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了肠坏死的老母亲

更新: 2018年06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去年母亲刚好七十五岁,正月末的一天傍晚,老父老母都同时看到了一个黑影伴着风声从院子高空飞入了屋内,第二天,本来上午母亲还好好的,中午母亲突然想喝点从来都不敢吃的大米煮枣的稀饭,下午突然疼痛难忍。当晚孙子带她两次转院,早晨赶到我市医院时已经快不行了。

医生确定肠梗塞并怀疑已经肠坏死,因为剧烈的疼痛什么办法都控制不了,超高的血压什么办法都控制不住,根本无法再推出去做检查。医生再三商量后,说肠坏死手术是百分之九十的死亡率,提前无法准确断定,只能根据疼痛情况猜测,往往都是因其它原因上了手术台,切开时却发现肠子已经坏死了,因为病毒太多太脏,即使切掉了一部份肠子缝合了,也容易再次感染。医生逼我为手术风险签字。

我趴在母亲耳朵旁,示意她手术成功率很低,只有大法才能救她,当年我的胃就是那样神奇的康复了,所以,我希望老母亲不要再害怕中共,也不要害怕手术,诚心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发愿修炼,相信师父就能保护她。危难面前,母亲同意了。一直到手术室给她换衣服,我一直在母亲耳边嘱咐,母亲再三睁开眼睛表示同意。

手术几个小时过去了,大哥也赶到了。外科主任半路出来用托盘盛着半米长已经黑烂坏死的小肠,让我们看了整个切除前、中、后的手机视频,然后告诉我们:“医生已经尽力了,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能不能闯过危险期,就看她的造化了。肠坏死这种病因为肚里已经太脏,手术后很容易感染,只要体温超过三十八度半,就没救了。”

结果那么大一场手术后,母亲几天就恢复了精神和笑容,医生护士都夸她恢复的快,命大。大家都高兴。但只有我越来越有些暗自担忧,因为,始终看不到母亲发自内心感谢师父。

果然,母亲真的以为单纯是手术救了她。手术一周时,医生下班前例行巡视,她感谢医生为她紧急手术才救了她的命,能听出她是真心的,却始终没有对我说一句感谢大法对她的保护。也难怪:我不敢告诉她死亡率那么高,她也不知道医生出手术室时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谁知,下班时还好好的,晚上我回到家照顾老父亲和孩子,不一会儿大哥就打来电话,说母亲高烧让我快去。我到医院时,母亲又显现快不行了,毫无精神,已经失望,甚至是绝望。大哥二哥那个泄气啊!整个气氛就象人已经死了一样,手术住院花费昂贵,人财两空将是多么难过的结局啊!

丈夫也很着急,我去找医生,请求加大抗病毒药量,医生说:“根据体重用药,超过了就会中毒,面对高烧毫无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我很震惊:“听天由命!”——这就是现代医学给我的答复么?!面对一个普通老百姓的生死,医生已经麻木了,甚至都不采取任何努力和抢救措施!我是修炼真善忍大法的修炼人,明白现代医学对人体认识的狭隘,不能责怪外科医生知识的固化,我坚定而小声的对医生说:“好,那我求师父。”

回到母亲身边,我让大哥去旅馆,让二哥去其它床上休息,让丈夫回家去照顾老父亲和孩子,然后我轻声跟母亲分析:“其实医生说这种手术的死亡率极高,您原本身体那么差,却恢复的那样快那样好,谁都夸赞您命大。但您没有一次感谢大法和师父,下午却真心的感谢医生紧急手术才救了你的命,而且能听出不是客气话,而是发自内心就是那样认为的。其实我们没敢告诉您:医生说您这病死亡率极高,凭您的身体情况,怎么能得到那极少的幸运呢?医生都说:他们只管给切了,结果只能听天由命看你的造化。而您却以为是医生给了你回天之力。其实:人的寿命是有定数的,医生能治一部份病,但不能给人延长生命,如果您还愿意相信大法,那就真心的向师父忏悔吧……师父慈悲,只要你真心悔过,相信师父还会帮你。千万不要泄气,大法如果帮您,就一定会好的。那个高死亡率就不会对您起作用。”

母亲向师父忏悔了,一直念诵“法轮大法好”,情绪渐渐稳定。我也一直给她念,给她鼓励,按她和二哥的要求给她捶腿掐手帮她舒服些,到天亮时,母亲体温就渐渐恢复正常了。后来大哥二哥硬说早晨体温就是容易降下来,我看到母亲又有些动摇了对师父的信。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利用大法给母亲祛病延寿的私心,也该去掉了。人该得多少福报,全靠她自己的正念。

手术时一天得三万,后边几天医药费一天也近万。大哥生意忙,母亲体温一降下来,他就急着走了,说再不走他自己就得因血压升高倒下了。即便深夜从没让他值过班。二哥也紧接着病倒了,二哥和大哥怕医院饭菜传染病毒,一直在外面饭店吃。二哥吃羊汤后一直上吐下泻,也不得不走了。俩哥哥商量要求尽快出院,让我们回家照顾母亲慢慢长伤口,并签下了坚持出院不用医院负责的字。谁料二哥正要买票时情况突变:医生突然发现母亲的伤口里面已感染了碗口那么大。

大哥急的无法承受,只有电话没任何行动,二哥也还是走了,只剩下我和丈夫两个大法弟子日夜伺候。我们虽然因信仰真善忍长期被中共迫害,导致很穷,没钱请护工。怎么办?我一咬牙,我是大法弟子,只要老人还有一丝希望,再难我也得管。丈夫的工作也不能老请假,我们还得兼顾家中半瘫痪的老父亲、小孩子上学及偶尔接送课外班,在常人看来压力如山,可我们是大法弟子啊!在真善忍宇宙真理的教导下,再难的事也不能逃避,也要正念闯关。

母亲腹部二层手术线下面已经感染,两层肚皮之间已经流出大碗口那么大范围脓和黑血,母亲再次泄气,我和丈夫再次安慰、鼓励她一心信师信法。我修炼大法的大学同学也来给她念《天赐洪福》里边歌唱家关贵敏等修大法后的真人真事及神迹,母亲比以前信师信法了。每天早起都自动念一会“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愿意听师父讲法了,并表示日后身体能走路后愿意炼功。

从此,丈夫和我轮着睡地板继续照顾,母亲一直安心听法,医生看见也笑着鼓励她说“多听听好”。一点一点给母亲逐渐恢复吃饭功能,伤口一天天明显愈合,脓和黑血越来越少。一个月时医生允许出院。

看到我劳累又发愁,丈夫(同修)下班时间尽量与我轮班伺候,从不嫌脏臭、也不嫌繁琐,想尽办法,为母亲保养肠造口。尽管刚买了房还欠着巨债,却倾囊尽孝。几个月来,我的丈夫——一个名牌大学生,不仅耐心帮我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洗澡理发剪脚趾甲(哥哥们没做过一次),而且整天帮我的老母亲清理粪便,从不嫌脏臭。老实巴交的老父母真的感动了,整天觉的太拖累我们了,而且父母尤其说欠女婿的太多了!闺女孝顺是自己生的,哪有女婿也这么孝顺的?我一再告诉他们:是因为大法师父教导的,否则,女婿做不到,闺女身体也承受不了啊!

我这儿房子小,母亲能自理后又锻炼了一段,就回老家过夏天了,后半年可以做回纳手术了。丈夫和我又一次无条件照顾母亲住院,二哥烦了,大哥也嫌花钱多,只有大法弟子修真善忍,不嫌烦不嫌累,花钱还尽量不能让哥哥们看见了,得顾及哥哥们的自尊心。

不久,一年经过两次大手术的老母亲,很快身体又恢复了自理。

哥哥嫂子们也都态度好多了,不再讽刺嫌弃我们穷困。而且,我们也忽然之间天上掉馅饼,得到一处楼房。大嫂又一次更明白了真相,她给娘家人全体三退保了平安,对我丈夫的孝心佩服至极,对着她的儿媳妇都夸:“他们修炼人没有私心,要不,不管江泽民怎么镇压,全世界那么多人都坚持学炼大法呀!人家都不知道谁好谁坏啊!”而且这一次,大嫂更明白了中共整人运动的目地是毁灭传统文化和道德,从而毁灭人类,后悔在我们遭迫害期间,也没给予多少帮助!

老母亲更加信师信法,一直好好听法,她说她今后的命就指着大法了、指着师父了!

写出我的这一段亲身经历,不是想表达大法弟子怎么好,而是想告诉世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教导,我们的身体和精神也承受不了,而且也做不到那样长期的无私和无求;如果没有大法的救护,也许,许多人的生命,包括我自己,早就不在人世了。

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谢师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