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兵的故事

更新: 2018年05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我当兵时在特务连学会了捕俘、擒敌的技术,回地方又练铁砂掌,双手都能开砖,又自修得到党务专业的大专文凭,受邪党以恶治恶毒害甚深。

九六年得法后,在学法、背法上从始至今没有放松过,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的背过两遍《转法轮》和《洪吟》等部份经文。但由于人心过重,九九年七月后,多次被迫害,其中三次劳教和判刑七年。在迫害中,也力所能及的做到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见到遇过很多神奇的事情。在监狱中,我看到一位“罗锅”的老年同修,出狱前腰直了起来,他当众说:“就是华佗在世也治不好我的腰。”出狱时他当地的“610”不敢去接他了……

在监狱被迫害中,一次夜间“包夹”突然把我从床上拉下,拳脚相加后又用鞋打我的头和脸,左眼上方被打伤流血,并说:“就打你,你要告警官,我就告你炼功!”当时气的我真想出手要他的命,这时我眼前出现了两个人,一人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人说:“习武之人被打是奇耻大辱,要他的命!”我流着泪发正念,背法,忍住了……那个“包夹”假释出狱前,我用晚餐给他送行,并感谢他给我的帮助和关照,同时也祝福他,他感动的流泪。

在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中,夜间值班的队长和包夹用手铐抽打我时,我一手抓一个,硬把他俩拽到楼道里,大喊:“队长,打人啦!队长,打人啦!”听到的同修们都高呼:“打人犯法!!”当年的腊月,恶警教导员说,医务室给我检查血压高,必须吃药。夜间把我铐到双人床的高铁栏上,恶狠狠的告诉包夹:“他不求饶,死了也不给他开铐子!”

在我感到脑袋要炸开将要死去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心里对师父说:“师父,今天弟子就是死了也不会求饶!”我突然看到我缩小成一个婴儿,乐呵呵的在神的怀抱里睡着了。第二天,恶警匆忙给我打开手铐时,我才醒,他们看着我都呆了,都认为我不行了,可我当时感到浑身有力,力可劈山!

在九九年底,我与同修准备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证实法的清晨,梦中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身穿银白色铠甲的天兵天将“唰”一下向我跪拜的殊景……那天东门分局的警察在对我的审问书中写上“法轮功是正法,不是邪教,希望中央领导正确认识它!!”的笔录,并让我看后说:“这样写行吗?”

在单位对我二十一天的非法羁押监控迫害中,我对所有值班的同事都讲了真相,他们晚上都不服从上级的安排而回家,让我一人在单位,我学了二十一遍《转法轮》,感受到书上的字向我眼里飞,感受到心静如水的美妙……近视、散光的眼疾不治而愈。

在公安局一女警察让我把师父的画像坐屁股下时,我恭敬的把师父法像放在桌子上,她狠狠的打了我两耳光,命令我蹲在地上,我拒绝,她去叫打手。当时邪党“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信条使我不理智,我运好气,准备格斗,女警和两个拿棍子的打手刚進屋,第三个打手的手机响了,他大声问:“是某主任吗?”我脱口而出,“某主任(我的战友),你赶快给我过来!”四个恶人都愣了。

见到的神奇事情还很多,不再多说了,我一定放弃人的执著、欲望,同化真、善、忍,尽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谢恩师!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