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农艺师鲁秀琴遭受迫害的经历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郊区望江镇农艺师鲁秀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了种种残忍迫害。家人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压力和心灵的煎熬;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压力离婚了;年幼的女儿独自一人坐在院墙上,呆呆地望着大地。

下面是鲁秀琴诉述她被迫害的经历:

一、得大法身心受益

我出生于1963年3月18日,我家兄妹五人。我的父亲正直、善良,性格倔强,对儿女们严厉中透着慈爱,经常告诫我们:不要贪小便宜吃大亏。记得有一次,哥哥拔了大队地里的一个萝卜,爸爸知道后把他绑在柱子上打了一顿。我的母亲是位勤俭能干、性情刚毅的人,一生吃了不少苦。听母亲说过,在那个所谓“斗地主分田地”的年代,家里仅有的一个包袱也被抢走了,那些抢东西的人还把子弹夹在我母亲手指间用绳子勒手,我母亲都疼晕过去了。每每提起这些事,我的母亲越是憎恨共产党。

我家是一个和睦的家庭,兄弟姐妹间也都很和气,而且懂事。我在家里是最小的一个,备受父母哥姐的关爱。那个时候,我家经济条件不好,我大姐念到初中就不念了,下来挣钱,填补家里经济的不足。剩下我们四个都在上学,成绩都很好,在班级表现也好。当时我们家是令众人羡慕的好家庭。我从上小学起曾担任过班长、文艺委员,学习成绩都在班级前几名,几乎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初中的时候在尖子班,初中毕业考取佳木斯重点中学十一中;高中毕业考取佳木斯农校,学习农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汤原县水稻研究所工作;一年后又调到佳木斯市郊区(原名为:汤原县)望江镇农技推广站工作;后又参加全国成人高考,考取了东北农学院园艺专业。

修炼前的我,随着社会的潮流而动,追求所谓的时尚,社会上宣传什么好或别人说什么好,我就跟着学,随波逐流,追名逐利,没有了自己的思维和辨别能力,如上小学的时候,学校跟随全国开展所谓的“批林批孔”等等运动,我也跟着起哄,没有材料,就从报纸上剪辑一块当发言稿;看人家打麻将,我也去打麻将;看人家跳舞我也去跳舞。遇上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不是争斗,就是在心里生气,心胸狭小,好发脾气,弄得身体状况挺糟的,患有了胃病、风湿病等病症。一遇上什么流行感冒、发烧我就能摊上。

1996年春天,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风湿病好了,胃病也好了,以前后背、腰、腿酸痛,天天晚上要在热炕上烙一宿才能好些,修炼几个月后,症状渐渐消失了。连感冒发烧也找不上我了,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整天处于轻松愉快当中,走路都想跳几下。

我二姐从小一身病,还招有附体,马上要“出马”给别人看病了,我修炼后,马上告诉我二姐说:“你也快学吧,这功法太好了”。她也在96年开始修炼了,全身的病都好了。我妈看到我们姐俩的神奇变化,对大法好深信不疑。

记得法轮功被打压后,我失去工作在门业打工时,冬天四面透风的车间只有一个铁炉子,很多男工都多次感冒,而我却从来不感冒。老板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他感慨的说:明天咱们“全民健身”吧!

最关键的是大法教会了我做人之理,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尽管我有时做的不好,但我还是要求自己这次没做好,下次一定要做好,要为别人着想,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的世界观改变了,不象以前那样看人了、看世界了。“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唤醒了我沉睡的心灵,驱散了我心中的迷雾,荡涤着我心灵的污浊,使我豁然开朗,让我重新看待这个世界,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应该怎样活着,怎样去做一个好人,从此不再庸庸碌碌了,不再迷茫了。以前的我争强好胜,在家里、外边都是得理不饶人,谁要惹着我了,不是跟他明争,就是暗斗,修炼后能宽容别人,为别人着想,不和别人计较,而是检查自己有什么毛病。记得在商店卖农药时,进货时付货员多付我十箱“稻瘟净”,回来发现后,就退给了老板。

我感恩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给了我纯净的心灵。使我处于喜悦当中,我就想把大法告诉更多的人。

二、遭迫害身心受伤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的望江镇党委书记邹学勇、副书记杨贵武、派出所所长柳绍臣把全镇法轮功学员召集起来开会,传达所谓的上级指示,不许我们炼功了,并且每天还要到派出所报到。乡下的农活很忙,往返要很远的路,我觉得真是劳民伤财,我们按“真善忍”修炼,祛病健身,做个好人何罪之有啊!

这些年来我三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停止工作,停发工资,承受着经济上的迫害,肉体上的折磨。我的家人也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经济压力和心灵的煎熬,我们家人怕我年迈的母亲知道我被非法关押,就瞒着我母亲说我去外地打工去了,我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压力,也与我离婚了。我年幼的女儿独自一人坐在我家院墙上,呆呆地望着大地。

在2000年7月的一天早晨,我去户外炼功,上班的时候政府秘书通知我去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之后,所长柳绍臣说你被拘留了,然后被送去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当时没有任何手续,按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构成非法拘禁罪。

作为公民我有权利和义务向我们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澄清事实。在2001年1月进京,从北京回来之后,书记王海叫派出所所长柳绍臣到我妈家把我拉到派出所,一个穿便服的女人让我脱衣服搜了我的身。派出所罚款3千多元后,把我送到看守所,关了两个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从劳教所回家不到三个月,派出所郭所长领两名警察到我家搜查,翻到一本法轮功书籍,郭所长叫我到派出所登记一下,就回来。到派出所之后就没有放我回家。他们还找来了郊区公安局局长等一伙人,几个人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我挣扎着喊我没有犯法。当时我丈夫正在患病,头痛耳鸣。

那天是星期五,在佳市上学的女儿该回家的日子,女儿回家又不见了妈妈,那真是一个黑色星期五。在看守所关押半个月后,我又被非法劳教两年。这些过程都没有出示任何手续,有的是后补的手续。

在劳教所里为了让我们放弃信仰,运用了各种手段,转化率和警察的奖金挂钩,首先让劳教所里被关押转化了的学员来劝说,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然后再找外面所谓“转化高手”来胡言乱语。不转化的学员不许上外面活动,不许上洗手间洗漱,还给关“禁闭”,一天只给一瓢水,不许亲人接见等。

2002年11月1日,劳教所开始对我们进行强制转化。从早晨五点半开始被逼坐小板凳,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准低头、不得闭眼、两手放在膝盖上,谁要闭眼就加长时间,一直坐到半夜十一点,被强迫读诽谤大法的书。再一个个的被弄到寝室,被上大背铐酷刑,强制转化这些善良人。犯人王杰把我用大背铐铐在床边,坐在釉面砖地上。这种姿势坐不直,躺不下,痛苦的心都提到嗓子眼,浑身疼痛难忍,犯人还不时的给活动手铐,加剧疼痛,有的被铐残废了,挺不过去,被迫写了保证。

2003年,我丈夫因承受不了我被迫害这种压力,找来了郊区法院的褚德凯还有国保大队的人到劳教所跟我离婚,连蒙带骗的让我在财产是否属实的表上签字,达到他们的目的。

有一天,八中队长洪伟把我叫了出去,说为了我们家好,把我吊铐在暖气管子上,吊了两个多小时,疼痛自不必说,我开始迷糊了,脑袋耷拉下来了。警察李秀锦,把棉大衣一脱,手里掂着手铐,拉着架势威胁我说,你不是想反弹吗?把我从暖气管上放下来,副大队长张晓丹领一个男警察,说把我拖到男队去,然后张晓丹拽着铐在我手脖上的铐子往外拖出几米远,这时我已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已抽搐。

有一次,洪伟把我弄到一楼,又给我上大背铐了,让我写五书,几次的大背铐,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心理、肉体都承受到极点。

2004年2月中旬的一天,因我们的做法没达到所谓的“要求”,大队长陈淑梅就不让我们吃饭。我们善意的跟干警讲我们是被冤枉的,要求无罪释放。结果招致二、三十个男女警察,连拖带打把二十二个学员都吊铐在床上。警察孙丽敏用电棍电我的脖子,把电棍塞进衣服里电我的腰。有一个70多岁的老太太的脸上被电起了好几个葡萄大的水泡,有的学员被电得拉在裤子里,而警察们却毫无人性的哈哈大笑。

在劳教所里,我多次被铐上手铐,最长时间达半个月。原因是我没按照他们强制性的无理要求去做,好长时间手都是麻木的,浑身无力。定点上厕所更是害苦了我们,有时竟达7个多小时才允许去厕所一次,实在憋不住了要求上厕所,她们居然说让自行消化。

还有强制做奴工,挑红小豆,缝车座垫子等等手段,就是不让我们有好日子过。

记得2003年小年那天,我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孩子自己在家,说他爸爸给她送来一代饺子,孩子还问我吃没吃饺子,我说没吃,我们娘俩哽咽着说不下去!孩子心灵承受着巨大的伤害。更有一件令我心碎的事,我的大哥得了癌症,当他觉得不久于人世时想去劳教所看我一眼。劳教所的警察必须叫我的家人骂我们的师父才能接见,我大姐当时说:“让我们骂人干啥呀”?

我们兄妹俩隔着玻璃窗相见了,相对无语呀!有多少话想说又说不出来!看见大哥离去的背影,我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我回家以后,听家人说,我大哥去世时一直喊着我的名字。是谁给我们家庭制造的人间悲剧?!

从劳教所回家是四月份,吃的、烧的都没有,我身无分文,都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我送来钱,买些米面才得以生存。我找书记王海要求上班,他说得写保证书才能上班。多次去都不给解决,我就天天去单位擦玻璃、薅草。后来孩子到汤原上学,我到单位每月坐车费用就得200多元钱,我还得租房住,单位只给我300元生活费,我只得出去打工了。后来已经离婚的丈夫又回到我身边,我们复婚了。

2015年11月份,单位负责人事的人通知我去上班,我发自内心高兴,可是,过年之后,把我的签到的名字拿下来了,我问领导是怎么回事,领导说郊区政法委不同意。

2018年3月份,我到退休的年龄了,我找领导说该退休了,领导说我得写保证,不要以前的工资了才能办理,后来说只要写个承诺不上访要以前的工资保证就行。

任何有头脑、善良、正义的人都会看出,这场无理性、残酷的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善恶必报,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