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中幸遇法轮大法

更新: 2018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我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患产后风已十五年了,严重时三伏天我头戴棉帽子,都不敢出家门一步。炎热的夏天门窗紧闭还觉的有风,用两千瓦的磁疗仪烤电,头还觉的冰冷,每一次头痛时,都是折腾的死去活来,呕吐不止,为了治病各种中西药,各种偏方,针灸 ,看过名医吃过多少好药。头痛却没有一点减轻。最后一位专家告诉我,风湿病是不死的癌症,产后风更是终身不愈。

听到这话我并没有灰心。我听说练气功能治病,因此我找气功师来家里教功。我起早贪黑的练功,这种功法不行,就练那种功。先后练了四种功法,越不好越练。终于有一天练的全身出虚汗,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的屋里都是凉风,吹的我头痛难忍。这些假气功,伪气功真的是害人。我是旧病未祛,又添新病。一个邻居劝我信上帝,说上帝能救我。为了治病我同意了。一帮人天天来我家唱歌,唱得丈夫不耐烦了,办了停薪留职手续去外地打工了。丈夫走了,女儿又小,夏天我都过的这么难。到了冬天我都不敢想下去我还能过得去吗?这时孩子又得了血小板减少症,鼻子出血不止, 这真是雪上加霜。我整夜睡不着觉,神魂颠倒,难道命运到头了吗?活的太苦了,孩子又小,真是求生不能,求死太难。时时都在生与死间挣扎着,不知我还能挺到哪天?

万万没想到,就在这最关键时刻,法轮大法洪传我地区,朋友送来了宝书《转法轮》。看到这本书我都感到很亲切,我手捧宝书从晚上看到天亮,越看心里越亮堂,大法就向大海里的航灯,照亮了我迷失的方向,滋润着我这颗枯萎的身心,我明白了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魔难、痛苦和疾病。只有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提高心性的一个高尚的人才能好病。大法的高深法理师父的威德,使我的世界观发生改变,我的命运有了根本的转折。我有这样伟大的师父,是师父从死亡线上把我救了回来。使我有机会得到了宇宙大法,还能修到高层次上去。我万分感谢师父,用什么语言都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我下决心一定好好的修炼跟师父一修到底。

从此我每天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做人。修炼到第二十天,这是深秋的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我想这个帽子不能再戴了,和女儿上街去。女儿惊讶的说道:“妈妈,外面风很大,能行吗?”我告诉女儿:从现在起,我是李老师弟子,我学的是宇宙大法,这地球都在大法的制约下,这点风寒对我不起作用。我开门就往外走,这时一句话打進脑中:法轮大法威力无比!这使我更加有信心走出去,心中装着师父的话,迈出了家门,秋风吹在我这多年不见天日的头上,象万把钢针扎的难受,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知道什么时候头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多大的风对我真的不起作用了,只觉的外面的世界真好啊,看什么都新鲜。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刻。我问女儿:“这是不是在做梦,我的头真的不怕风了,真的好了吗?”女儿说:“妈,这是真的。”母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泪水止不住的流,多少年做梦都不敢想,我的病能好。

我修炼法轮大法才二十天,就摘掉了戴在头上十五年的棉帽子。这奇迹就在我身上出现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威德,使多少人都惊叹不已,纷纷走上修炼的路。

修炼三个月,一天,我胃痛难忍,好像有人用手一块一块的摘肉,痛的我阵阵昏迷,醒来后,我万分感谢师父又为我净化胃病了。从小我就有胃病,胃里长了一个很硬的包块,医生说是胃癌的前兆。痛到第三天我大口呕吐,吐出的都是黑紫色的血块。又一个奇迹出现了,长在我胃里二十多年的硬包块吐了出来,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的威德将它清除了。从此,我的胃病彻底好了,人们象传颂神话一样,传送着大法的神奇。

每当我回想起这些都泪流满面,师父的恩德,我无法回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一家人都走上了修炼之路,我们只有听师父的话,按真、善、忍做人,好好修炼,来回报师恩。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