说梦话,就这样磨磨叽叽到早上四、五点钟鸡啼天亮的时候,母亲才恢复安静。就这样连续干扰了六、七个晚上。

出差回来,听到这些情况,我和妻子都着急了。我们决定这天在家帮母亲发正念,帮助母亲一起清除邪恶,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生命与因素的干扰和迫害。我们都是大法弟子,修炼中不管我们是否精進,我们都有师父在管着。无论我们有什么毛病和缺点,另外空间的邪恶都不配参与迫害与干扰。

发正念时,当我静下心来,定在母亲的空间场开始清理的时候,脑海里就出现这样的场景:四个黑溜溜的、又高又大的、长相十分丑陋的黑衣人,圆鼓鼓的眼睛,和母亲做梦看到的是一样的。突然有个声音飘过来说:“关你什么事,你来掺和什么?”我一个意念打过去说:“你们对我母亲(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就是我今天解体你们的理由!”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灭!灭……”

这时天空一樽硕大的钟坠落下来,又抬起,又坠下,瞬间把恶鬼挫得灰飞烟灭。然后继续清理,发了约一个小时的正念。发完正念后我们一起交流:首先母亲对常人间的东西还没有看透。常人要给过世的亲人烧纸钱、衣帛什么的,让过世的亲人在阴间过的好一些,这是常人的理。我们是修炼人,我们一入门就是往高层次上修炼了,不应该执着常人的这些事情。如果自己修好了,圆满了,才能够去救度亲人们。用常人心去做这些事情。心性不提高上来,大法的法理没有悟上来,那就是常人了,就容易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抓住借口来干扰和迫害了。

当然为了不让世人误解,我们符合常人状态去做这些事,又能够利用这个形式接触到很多人讲真相,这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理智正念。

还有就是母亲对人生死的法理没理解清楚。母亲年纪大了,就觉的人总是会死的,就给自己准备过世时用的东西,这就大错特错了。修炼大法的人,不断的净化、净化到超脱于常人,迈上高层次、高境界的生命,“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 ”[1]了,既然都不在三界之内了,也就不受三界的法理约束了,就超脱了生死,要成为宇宙中永生的生命了。

交流后,母亲明白了这个道理。可是魔难还在继续啊。

其他同修也来我家和母亲切磋。同修A过病业关时,症状是拉血,有时拉一盆子,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连下楼梯都下不了,每天就在家里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出门,尽量找事情给自己做,不要把自己当病人,找自己哪里没有做好的,向内找自己的原因。

同修B说:“在过病业关时也要学会“忍”,有时候想咳嗽就不要咳,要忍住,因为你是想让喉咙舒服点,才使劲的咳,把痰咳出来,咳多了也会把喉咙咳伤的,所以就要忍住不要咳,不能顺着它走。”B说:“我被非法在劳教所遭受迫害时曾经全身长满了疥疮。身上老是痒到无法忍受就抓,睡觉也抓,第二天起床抖一下,衣服、裤子都掉下一堆白色的皮屑,后来我就忍住不再抓了,痒的难受时,我就手抓住手不让自己抓,这样忍住了几天,就好了。”“以前只知道别人打你,你不还手,别人骂你,你不还口,要忍住;现在知道了过病业关时自己也要学会“忍”,你不就是想在常人中舒服吗?咳出来会觉的舒服一些,抓一下也会觉的舒服些,所以才会一直咳、一直抓。你想咳,你忍住不咳,想抓,你忍住不抓,都得忍,忍住了就会好起来。”同修和母亲交流了很多,母亲也在思考着自己到底哪里没有做好。

皇历九月初,母亲又开始咳嗽,吐出浓痰,血块,鲜血里带乌血,黏糊黏糊的东西,又腥又咸的,在卫生间吐了一地,好吓人的。隔几天又是这样的状态,一反胃冲上口腔就会吐,那气味像腐烂的尸臭味,没胃口,吃得少,大部份吃稀饭水,有时候还会小便失禁等等。母亲心情不稳,怀疑自己的内脏坏了,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不想再承受。母亲很爱干净,讨厌腥臭味。

我们就切磋法理:“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但是医院却治不了修炼人的“病”的,因为医院治病是把业力往后压,留给以后去承受偿还。如果去了医院,那不正好让魔钻了空子。您这是清理身体,把生生世世的业力消掉了是大好事呢。”

母亲说:“那也消得太久了,这时间也太长了吧。”我说:“可能是您上辈子或者是哪辈子欠了别人的债;还可能欠了别人的命,可能就是他们在干扰您。您欠了他们的,您要善解他们。师父讲过一个善解的法,如果向它们读了这个善解的法,它们再要干扰您,就是它们的不对了,您就可以清理他们了……”母亲就跟我一起学读了有关善解的法。

看着母亲这般痛苦,我就不断的帮母亲发正念清理空间场。有一次发正念進入了状态,发现母亲的空间场里有一群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乱七八糟的,像乞丐一样的人。于是我就向他们念师父讲的关于善解的法,念完后,他们围着一圈跪着合十拜了拜,就走了,一共围了三圈,全部拜完了就走了。本来一片荒凉阴森的山地,象大火焚烧了一样,随着我正念打过去,一下子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绿意盎然,草木茂盛的样子,到处金光闪闪。

母亲与我们交流后,明白了许多法理,心情轻松了,没有那么在意了。二零一七年大年初六大舅舅家在农村办喜事,邀请我们一家去喝喜酒,母亲求师父加持身体变好,不能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让亲戚误会大法。在初五的晚上母亲咳得厉害、吐了很多血,当时妻弟在我家,他说咳得这么厉害,要吃些什么什么就会好等等,但他知道我的家人从来不吃药,身体也会变好,也没有多说什么。母亲虽然在咳嗽吐血,但是脸色却白里透红。

第二天去喝喜酒,母亲的脸色也是白里透红的。小舅舅拉着母亲的手说:“姐,您脸色好看呢,就是人瘦点,要多吃点东西。”所有的亲戚都不知道母亲在消这么重的业力。

吃完喜酒后,母亲回老家把那套招来夺命之灾的寿衣烧了。

妻弟给我们拜年住了三天,母亲虽然咳嗽咳血,但是脸色照样白里透红的,好神奇呀。后来母亲的病业缓和一点,过一段时间又反复了,又变的很严重。好在母亲心态越来越稳定,大约二零一八年皇历三月母亲才恢复正常,完全稳定下来没有病业症状了。

母亲在闯关过程中,时间久了,时常心情不稳。有时候怀疑自己的内脏坏了,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有时候说自己哪有这么多的痛苦,那么多的魔难啊,怎么让自己承受那么多啊!埋怨自己、又发脾气,甚至对大法还持过怀疑态度。到后来心态稳定了,把一切都放下了,坚定了正念,终于闯过来了。魔难过后,跨过坎了,又觉的没有什么。在闯关过程中,每分每秒都是在煎熬,千苦万难闯过后,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们悟道:无论在任何时候,不管怎么难受,都不能怀疑大法、更不能埋怨师父,这个念头都不能想。作为弟子永远要尊敬师父,我们所过的每一关每一难都是自己的业障,师父只有帮我们消业承受,帮助我们提高心性,我们弟子怎么能怀疑大法、埋怨师父呢?

消业的过程当然会难受啦,可是我们的师父却帮我们承受了大部份的业力啊!对师父,我们做弟子的只有感恩啊!师父在弟子的心中永远是伟大的!师父的恩德,弟子永生永世都报答不完的。弟子永生永世感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