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中铸就不平凡

更新: 2018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我九零年出生,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刚刚修炼时年纪很小,也说不清大法哪里好,就是知道师父让我们做好人,虽然年纪小也按照师父教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有时候在学校跟小伙伴吵架了,自己气得边哭还边说:“我就不生气,你打我,你给我德。”

每天放学回家,就跟大人一起学法炼功。虽然年纪小,但是对自己的要求跟大人是一样的,从来不落一天学法,不少炼一分钟的功。因为通读《转法轮》,我还比同龄人多学了很多字。

从小,真、善、忍的法理就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师父让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有的同学开玩笑说我们都修傻了,但是我知道逞凶斗狠谁都会,真的能做到处处忍让做好人才是真正的大德行。我在学校时一直表现都很优秀,以至于后来江泽民集团给大法造谣抹黑时,同学们对我也没有任何歧视。就是“自焚”谎言刚播出来时,有的个别同学对我说过轻谩的话,后来,我就找他们来我家看“自焚案”慢镜头分析的光碟,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真相,那之后他们再也不提这事了。

有一次,我早上起来肚子痛的受不了,就跑去同学家,告诉他们我今天不能去上学了,让他们帮我跟老师请个假。之后我回家,肚子就不痛了,但是毕竟是贪玩的年纪,我也就没再回学校,在家玩了一天。结果放学之后,同学来我家找我,说:“你是不是提前知道啊?”我一头雾水:“知道什么啊!”原来那天学校被上级领导要求,让所有的学生在污蔑大法的条幅上签名。是师父慈悲,让弟子躲过了一个难,也让我的同学们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一次,我跟几个同学一起买溜溜球,当时真是喜欢的不得了,挑中自己想要的那个之后,就爱不释手的开始玩,离开商店很远了,才发现没有给老板钱,当时同学说我“你真幸运,捡个大便宜”。我当时就说:“我是一个炼功人,不能占别人便宜,我得把钱给老板送回去。”这样同学们又陪着我回到商店,把钱给老板送回去了。

老板是个阿姨,连连夸我这孩子真好,我当时就回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那个时候江泽民一伙已经开始给大法造谣了,全国几百家媒体电台轮番播放着污蔑大法的谎言,老板娘没有接我的话,但是她用了一种很诧异的眼神一直看着我。我知道,大法的善已经让她的心中激起层层涟漪。

现在中国大陆的社会风气每况愈下,就连校园中也是重灾区。小学生就开始早恋,中学生就有过早发生男女关系的,更有甚者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然而我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洁身自好,从不参与这些事,当学生的时候就是学习,成家立业那是长大的事。因为这个,上高中的时候,还被同学笑话过:“某某,你都过了十八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我宣布你已经失去早恋的资格了。”我不管他们怎么说,也还是不为所动,同时也为现在的年轻人感到悲哀。共产党统治之下才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传统被破坏殆尽。素有东方第一文明古国的中国从年轻一代就已经被腐化成这样,等到真正走入社会洪流染缸之中,又会被变成什么样呢。

校园中不正之风盛行,拉关系,走后门,学生给老师送礼以获取奖学金名额已经成了很寻常的事情。在这里,学校不再是教书育人的圣地,而是过早的让学生们开始腐化的训练场,有一句话在校园中盛行“学校小社会,社会大学校”,可悲可叹哪!

大学毕业后,我还是决定回家就业,因为不想失去自己的修炼环境。刚从学校门出来的人,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找工作也是很费劲的。我所在的城市又是国内的不起眼小城市,就业机会非常紧张。这时就有人主动找到我爸,问我有没有工作,我爸说还没找到,想找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公司,结果那个人就真的给我介绍到那个公司做内勤了。我心中知道,师父为了让我安心学法修炼,给我开创了这个条件,心中对师父有着无法形容的感谢。我上班之后,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小组学法,跟同修一起配合做讲真相的项目。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跟最初的设想不一样,我从小父母离异,虽然归父亲,但是他对我也是不闻不问,所以我一直都对他有一个怨恨心,一次与他争吵过后,我还是无法放弃对他的怨以及个人的种种因素,导致我后来就慢慢的不再学法了,俗世大染缸的污染,一个人如果不学法,那就遇事跟常人一样,我变成了一个在工作中不肯吃一点亏的人,表现上就是我不贪图别人的利益,但是该我的提成一分都不能少,我只干我的本职工作,不该我干的我一点也不多干,还因为工作应酬,开始喝酒等等。

从我七岁得法后,我一滴酒都没沾过,即使毕业饭局上,同学软语相劝,我都没动摇一次。但是由于工作原因,领导逼酒,喝了第一次之后,也就开始破罐子破摔,整个人都不按照法的要求做人了。我大概那样浑浑噩噩过了三、四年,之后我远走外地,投奔我姐,打算自己学一技之长做点小买卖。每每提起那几年,我真是悔不当初,其实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如果我当初肯按照师父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也许就不会走过那一段弯路。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我辞职去外地的时候,最后一个月公司财务多给我开了九十元钱,钱不多,但是我还是第一时间就给财务组转账过去了,并且微信告诉她,我有一天缺勤了。她很感动,说以后有能帮到我的地方让我尽管吱声,她一定会帮我。还有一次,我们公司下属的分公司给我转来五百元的手续费,这个钱是领导不过问的,我交上去就记账,不交谁也不知道。当时下面所属分公司的员工跟我关系很好,她给我用微信转账,然后直接跟我说:“我看你就自己直接留下得了,也不用往上交,反正也没人管。”我当时笑着开了一个玩笑,就拒绝了,当然也给那个同事留了面子。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网购时,卖家多给我发货了,我都是主动联系他,给他退钱,那个老板非常感动,加了我的微信,还给我发红包,他说他开网店这么些年,第一次见到我这样的人,由于微信不便多说,我笑着告诉他,我家是信佛的,红包就不要了,如果真的感谢我,希望他把我的善传递下去。想说一个人只要他有幸听闻法轮大法的博大渊源法理之一点,他也会做一个好人。这就是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见证。

写这篇文章时我已经走回大法修炼一年多了,现在我在工作中不怕干活,也不在工资上斤斤计较,反倒是我的老板经常给我发红包,说我辛苦了。也许这个世界给了人太多冰冷以至于大家都麻木了,希望我能将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他们,让他们在这冰冷麻木的世界中得到一些慰藉。

后来我到外地后,经师父慈悲梦中启悟,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自己的神圣使命是在大法蒙冤、大法弟子被迫害、世人被中共谎言蒙蔽之时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瞬间恍如醍醐灌顶,我又一次回到了大法中来。巧的是我做梦第二天,我姑姑就来看望我,还特意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讲法,我连着看了两遍,现在是救人急啊!

庆幸师父将迷途的弟子唤醒,让我又能在这历史变更的时刻,肩负起唤醒世人的神圣责任。常被人问起,你们炼法轮功的到底是个怎么回事儿。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作为一名法轮功弟子,我跟常人有什么不同呢?我也要吃饭睡觉,也要工作生活,也曾经有过青春期的叛逆,也经历过工作压力的愁苦。我也只是一个平凡人,每天干着一些平凡的事。唯一我与常人的区别就是我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在生活中,在家庭中,在工作中,在熟悉与陌生的环境中,在这几十亿的人群中。

就是这样一群平凡的人,敢于在一个国家的暴力统治工具之下走出来,告诉世人真相,为了让世人免于被中共的谎言蒙蔽,他们不畏生死。他们也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也是肉体凡躯,但是他们相信他们的付出可以唤醒一个民族沉睡的良知,还这世界一个正义。

然而他们还是一群平凡的人,他们只是敢于在这红尘浊世中如一朵净莲,出淤泥而不染,迎寒风而不折。也许你身边也有这样一个人,他平凡的甚至在人群中很不起眼,如果有一天你碰到他,希望你一定要停下来耐心的听完他告诉你的真相,也许这就是千百年来你苦苦等待的真机。

仅以两句话与同修共勉:

亿万年的圣约不忘,助师正法,再造辉煌!

往昔荣辱皆入土,返本归真,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