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岁张成花被公检法一路欺骗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七十八岁的老太太张成花,被国保警察拖住欺骗说“到你家里坐坐、唠唠”,却成了抄家;被检察院诱骗签字和按手印就“回家”;被“检查管道”的绑架到法院,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枉判一年,勒索罚款一万元。

因为上诉时间紧迫,家人聘请了一个当地律师,律师提出代理费五千五百元,家人同意了。上诉申请提交上去了。但是律师与法院合谋,多次欺骗家人,谎称考虑让张成花先回家等待中级法院的二次开庭,但是担心开庭时张成花不去中级法院。法律规定,上诉期间都不能会见家人的,怎么可能让你在家呆着?分明是在欺骗。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下午,家人去中级法院,在大厅打了多个电话,终于有一个人接了电话,不报姓名,谎称案件还没有到达中级法院。但是当家人说出当事人的名字时,对方却先说出是法轮功的案件。既然案件还没有到达,怎么知道是法轮功的案件?

二十日,家人先去看守所,得知中级法院的人已经去见过张成花了。随后家人又去中级法院,见到刑庭的杨宗远,要求家人代理辩护,杨宗远同意并且要家人的辩护词,还说可能不开庭。

二十一日,家人和当地律师一起先去看守所,让律师进去会见张成花,把家人要代理辩护的委托书开出来,律师出来说张成花不用她代理,估计律师可能还是要给张成花做有罪辩护,所以张成花不用她辩护了。随后家人和律师又去中级法院,见到一个叫杨宗远的人,律师进去,却不叫家人进去。家人愤而辞退律师,律师提出只退二千元。家人和亲友向杨宗远提出自己给张成花辩护,杨宗远同意并且要家人回去开身份证明、委托书,二十五日把辩护词交来,家人说时间太紧了,要求二十七日提交辩护词,杨宗远同意了。

家人回来找到当地派出所开身份证明,派出所说身份证就是公安部发的最好的身份证明,还要什么身份证明啊?不给开。

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在鸡西花一千三百元找了一个律师,先去看守所会见张成花,让她在家人的辩护委托书上签了字,然后按照约定去中级法院提交辩护意见等材料,一直等到快下午四点也没有见到法院的人,最后只好把辩护意见留在门厅的守卫那里。二十九、三十和一号法院放假三天。

五月二日,中级法院给家人打电话,通知二日去法院一趟,家人有事没有时间去。当三日家人到达法院时,杨宗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判决书和收到人签字表,让家人签字领取判决书,并说,因为家人已经是辩护人了,所以才给一份判决书,不然的话判决书是不给家人的。

判决书上面的判决时间是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维持一审的枉法判决。一个亲友向杨宗远询问:我们不明白张成花为什么犯法,怎么犯法的?通过学习法律,发现她没有犯法,是一审法院枉法裁定。杨宗远不耐烦的阻止亲友继续说话。亲友询问,如果我们不服你们的判决怎么办?杨宗远说可以去立案庭申诉。亲友询问可以申诉几次,杨宗远说可以申诉一次。回来查阅法律文件,发现申诉没有次数限制,只要问题没有解决,可以一直申诉。

因为张成花在看守所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下午家人打电话给看守所询问,看守所称对她很照顾,并且说早就知道判决结果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