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去人心 在法中归正

更新: 2018年05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过去由于学法不深,嘴上说走师父安排的路,实际遇到事情时,总是按自己认为合适的方法去安排行事,否则,心里就不踏实,不舒服,甚至是抵触。这样人为的给自己的修炼路上增添了许多麻烦,影响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效果。

后来在深入学法中,遇到问题能对照大法向内找,实修,真正体会到大法的洪大与圆容,师父的安排有序而严谨,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慈悲的呵护着弟子。

现在把我近几年来修炼中最深的几点体悟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帮女儿带孩子中归正自己

我被中共迫害非法劳教两年回来后,单位不给安排工作,我想正好利用这时间好好学学法,做三件事。可是不久,远在外地的女儿来电话,说怀孕了,医院检查有些问题,需要卧床休息,要求我去照顾她。刚刚设想好自己的修炼模式,就要被打乱了,心里有点不情愿。但是,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对谁都应该好,女儿有困难需要我帮忙,不去也不对呀,就答应去了。

离开自己的家,离开同修,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由于长时间不跟女儿在一起,尤其我被迫害期间,给她工作、生活带来一些麻烦,使她对我产生抱怨,虽然我在照顾她,她却总是指责我不是这儿没做好,就是那儿没做对。小外孙女出生后,事情就更多了,照看孩子占据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不能像过去那样有时间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也没有同修交流切磋,心里非常苦闷。所以,表面上在帮她干活儿,心里很不情愿。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今生来到世上,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是为了过常人的生活呀!而且现在正法已走到最后,大法弟子都在抓紧时间救人,而我还在这里看孩子做家务。觉的很无奈,着急上火,烦躁不安。

而且,越是着急,越是劳累,女儿对我越不客气,有时甚至象数落孩子一样指责我。我常常是含着眼泪干活儿。

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求师父,帮帮弟子吧,我到底该怎么办?师父看到我的困惑和想精進的这颗心,将一段法理打入我的脑中:“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1]“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1]“我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去修炼。”[1]

师父的法使我豁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我的修炼环境,是我要走的修炼路啊。我应该珍惜这个环境,在这个环境中实修自己,平衡好家庭的关系,这就是在修炼,这也是在证实法啊。

明白法理了,心踏实下来了,向内找到自己的很多问题,有怕带孩子做家务被落下的心,有委屈、埋怨、急躁、爱面子、不让人说、求回报、寂寞等很多执着心。進一步剖析产生这些心的根本原因是没有学好法,是“自私”。我要学法,我要炼功,我要做三件事,我要怎样怎样修炼等等,一切围绕自己去思考问题,当现实与自己的想法不能统一时,心里就难受,有情绪,这与师父讲的:“大道无形”[2],“只看人心”[2]、“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3]、“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4]的法理是违背的。我还认识到,女儿对我的不尊敬和指责,是因为我跟法拧劲了的具体反映。同时,我对师父讲的:“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什么矛盾都没有了还修炼什么?怎么提高呢?”[5]这段法有了较深的认识。

明白法理了,认识提高上来了,心也清静了。我对当时的家务事按轻重缓急做了分析,進行了合理安排。尽量抽时间学法、炼功。利用买菜购物的时间打语音电话、发真相彩信。这样,我的修炼环境就形成了,家庭和谐了。

现在我对师父讲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6]的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认识。师父说:“在修炼过程中啊,不只是象自己想象的那样,除了修炼这是主要的,也不能认为其它什么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会不重要,什么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关系,这就是你走的这条路了。我说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去修炼。”[1]

师父还讲“我在法中告诉你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从未说要符合什么常人。和常人一样那还是修炼的人了吗?”[7]

我明白了,既然大法开在常人社会中,法中要求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那么,从形式上我们和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如果子女遇到困难了,需要帮忙,我们当然应该帮助。但决不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不能完全陷入常人中,因此而放松了修炼。我们是“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8],任何时候,修炼都是自己最大的事。我们可以帮助子女,但不要大包大揽,该是子女应该承担的,一定要让他(她)们自己去承担。既不被常人的情缠绊,又要去除私心。大法的慈悲和威严要同时体现在我们身上。

因为帮女儿带孩子,我长时间和他们住在一起,女儿很依赖我。有时达不到她的要求,她还不满意。后来我明确告诉她:我已经把你培养成人了,养儿育女的义务我已经完成了,现在我是在帮助你,我也有我的事情需要办理。听了这话,当时她有点不舒服,后来就想明白了。现在她不像过去那样,什么都让我干,到哪里也让我陪着。现在他们到外边吃饭、旅游等,我都不去。她们的事情不是必须要我做的,我都不问不参与,只是干活儿。现在,女儿对我也比以前客气多了。经常说,谢谢妈妈。

二、在与丈夫团聚的一百天里,向内找,去执着

师父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9]“修炼的人是反过来看问题的,把这些魔难、痛苦都视为提高的好机会,都是好事,让它多来、快来,自己好提高的快。”[10]在与丈夫团聚的一百天里,我体悟到这段法的深刻涵义。

我丈夫是个诚实耿直的人,有点倔脾气,他认准的事,就要坚持到底,别人难以改变他。我和他是同学,平常他对我很好,夫妻感情还不错。但是,他有点大男子主义,在大部份事情上,我得服从他。结婚不久我怀孕后,他认为当时不具备养孩子的条件,让我必须做人工流产。我委曲求全,顺从了他。结果流产后,我患上严重的妇科病,后又合并了其它病,严重时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久治不愈,长达十几年。过去,我怨恨他,但是,生活又离不开他照顾。在我患病期间,他对我照顾的很周到,也付出很多辛苦。一九九四年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才摆脱病痛的折磨,身体恢复正常。

修炼大法后,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得病是由于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业力所致。我所以有病是业力所致,不能完全责怪丈夫。渐渐的去掉了对丈夫的怨恨心。

丈夫在邪党部门工作了多年,虽然他对邪党很看不惯,但是由于长期浸泡在邪党文化中,党文化对他的毒害还比较深,但他并不自知。尤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给他们灌输了许多污蔑大法的谎言,他没有识破。虽然他知道炼功对我身体好,他不反对。但是对我参加“四二五”、“七二零”上访不理解,认为是参与政治。我想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二零零九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他更不允许我提大法的事。

近几年,我在外地给女儿带孩子,与他分居两地,我们能在一起的时间很少。而且,在有限的相聚时间里,他对我也是很冷漠,我很难与他沟通,给他讲真相就更难了。但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他还不明白真相,经常琢磨怎样才能给他讲清真相。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外孙女上幼儿园后,女儿说我带孩子挺辛苦的,让我回去休息几天。我心中暗喜,正好回去给丈夫讲真相。

回到家里,丈夫说有点毛病,明天要住医院做个小手术。这样,他在医院住了一周。按照惯例,我每次回来,也就是能住十来天,女儿就要叫我走了。心想我得抓紧时间给丈夫讲真相了。

过了两天,我提出来要跟他聊聊天,目地是通过聊天引出讲真相的话题。当我谈到我是因为做了人工流产患上了疑难病,医治无效才修炼法轮功的时,他突然暴跳起来,怒吼:你在抱怨我!你炼功为什么去中南海,为什么参加那些活动(指“七二零”上访、讲真相)?然后转身就走,我们不欢而散。从此以后,他整天板着面孔不说话,我跟他讲话,他也不理睬,甚至语出伤人。这是结婚四十年来还没有过的。

看到他的这种表现,我马上警觉了。想到师父说:“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11] ,“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2]。那我就运用这个法宝,好好向内找找自己吧,是我的什么原因让他这样愤怒?

我静下心来,回顾自己修炼大法以来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尤其与丈夫有关系的事情,自己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不找不知道,一找真的吓一跳。对照大法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人心和执着。其中有:执着时间的心、急于求成的心、怨恨心、争斗心、想改变别人的心、得理不饶人的心、顾虑心、狡猾心、依赖心、爱听好的心、不让人说的心、自尊心、对丈夫情的执着心、向往美好生活的心、贪便宜的利益心、求回报的心等等。

1、执着时间和对丈夫的情。这次回来也一直在心里想方设法,生怕错过这次给他讲真相的机会。现在认为,想给他讲真相救他的出发点没有错,但是着急的心态(急于求成),就是修炼人的执着,甚至是强烈的执着。没有做到随缘,而修炼讲的就是缘。法度有缘人,自己有救人的愿望,而真正救人的是法,同时,暴露出自己对丈夫的情还很重。

2、在回忆自己的病是他的因素造成的,本想以此为说服力,让他能理解自己是因为有病才炼功的,再引申到真相问题,好让他接受真相。但是,事与愿违。从表面上看,是刺激到他的短处,没考虑到他的面子,触动了他负面的东西,使其听了不舒服,才暴跳如雷。

反思自己为什么当时要这样讲呢?其实这里面隐藏着自己的很多执着心。在潜意识中有想暗示他,你抱怨我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其实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因素在内。自认为这样讲有说服力,这里体现出自己隐蔽很深的抱怨心、争斗心、狡猾的人心。

隐藏着这么多人心和执着,心态怎么能纯洁呢?法的力量怎能在我身上体现呢?怎么能救得了人呢?师父说:“随着你的功力不断增长的时候,你身体所带的那个功的散射能量也会相当强大的。即使没有那么强大,一般的人,在你这个场范围之内,或你呆在家里,你也能制约着别人。你家里的亲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约。为什么?你也不用动念,因为这个场是个纯正祥和的、慈悲的,是个正念之场,所以人不容易想坏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会起到这样一种作用。”[13]我认识到,是我修的不好,使这个场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同化大法真善忍,绝不是一句口号。是实实在在的,必须体现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想到这些,我非常难过。我对不起希望我救度的众生。

按以往的习惯,女儿早就该催我回去了。可是这次例外,不但不催我回去,还来电话告诉我,你在家多住些日子吧,多陪陪我爸爸。我意识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师父看我还有没找到和去掉的执着,给我延长时间,让我提高呢。

丈夫过生日的那天,我给他买了一捧鲜花,双手捧着送给他,并讲了祝福他的话,邀请他中午去我订好的饭店吃饭。我在说祝福话时,有些激动,是流着泪说的,他毫无表情,没看一眼,头也没回,出门走了。他走后,我心里很不舒服,有点头晕脑胀,我意识到自己动心(情)了,我赶快学法,努力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查找自己动的是什么心?是自尊心受到伤害,还有失落感,还掺杂着很重的情,找到在给丈夫过生日的事情上,有不纯的心念,有想通过这种方式挽回与丈夫的关系的心,还有向往美好生活的人心。唉,还是为私的。没有达到修炼人的坦荡,纯正,完全为别人好。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有人的东西,就是有漏。大法的威力怎能在我这个肮脏的身上体现呢?

他有一辆新的女式小型自行车,一直在家里放着,很少骑它。有一天,他推出去,廉价卖了。要是过去,他会先问我,要不要这个车,或者会主动送给我。因为我用的是一辆很破旧的老式自行车。我知道他卖车后,我说,知道你卖,我就买你的。他冷冷的说:“自行车店里有的是车,去那里买,”我听了这话,什么话也没说,觉的心里有点堵。

再查找心里难受的原因:1、对他的依赖心,认为他是我丈夫,应该为我考虑。过去,我身体不好,生活完全依赖他,已形成自然了。 2、对利益的执着,觉的有便宜应该先让给我(车是高价买的品牌车,廉价卖了)。3、夫妻情受到重创,感受到他真的是无情无义了,我和他的关系难以挽回了。这是我和他结婚四十年来,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平常说放下情容易,真正割舍时,还是挺难受的。

现在我才意识到,修炼这么多年了,我还没有放下这个“情”。我默念师父的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14]

师父讲:“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14]

我正告这个“情”,今天我要把你这个“情”彻底放下!休想再来干扰我!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3]

师父的法似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心房,驱散了一切迷雾。我终于跳出这个“情”了,我的心宁静了。

放下了情,慈悲心出来了。看到丈夫闷闷不乐的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放着一摞书,大部份是有关宗教的书,有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的书。他已经看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不再信仰邪党了。他在寻找人生真谛。我不禁暗自落泪了,是内疚的泪,是慈悲的泪。我默默的在心里说: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你所代表的世界的众生在等待你明白真相救度他们呢。我对不起你,是我修的不好,没有把大法的美好、真相及时传递给你,让你受苦了。我决定用写信的方式给他讲真相。一定要把真相讲给他。

女儿又来电话了,她说快到年底了,比较忙,让我去她家。我抓紧时间,给丈夫写了两封信,第一封信,感谢他在四十年的生活中,对我各方面的帮助、关心和照顾,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第二封信是讲真相。告诉他大法是什么,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什么迫害,是怎么迫害的。

写好了信,收拾好行李,晚上我告诉丈夫,我明天要去女儿家了。他说,我送你去。我说不用,行李不多,我自己走。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了,帮我拿上行李,送我到车站。分手时,我说给你留下两封信,希望你能看看。他说:好,我会看的。

坐在徐徐前行的列车上,我心里空空静静的。回想回家这一百天里经历的与丈夫的事情,都是慈悲的师父为去我的执着心,为我的提高,苦心安排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1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1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1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1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