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怀根被乐山嘉州监狱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

更新: 2018年06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成都市天府新区程怀根修炼法轮功绝处逢生,2015年5月13日在小区悬挂条幅“世界需要真善忍”,后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乐山嘉州监狱,于2017年5月2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4岁。

程怀根大约在2016年6月被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嘉州监狱九监区,7月份被送到成都警察医院,11月份回到九监区,身体都没有康复正常。

程怀根多次被九监区管理的大组长犯人张衡要求写所谓“四书”,程不写。2017年1月下旬,程怀根被严管,吃“秒饭”。这种“秒饭”和明慧已曝光的生产监区的严管吃的“秒饭”“二三三”不一样,这个“二三三”是早上二两,中午和下午三两饭,没菜,菜少。

而九监区的“秒饭”是早上“一级严管”只有两口米汤,而这个米汤不是家里做饭的那种糊状的米汤,而是昨天剩下的饭,放到开水里煮一下,没有开水那么透明而已,喝完米汤后都看不到碗底一粒米,中午和下午的两餐听说警察规定的是20秒钟吃完一碗饭,但实际上张衡只给吃15秒钟左右,据吃过“秒饭”的人说,吃得快的,饭到嘴里不嚼,只管往下咽,能咽下四口饭,吃得慢的人只能咽下二、三口饭。如果张衡叫停不放碗的人,就要被延长吃“秒饭”的天数,一般违规的人吃“秒饭”的时间为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不等。但是程怀根从2017年1月下旬直到2017年5月中旬,吃了三个多月的“秒饭”。

2017年2月初,九监区成立了“整训组”,是把不遵守纪律的人集中在一个小组,这个组人多的时候有十多个人,少的时候有六、七个,一般的犯人被整训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

“整训组”一般在九监区操场走操,齐步走和跑步,上午有一次休息,时间是十五分钟。有一次上厕所时间,中午在饭堂学习两个小时,下午有两次休息时间,但是“整训组”是没有休息时间,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40分,除中午的午餐时间大约30分钟,全天都是不停的齐步走,或跑步,就是年轻人被整训十天都叫苦,十五天下来一般人都被整变形了,特别是5月乐山市的大太阳,中午吃完饭在操场上集合20分钟左右的时间,每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可以感受到在这样的操场不停的齐步走或跑步的痛苦。

而程怀根被“整训”了三个多月,下午18点过后在回监区还要站,不准他坐,要站到十点过才能睡觉,睡觉后,专门有两个人在监室里不睡觉看着他,不准他炼功和吃东西。

大约在2017年4月份的一天,九监区教导员邵凌和年轻的林警察,林警察提着电棍,叫张衡把程怀根叫到楼梯间,又叫5、6个组织喊操的人,那里没有摄像头,将程怀根按住,强行在“四书”上签字和按手印。

到了5月份,程怀根已瘦得皮包骨头,天天还吃药。 再加上“整训组”长时间消耗身体能量,使人的身体没有能量补充而日渐虚弱和消瘦,知道内部情况的人说,“秒饭”和“整训组”都是为了整大法弟子而组织的,表面上是体罚违反纪律的犯人,但是一般的犯人违纪只有九天时间,最长的十五天,然后又补充另外一些违规的人,这些人一个多月分下队,又重新送进另外的人,就出集训组也不吃“秒饭”了,而大法弟子被迫害写“四书”,不写就长期严管,不准出“整训组”,长期吃“秒饭”。实质上嘉州监狱弄一些违规的犯人到“整训组”也只是为了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不让人看出那是他们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而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