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低迷

更新: 2018年06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我说的这个“低迷”有下降、消沉、消极、迷失的意思。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在一定成度修炼状态的反映,至少是我自己的感觉。这种状态、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很沉重。我知道这对一个修炼人来说很危险。

实修的幸福

我是在学校工作的。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份之前,我一直做着打真相电话救人这个项目(有时也面对面讲真相)。在这期间,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虽然辛苦,我也感到很充实、很幸福,即使再累也觉的劲头十足,学法、炼功也不落。因为我觉的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标——修炼大法、回归真正的家园;我也觉的我是听了师父的话,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修炼之路上,世间的名、利、情、怨再也带动不了我、诱惑不了我。虽然也时常有各种人心返出来,但很少有懈怠、低迷的感觉,拥有的只是得到大法的荣幸、感恩。

可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我的状态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干扰、魔难中迷失

由于邪恶封卡,同时又和供卡同修失去了联系,自己好几次独自想办法买卡都没成功(卖卡的商贩都说必须要自己身份证实名办卡,且不能多办)。我悟到这是要去我的依赖心、干事心,要走出自己的路了。就想:我应该去做我可以做的救人的事。

想是这样想了,可是真正做起来困难很多。可我还是尽力利用亲戚、朋友聚会适时讲真相救人,有时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偶尔在商场购物时讲真相或者看望病人时找机会给病者同病室的病友讲真相。但是这些救人的事,不是经常性的,因而慢慢有了松懈的心,各种怕心也渐渐返出来,求安逸心、懒惰心也出来了,学法时间也不如以前多了,并且学法有时思想溜号,炼功偶尔也落下了,发正念有时溜号、倒掌。我也及时发现了这些不正确状态,告诉自己赶紧归正,给自己棒喝,警醒自己,可有时效果不好,我就着急,责备自己,怪自己不争气,但又时常再犯。

特别是二零一七年暑假期间,按理说,我有更多的时间多学法、加强发正念、去做救人的事。但是事与愿违,各种干扰来了,比如放假不久就遇上我侄女结婚,我跟着一起瞎忙活,耽误了好几天时间,那几天三件事基本落下了。接着我的一岁半的小外孙几次生病,我帮着女儿照看孩子(女儿辞职在家)、做饭等,成天担心、牵挂着外孙,弄的每天抽不出多少时间来做三件事,即使有点时间学法、发正念,但是孩子哭闹、大人烦闷的说话,使我静不下心,尤其是看到女婿有时沉迷于手机游戏、电脑游戏而不顾及家务事时,我对他的怨恨心又油然而生,怨他不顾我女儿的操劳、怨他邋遢懒惰不讲卫生,衣裤、鞋袜乱扔、乱放,多长时间都不清洗,更别说帮我分担家务了,怨他不但不赚钱给我女儿用,还让女儿向我开口想用我的房子给他贷款担保,也怨女儿、外孙影响了我做三件事。

同时,为了让外孙病快点好,因为我认为孩子是常人嘛,生病了还得吃药,其实这个观念不对,其实连我女儿、女婿都不同意给孩子吃药,这时我连一个常人都不如了。常人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能好病,这个例子很多,我怎么这时就忘了呢?当然后来我也没再坚持,就背着女儿、女婿对外孙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外孙很快就好起来了。

这期间,我妹妹又生病住院了,我去看她又耽误好几天时间(幸而我看她时给她同病房的夫妇俩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妹妹也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了,后来还开始炼功了,身体也在好转中)。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我烦躁、焦虑、自责却又感到无可奈何。我也知道遇到这些矛盾不是偶然的,是针对我的执著心来的,我是个修炼人,应该向内找,不能向外看,要提高心性,不应怨他们。可当时就是做不到,心里闹的慌。

这里还说一件事:由于对女婿的不满、埋怨,我好几次不修口,在部份亲人和几个好友面前讲我女婿如何如何不好。当时我也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修口,可还是忍不住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每次事后又后悔,没有把他作为一个该救度的众生。我曾经给他讲真相,可是他不信,也不三退,可能也由此我对他产生了最初的怨恨。总之在这件事情上,我真的很对不起女婿,太不象个修炼人了。

后来又来了一个更大的魔难:我地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受邪党“敲门行动”指使找到我,给我录音、录视频,并问了一些问题。我虽然也给他们讲了一些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也没做违法的事,叫他们不要再做参与迫害好人,也告诉他们周永康、薄熙来之流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事,但是我感到真相讲的很不到位,还回答了他们的部份问题(那几个问题一个都不应该回答的),让他们录了视频。其实在他们来之前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就在心里说:一定不能配合他们,一定要正念强,请师父给我加持、给我智慧,我一定要经受住这个考验,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可是当我面对他们的时候,怕被迫害的心出来了,脑子象被什么蒙住了,智慧也好象枯竭了,正念也不强了,师父讲的法也想不起来了,不知如何才能让他们真正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从而得救了。

这几个警察一走,我似乎清醒了。冷静回想整个过程,感到这一步没走好,这一关过的太差了。这时,师父关于不配合邪恶、加强正念的法一句一句打入我的脑中。自责、自卑和羞愧一下笼罩了我,我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感到好象自己一下掉下来了,站不起来了!

魔难后的反思

这一连串的干扰、魔难让我崩溃,让我陷入消沉甚至绝望状态,感觉修炼太苦、太难,感觉自己无法提高了、无法修炼了、陷入常人不能自拔了。

常看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介绍,同修们在遇到各种干扰、邪恶迫害时是如何正念十足、堂堂正正的走好每一步修炼路!还有那么多大法弟子冒着被邪恶迫害的危险每天出去讲法轮功真相、破除世人被邪党谎言蒙蔽从而救下那么多世人的感人事例!他们是那样的智慧如涌、堂堂正正。“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对他们来说当之无愧!

比起他们,我觉的自己配不上这个称号。修炼好几年了,对照他们,我差的太远了!我还有那么多的怕心、那么多的执著、那么多的常人心!我为什么就做不到象他们那样?为什么在关键时刻就放不下那些常人心、那些执著?我还能修吗?我能修成吗?我还要继续修炼吗?

回想修炼前和曾经放弃修炼的那些日子,自己陷在常人中为了名、利、情所经受的痛苦和煎熬,想起在修炼后获得的身心健康、祥和宁静,一个声音反复在我心中说:绝不能放弃!你再也回不到常人了!那个声音一定是师父的慈悲呼唤!我的眼睛潮湿了!我的心中哽咽了!是,我扪心自问,我再也不愿做一个常人,即使修炼再苦、再难,即使我做的不好,我也是得法了,相比没修炼前,我的心性还是提高了不少啊,那些人心执著也去掉了很多呀,这千古难遇的机缘我怎能失去?怎么能一再让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心呢?

这时,我一下惊醒了:那一切的干扰、魔难不就是旧势力利用我没做好、没去掉的执著想毁掉我吗?它们想利用那些我还没去掉的执著加强我的自责、自卑,使我失去修炼的信心,想摧毁我修炼的意志,把我往下拖从而毁掉我,我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吗?可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不听你旧势力的,我没做好、有漏我只在大法中归正,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那些干扰、魔难看起来是坏事,其实不是好事吗?不正是让我提高的机会吗?可是我却把它单纯的当成了魔难,甚至没有把那些个警察当成应该救度的对像。我怎么就没修出慈悲心呢?

想起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1]。

静下心来向内找,这一找吓我一跳:自私心、怕心、利益心、亲情心、显示心、欢喜心、分别心、瞧不起人的心、不修口的心、怨恨心、依赖心、求安逸心、懒惰心、怕麻烦心、色欲心、妒嫉心、缺少慈悲的心等等一大堆。这些心其实都源自于私心。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我这是没听师父的话呀。这些心虽然已经去掉了很多,但还有很多没去干净,在受到触及的时候还会表现出来,有时甚至很严重。这些心导致自己做不好三件事,慢慢放松了修炼,最后直接导致了前次被邪恶骚扰。(我自两年前实名诉江后,曾多次遭到当地国保、“六一零”、派出所、行政主管部门等人员的骚扰、威胁。)

走出低迷

虽然進行了反思,找到了那些执著,可是我并没有感到轻松,心中仍然被一层厚厚的物质压的喘不过气,身体也好象被什么东西裹住,感到非常的沉重,感到举步维艰。

迷蒙间,师父点悟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是,师父不是什么都告诉我了吗?一切不都在法中吗?好长时间没有静心学法了。脱离了法,忘记了师父的谆谆教诲,我就象一个迷途的孩子走错路了。于是,我离开女儿她们,一个人来到另一个地方,开始踏踏实实的学法、背法,并时时刻刻用法对照自己、归正自己。主要学《转法轮》,配合之前学法進度,学师父其他讲法。

当看到师父说:“是,大家在迷中修炼,所以表现出来的状态有的时候会比较懈怠,有的时候会被干扰,有的时候还表现的很常人化。当然了,这也都是在修炼过程中的状态表现。如果不是这样那也就不是修炼了,也不是人在修炼了,那是神在修炼。当然神修炼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大家面对问题认识的好还是认识的不好,关过的好与不好,执著心去的多少,其实也都是修炼的实践,也都是过程中的表现。关过的好与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会因为某个学员因为一时糊涂做错了,也不能因为某些学员在一段时间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时间走不过来了、甚至于做了错事,就说他不是修炼了,或者说他不行了。其实这不都是在修炼中的表现吗?”[4]

我感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再鼓励,一再给机会,一再的拉着我的手,让我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走出低迷,从新走好修炼的路。

随着这一周多时间扎实学法和长时间发正念,当我真正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按照师父讲的法来要求自己的时候,我发现笼罩着我的那些不好的物质在渐渐散去、解体,心中渐渐明亮、祥和,那种修炼人特有的幸福感又从新溶入我的心田,炼功中那种只有修炼人才能体会的美妙、殊胜感时有出现;而且我发现,当我逐渐放下亲情执著、真正在这颗心上修的时候,我的外孙身体也好了,我不在家他们照样生活的很好,相应的干扰也不存在了,我感到自己基本走出了低迷状态。

无论今后的修炼路还有多长,有没有魔难,我都要扎实学好法、加强发正念、多救人,只有三件事都做好、不放松修炼,才可能在干扰面前、在邪恶迫害面前经受住考验,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个人修炼状态所限,切盼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