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理发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五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我的工作是理发,从得法那天起,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修大法做更好的人

修炼法轮大法,首先要做一个好人。那些瘫在床上或是濒临死亡的人,没有人愿意为他们理发,有人找到我,我都会上门服务。

有的人瘫痪好几年,家里的气味能把人熏得理完发回家一整天都吃不下饭;有的濒临死亡,看着真是触目惊心。遇到这种情况,我告诉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嫌脏。

我每次都认认真真的给他们理发,给他们留下一个大法弟子的好印象,并利用机会讲真相做三退,告诉他们:是师父叫我这样做一个好人的!

二十年来的证实法轮大法好,师父的慈悲救度,无论谈起还是想起,都会让我泪流满面,无以报答。

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二零零八年,我所在乡镇农村的同修,许多都处于被动的状态,有资料就发,没资料就等着,讲真相也不积极,无论是《明慧周刊》还是真相资料都很缺。当时看到这种情况,我心里很急,我想:在我们这儿,我是最年轻的大法弟子,如果我能做资料,我们这里的资料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师父看到了弟子的愿望,安排我认识了一位技术同修,经过几天的培训,我学会了简单的操作电脑打印、装订,同修还送我一台旧的打印机,我扛起了师父交给我的重担,白天工作,晚上打印,然后将各种资料发到同修那里。资料有了,讲真相就更有力量。

经过大家共同努力,现在我们地区在救人方面有了很大的改变,也渐渐突破了面对面讲真相的难度,大家更积极的主动的做好三件事。

走出魔难 证实大法

二零零九年,我骑摩托车回家,与对面来的一辆摩托车相撞,由于撞击力太大,当时我就失去意识。当我醒来,我才知道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并告诉我右手骨折。

我告诉家人,我是修大法的,是炼功人,我不能躺在医院。家人不同意我出院,说我是靠手艺吃饭的。如果处理不好,可能再也不能理发了。家人的态度很坚决,一定要第二天动手术,我不得已,背着家人和医生,离开医院。

医生告诉我的家人说,如果我不做手术,可能就得需要截肢,为了消除我丈夫的担心,我和我丈夫达成了口头协议,如果我失去了我的胳膊,我们就去离婚。我始终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胳膊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整个事情的过程中,我深深的感受到,胳膊带给我的疼痛并不大,丈夫、公公、婆婆等亲属的不理解以及带给我的压力,象一块很大的乌云遮着我。

我坚定的把我自己交给师父和法,下决心正念对待面临的这一切。不能用右手吃饭我偏用,不能洗衣服我也坚持洗,不能炼功,我从不落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我向内找,找自己在哪些方面不符合法,就加大学法力度,每天坚持背法,每个小时坚持发正念,一思一念去归正自己。

半个月以后,我的理发店重新开张了。就在第一天,把我忙的中午饭都没吃,一天剪了三十几个人的头发。我的手一点事没有,我用正念闯过了魔难,用奇迹证实了大法。

面对邪恶 正念走脱

一天,我的理发店一下子進来五个男人。当时我就警觉了,意识到可能是警察,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当时我正在理发,他们坐在椅子上不言语。我借买东西的名义出去,给我父亲打了个电话,让他赶快回家收拾大法书、打印机等一切大法的东西。打完电话,我想:先想办法稳住他们,我不停的发正念,冷静的想好下一步怎样走。

我看着他们屋里坐着几个,外面站了几个。正好这时,我看见来了一辆摩托车,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让恶警看不到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坐着摩托车离开了。

他们找不到我,气急败坏的跑到我家,他们翻遍了家里的衣柜,也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就离开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怎么离开的。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只有严肃的修炼,才能走正修炼的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多年来的修炼,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不论遇到什么事,我们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要想不给旧势力任何可钻的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学好法,保持坚定的正念。只有信师信法,才能紧跟正法進程,随师还。

正如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你们在时间紧困难多中还在做着你们应该做的,这就是了不起,就在树立自己的威德,因为你们是从苦中从压力中从困难中走过来的。”[1]

我虽然是一个小小的农村理发员,在常人中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我很自豪很骄傲,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世间的大法徒!

个人认识层次有限,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