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冯桂荣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现已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冯桂荣,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做人、做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突然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被劳教迫害一年,非法判刑五年,遭酷刑折磨、强制洗脑。

冯桂荣一九九五年九月喜得法轮大法,看了一遍大法书之后,她身体上的疾病就全好了,就连先天性心脏病都奇迹般的好了。通过学《转法轮》这部宝书,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以及修炼的真谛;也明白了从小学到大学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从小学到大学,她在考试前一天的晚上都能梦到考试题,连标点符号都能准确的记住,她在考试时轻而易举的默写下来。学大法后,她明白了这是人天生所具有的宿命通功能,也是人的本能。只是人被后天越来越多的观念给埋没了,通过修炼再重新开启。这让她认识到法轮大法的超常!

冯桂荣在修炼法轮功之后,不但身体健康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升华,在自己开办的“向阳少儿之家”,主动减免收费标准,四百多名儿童,每月共减免(少收)近两万元。在九十年代,那是一个上班族几年的工资。冯桂荣要不是学了法轮功,明白了做人要为他人着想的道理,她怎么能主动放弃这么多钱财?

由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加之让人做好人道德理念,法轮功在短短七年时间就有上亿人修炼;上亿人不仅脱离了疾病的折磨而道德也得到了提升。

现在冯桂荣已六十二岁,她依旧年轻健康! 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下面是她因信仰和修炼法轮功所遭遇的迫害:

一、上访本是公民的权利,却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突然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对信仰法轮功的亿万好人开始了疯狂镇压、抓捕。冯桂荣坚信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为向政府讲清这一事实真相,她几次进京上访,第三次被北京警察盘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冯桂荣答“是”。就这真实的一句话,冯桂荣就被绑架到北京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冯桂荣绝食抗议公安的非法行为,三天后才被放回。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上亿的好人在一夜之间成了政府打压、迫害的对象。冯桂荣一天在路上行走,被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国保非法抓捕。在审讯时,因无任何所谓的证据,就关在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时冯桂荣向李××女警察讲大法真相,李狱警明白了真相,冯桂荣就向关在里面的刑事犯讲大法真相,十几天之后关在这里的三十多名刑事犯都明白了真相,每天都跟冯桂荣一 起炼功,一起学记大法师父的《洪吟》。警察还让冯桂荣当监舍的负责人,先后共有六十多名刑事犯学炼法轮功。

在冯桂荣被非法关押到五十多天时,船营分局国保人员来到看守所企图让刑事犯构陷冯桂荣。办案人员来监舍分别提审了四、五个刑事犯,让她们证明说:“冯桂荣是监舍长,每天领她们炼法轮功,我们不敢不听。”其结果她们没有一个人做伪证。办案人员的阴谋没有得逞。就是在没有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船营分局国保为完成名额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还是把冯桂荣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说是羁押,几个月后恶警头头高翔给劳教所补了一个劳教一年的判决书。

二、在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经历

在劳教所,警察为了让法轮功学员转化。每天播放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不但在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让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扛一百二十斤重的麻袋(黄豆)上五楼,马姓狱警见冯桂荣轻松扛起一溜烟的扛到五楼,扛了两趟之后就不再让冯桂荣扛。马姓狱警就专门让瘦小和身体不好的法轮功人员扛,并说扛不动就得“转化”。每天都能听到刘莲英(二大队队长)在管教室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和她的怒吼声。

冯桂荣和其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抵制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曾经两次绝食。第一次八天,恶警声言说是为挽救生命,实则是迫害,用粗管子塞入鼻孔并反复上下抽动,用盐水灌食迫害。造成好几名法轮功学员鼻子出血,嗓子、嘴角出血。见法轮功学员不畏惧。才开始让她们选出代表与之谈判,冯桂荣、米红、张××三人作为法轮功学员的代表,她们提出不同恶警谈,要谈就与劳教所管事的谈。后劳教所派来管理科的廉科长(男),冯桂荣等人提出三个条件:(一)不许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二)缩短每天长达十八小时的奴工劳动时间;(三)改善伙食,不能用发霉的粮食,汤中不能有泥。经过多次谈判,最后所里提出:只要这些人吃饭就同意。

一段时间,恶警有所收敛,不再明目张胆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来除了汤里面没有泥土之外,其它两项又死灰复燃。奴工劳动时间只是在所里人员下班时间停两小时,晚饭后又继续奴工劳动到十一点或十二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变换了花样,电棍电击的声音少了,对新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改成用针扎乳房和阴部,每天都能听到被扎人员的尖叫声。

冯桂荣和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为抵制恶警迫害那些被陆续非法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又开始第二次绝食,在四十天的绝食期间,刘莲英对冯桂荣家属声称:劳教所有死亡名额,冯桂荣一旦死了,我们劳教所没有责任。冯桂荣的弟弟义正词严的正告刘莲英:我姐少一根毫毛都找你算账。冯桂荣为抵制劳教所的迫害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后曾经写过两封控告江泽民践踏法律的诉状,亲手交给二小队的狱警于波帮助邮递。冯桂荣因没有转化,非法劳教期满都不回家,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了二十天。

三、被绑架、酷刑折磨

冯桂荣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与家人和亲属在自己的山庄被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国保人员:五辆面包车、二十多人绑架,并将其当时未修炼法轮功的三姐和妹妹,还有没修炼的弟弟、弟妹一同被绑架,后将三姐和妹妹放回,弟弟和弟妹被罚款数千元,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冯桂荣被绑架到吉林市西山警犬基地,对冯桂荣施以酷刑:电击手、脚,使冯桂荣的手脚落下许多红点;铁棍压腿,致使冯桂荣腿长期不能行走;掴耳光,导致冯桂荣两侧牙齿松动;往鼻孔灌辣椒油和灌芥末油,共灌了七、八瓶。使鼻孔肿大。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冯桂荣在经历一宿的酷刑折磨和三番五次的非法审讯后被恶警的负责人高翔和其下属将冯桂荣押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恶警头头高翔找了好几个人不知说了什么,看守所才将不能行走的冯桂荣收下。

在长达二十二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船营公安分局的恶警多次告诉冯桂荣:炼(继续修炼法轮功)就判刑,不炼就放人。可见中国的法律形同虚设。由于冯桂荣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以“涉嫌犯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五年。

冯桂荣提出上诉:(有上诉书原本)摘取部份上诉理由:(一)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冯桂荣说“我是忠实的宪法执行者,而你们这些公检法的人才是破坏法律实施的人”。(二)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炼的人都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从不做恶事,不动恶念,善待他人,修炼法轮功即利己又利他。已得到社会的公认。(三)身为执法者,你们内心很明确,“我,没有违法,更谈不上犯罪。”冯桂荣正告他们:每一个行为人都将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不会因为听从上级的命令而免于承担其行为所导致的结果。希望你们无条件释放我,因为我是守法公民。

冯桂荣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冤判。二零零九年三月底,冯桂荣被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四、在黑嘴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冯桂荣被劫持到监狱之后,每天被帮教和刑事犯包夹(帮教有牟平、许××,包夹是马岩、陈海燕等人)逼迫坐在小板凳上不许动一动,还要目视前方,看污蔑法轮大法和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十点或十二点。由于冯桂荣不配合,她们就让冯桂荣站着举起双臂,并在胳膊上、腿上和后腰上绑上装满水的矿泉水瓶,不许动一点。还每天用上抻刑来威胁冯桂荣,说你要不转化就给你扒光,让你享受一下抻床的滋味。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因恐吓、威胁没管用,为了逼迫冯桂荣转化,就想了一个不让她好好睡觉休息的馊主意:在十二点就寝后,每隔一个小时包夹马岩就叫醒冯桂荣让其用凉水洗脸,再擦一遍地;百般刁难后才让她上床。马岩见冯桂荣在几秒钟之内就能睡下,就说冯桂荣没心没肺。因为没有达到她想要的身心疲惫而就范的结果。几个月下来帮教和包夹见这招不好使,就改变招数,对冯桂荣进行人格侮辱和限制大小便。开始让冯桂荣每天早晚上厕所各一次,后来是每天只许上一次。再后来是几人强行给冯桂荣灌水,“喂食物”,而不允许冯桂荣上厕所。她们还在冯桂荣耳边辱骂师父,辱骂大法。冯桂荣因不堪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和人格上的侮辱而违心转化。

冯桂荣声言:你们不让我修炼法轮功,但我也不能做坏人,不能骂人,更不能骂让我身心健康的人,古人还讲,受人点滴之恩还当永世相报。转化后的冯桂荣跟包夹提出:我还得按真善忍做人做事,马岩说那你是没转化。冯桂荣告诉她:真善忍三个字字典中早就有,那是我们的祖宗留下来的,按照真善忍做人有错吗?就你内心而言,你喜欢恶人做朋友吗?你希望每天有人打你的小报告吗?你不觉得那样很累吗?你、我现在都属于在押人员,轻松度过刑期不是最好的吗?包夹马岩为了自己切身利益能减刑就默许了。当地的赵英杰现在是非常邪恶的帮教,在别的小队听说后告诉冯桂荣的帮教牟平说:你们不要被她骗了,她不可能转化。牟平将此事告诉了冯桂荣,冯桂荣找到赵英杰说:学了二十多年大法,今天不学不炼了,难道连做人的底线都忘了?听说了你的很多恶事,都是捧着一本书进来的,希望你不要太过分了。还有你还勒索别人的东西?她们都很困难,缺什么找我要。再有我的事你要闭嘴。(在当地时冯桂荣经常在生活上资助她,所以她对冯桂荣有些俱)就这样一场假转化风波暂告一段 落。

在监舍只要坐着冯桂荣都是单盘或双盘,刑事犯见了就汇报到陈狱警那里(新来的警察,名叫陈莹莹),说冯桂荣没转化,她不但按真善忍做人、做事,还盘腿打坐,她是欺骗政府。一天晚上陈找冯桂荣谈话,冯桂荣就告诉她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提升人的道德。冯桂荣还告诉她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是因为有上亿人修炼超过党员人数。谁都知道好人多是对社会有利,对国家有利。而江泽民却反其道而行,把上亿人推到政府的对立面。最后冯桂荣向陈讲了她被迫害和所谓转化的过程,冯桂荣告诉她其实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转化是把好人转化成了坏人,比如:赵××、杨X就是因为她俩太邪恶你才把她们调到别的小队的。陈警察后来每次给包夹、帮教开会都强调不允许强来,不允许动粗。陈还告诉冯桂荣说自己的母亲身体很不好,患有心脏病。冯桂荣告知,让你母亲修炼法轮功就会好的,她就开始讲自己的母亲修炼法轮功后心脏病好了,矽肺病也好了,而且三十八岁时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打了钢板,修炼后不但 胳膊伸直了,钢板都不翼而飞了。冯桂荣还讲了她自己过去也是心脏病,而且是先天性心脏病,修炼大法后都好了。最后陈嘱咐冯桂荣说:以后注意点,她们与你们法轮功人员不同,她们是犯罪进来的。

陈莹莹从没呵斥过法轮功人员,都是以礼相待,看到谁身体不好(被迫害造成的)还经常给买些东西送给她们。

刑事犯见冯桂荣乐呵呵的回来,并没有被从新回炉的迹象,她们也就明白新的狱警是什么样的人,同时她们也从冯桂荣的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冯桂荣始终心态平和,年轻,健康;每次分购买的水果、蔬菜都是好的让给别人,不好的自己留下,还帮助有困难的人,从不勒索别人,更不打小报告。她的人品得到刑事犯的认可和赞同。在她的影响下,监舍的刑事犯不再欺负法轮功人员,做帮教的也不为难她们,到冯桂荣出监狱前一直相安无事。

冯桂荣从被劫持到监狱之后到她违心妥协这半年的时间包夹几乎没有让冯桂荣洗脸、刷牙;换洗衣服也是几次,在炎炎的大夏日每餐后不许冯桂荣洗刷碗筷。

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冯桂荣终于离开了这个人间地狱回到了家里。

五、因以法起诉江泽民遭到原住地派出所警察骚扰

作为合法公民的冯桂荣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依法起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本应受到公、检、法等机构的支持和保护,而冯桂荣却遭到当地公安机关--向阳派出所的所长和警察的电话骚扰,亲人受到威胁;他们在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还非法进入冯桂荣的女儿家威胁说:你母亲今天如果不去派出所,以后可不是这个态度了,给新婚的女儿、女婿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女儿女婿为了回避警察的再度骚扰离开了家,去了外地工作。

十九年的迫害,给冯桂荣和她的亲人带来无尽的干扰和伤痛!这就是二十一世纪发生在中国的人间悲剧——因信仰而遭迫害!十九年来冯桂荣顶着巨大的精神迫害,尤其是历经近六年牢狱中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都无法改变冯桂荣对真理的追求与坚守,因为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冯桂荣回家后义无反顾的走上了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之路。冯桂荣坚信法轮大法不仅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提升;也能让世人觉醒,回归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文化,从而获得真正的幸福,最终达到国泰民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