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偏远山区发放真相资料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我和同修分享的内容是我们学法小组和周边同修去偏远山区发放资料的经历。在此感恩师尊在关难中的慈悲看护,也感谢同修在整体配合时的默默圆容与补充。

我们几位同修一直有想去偏远地区送真相的心愿,因为有交通工具出去也方便,所以每年都出去发一些,明慧网发表的真相期刊,内容全面,尤其A4大册子发表后,很正规,颜色鲜艳,封面美观、漂亮,里面的内容只要人看就能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三退的真正目地和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我们认为这么珍贵的东西不送到众生手里很是遗憾,同时也辜负了明慧同修的辛劳与付出。我们从打印、装订、包装、粘贴,每个环节都严格把关,在装订过程中,一个钉订歪了,我们都会起下来重新订好,包装全是用自封袋包装,背面贴上双面胶,从不随意扔放,我们都是恭恭敬敬正正规规的贴在大门的门洞里或门框上,没有门洞的就找最适合的地方贴上,不贴的太低,不贴在门上。我们对真相资料珍惜,众生才会珍惜,才会看后明白真相得救度。

出去发放资料的过程,也是一个实修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会找出自己修炼上的不足,比如着急、指责、埋怨等人心,遇事时是默默的圆容和补充,还是执着自己、保护自己,过程中对师对法是否坚信,都体现着我们整体的修炼状态和每个人的心性提高与升华。

二零一六年夏天,周边协调同修和我说,他们那地区尽管每年都发一些,可还是有很多没去过的地方,有几个同修可以出去,但没有交通工具,问我们能不能去车配合?我说可以呀!就这样我们小组同修三人(司机同修,还有一位大姐)和周边七位同修开始了这个救人的项目。

前两次出去还算顺利就按预定的时间返回,第三次当我们回来到最后一个村庄时,还有一位同修没回来,因天太黑,听见有脚步声以为是同修回来了,司机同修就上车准备起车,可车门被猛的一拽,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大喊下车、下车,同时用力掰车门,司机同修赶紧下车,说兄弟别生气,别掰车门,有话好好说。这个人根本不听,把车门掰的咔咔响,然后身子靠在车头上,说我们庄丢了很多东西,我等了好长时间了。司机同修说我们可没拿你们东西,我们都是好人。他问干啥的,同修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有三位同修下车配合,说你看我们车上有没有你们的东西。这个人把车看了一遍,什么也没有,但就是不让走,说打电话报警。

这时邻近的三户人家亮了灯,都出来了,有一户人家出来了好几口人,其中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拿着电棍式的手电,把车里车外照了一遍,然后被邪恶操控的一会上小墙头,一会下到地上,非要打电话报警,三位同修和司机同修不停的讲真相,我们车上的同修都静静的从心里求着师父,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众生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人本性一面主宰自己,听真相得救。我们真的感受到我们的心是祥和的,对众生没有怨、没有恨。那个青年的母亲听明白了真相,不让自己的儿子打电话举报,全家人都让这个青年回屋,可青年不听,还要用那个手电电他母亲。

那个母亲非常善良,去推司机,你快走,快开车走。可是根本走不了,因为那个男人还在车前挡着,而且车钥匙也在他手里。四位同修分别配合着和这些人不停的讲,司机同修和这个拿钥匙的男人讲,我们都是好人,你看看我们这些人象坏人吗?你看我们哪个象偷东西的?如果你因为我们炼法轮功举报我们,把我们都抓去,你看看这是多少个家庭?原因却是因为给你们送东西,我看你也是个善良人,如果因为我们的车响,影响了你休息,那我跟你说对不起。可是无论怎么讲,那人就是不让走,不给钥匙。

翻来翻去的那点话,同修不急、不躁,就是讲,启发他的善念,那三位同修也不停的讲,我们给你们送真相,都是为你们好,我们住的都不远,乡里乡亲的。司机同修说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我们无仇无恨的,你真的忍心吗?这时,那个小伙子被全家人给拽回了屋。围观的人明白后也帮着劝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终于把车钥匙还给了司机同修。这个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对同修说:大哥,你以后别在黑天来了,我们庄总丢东西我太生气了。看似非常邪恶的迫害,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同修整体配合的正念场中解体了。我们平安的回到家中。

但是通过这件事,是继续去、还是不再去,出现了分歧。周边同修提出,不要再去了,车门也掰坏了,怕给我们添麻烦。司机同修也有点畏难情绪,感觉人多很操心,都是没有去过的地方,路也很生,而且都是小沟小岔的很远。协调同修和我说:要不就别去了。我说先停几天再说,反正车也得修,先学学法。

通过学法,我觉得遇事应该正悟,我们去救度众生没有错,只要我们悟到这条路走得对,是师父要的,我们就应该做下去,因为这些资料是众生得救的希望,过程中出现的干扰,有众生被邪恶灌输谎言的毒害,也有对我们在关难中信师信法的考验,在魔难中能不能正悟、正信。遇到事能不能在法上思考,正念还是人心的检验,出现魔难也恰恰是实修中修去人心的一个机会。

我找自己,最大的一颗人心就是对亲属同修的顾虑,同修以前出过事,亲属不明白真相,在配合中我最怕这位大姐出问题,担心万一有事,是我们车拉去的,那可就麻烦了。这次正是因为这位大姐遇到了这个人,问干什么的?同修没搭话,去村子里了,结果这个人来到村口把车拦住。我找到了自己的私心,怕惹麻烦,怕自己受伤害。我和师父说:这不是我要的,每个弟子都是师父看护,我要相信同修,时时给同修加正念。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通过学法,向内找,重新调整好心态,又开始走上了这条救人的路,我们更加严肃对待,在车上从不唠家常,一路上背法、发正念。同修们都既理智,又智慧,我们这么多同修从没因为执着个人的意见有过任何的分歧,就这样我们很顺利的把三区的空白区做了一遍。

接下来我们听说二区和一区也好几年没大面积发过资料了,我们这些同修又配合去这两个地区,这次由司机同修白天从网上查一查地图,每天要去的大概路程,大概村庄,那一条沟有多远,到什么地方开始下来人,然后车怎么接,同修自动结组,村子大的3人,村子小的2人,就这样有时也不免一个人走单了,有两次同修一人或两人去了很深的沟发现还有住户,等的时间感觉很长很长,先回来的同修就默默的发正念,时间太长的就开车去接。我们不浪费一份资料,不管走多远,都确定住人的户给,有的沟很深,有的户与户之间离很远,有时就一户而且住在大山坡上,同修也都送上去,偶尔一次回来很晚,可同修们没有一个叫苦的。尤其是我们小组的这位大姐同修,在这些同修中年龄最大,今年68岁了,更不叫苦,不少送一点,山沟沟里路高低不平,有时天太黑,深一脚浅一脚的,摔过好几次跟头,但从没有过不想去的念头,多年来从不放过一次出去救人的机会,在我们做资料的过程中也是不可缺少的一员,真的非常的不辞辛苦。

我们从夏天发到冬天,冬天腊月的深夜真的是很冷很冷的,这些同修依然坐在车上面(厂车),而且都是抢着往车上爬,数九寒天,道路崎岖不平,有时车颠的很厉害,有时山路很陡很陡,车好象要立起来,司机同修问怕不怕?同修们都说不怕,司机同修也是非常的有责任心,用心观察地形,细心的关注每一组同修,就这样我们把一、二区也做了一遍。

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看护。在这亘古难遇的时刻,我们有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 其实无论任何一个方面,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对法那种坚信,哪有过不去的关、走不通的路啊!魔难只能使我们对师、对法更坚信,使我们越来越成熟。谢谢师父。

在同修的鼓励下,写出点滴体会,和同修分享,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