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媒体中升华与救度众生

更新: 2018年11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至今已是修炼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我曾在大纪元做记者六年多,现在任职希望之声也踏入第五个年头。

生为法生

得法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从小都在不停的吃药,直到修炼大法后,我才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记得得法当初,我第一次拿起《转法轮》,仰望师尊的尊容,就感觉师尊是个非常厚道、可信赖之人,于是,我拿起书就看,三天看完一遍,还连看几遍,那时,我已经就被师尊讲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其实,刚看书时,师尊已在给弟子清理身体。每看一遍,师尊还把当时我能悟到的法的背后的内涵打入我脑中。97年冬至,自己突然萌发一念,我要修大法了,冬至这个日子容易记,这一天,就是我得法的纪念日吧。

走入大法后,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感觉到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喜悦和修炼的幸福,一走入修炼的大门,我就积极的、快乐的投入到洪法之中。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发生后,本地佛学会举办的大大小小的游行、讲真相、反迫害、营救大陆同修的活动,几乎都有我的身影。我的修炼路,是在师尊的指引和呵护下、跌跌撞撞、一步步走到今天。

走入媒体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我走上了做媒体证实法之路。

那时的媒体路还很难走,对于我来说,就更难走,因为我的性格比较保守,不擅交际,很胆小,一开始粤语说不好,说了一句我们媒体的名字,人家听不懂,还要追问我几次,还要帮我矫正发音。当时很腼腆,脸红到脖子根。另外,当时邪恶很猖狂,中共党媒还在继续对我们疯狂的诋毁,很多人还不明真相。我们媒体的环境当然不是很好,几乎收不到采访通知,有时有同行给我们一个采访通知,香港天气很热,顶着烈日,汗流浃背,好不容易赶过去,人家已结束了。采访过程也不顺利,很多次,我被主办单位叫去单独训话,问我为什么知道他们的活动,还说不准我报道;很多次,我拿起相机拍照时,我的镜头前被人用手遮挡,不准我拍照;很多次,我前后问了四、五个可以采访的市民或可受访的对象,都遭到他们的拒绝,不接受我的采访;很多次,我的约访不成功;很多次,我要求他们发采访通知得不到正面的响应。当初,其他记者也不接受我们,不会主动和我说话,还主动拉帮结伙,避开我,我感觉被孤立。什么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是大法弟子办的媒体。

面对这些情况,我的心很多时守不住,再加上经济困难等因素,觉的很苦很累,沮丧。现在说起来真不好意思,自己也真试过做了多次“逃兵”,尝试白天去打工,晚上回来编辑新闻,拒绝出去前线采访。

正念闯关

我要这样放弃吗!当时举棋不定,静下心来,学法吧!媒体同修也和我交流,鼓励我,告诉我,今天我能進入媒体,都不是偶然的,可能就是师尊的安排。

我悟到,自己能走進媒体,是自己当初和师尊许下的承诺!因此,我不能放弃!眼下面对的一切,都是因为众生在不明真相情况下的表现,都是旧势力、邪恶在干扰、阻挡。我是修炼人,不是应该提高心性吗!怎么能跟常人去计较呢?他们是我们应救度的对象呀!他们在无明中的表现,不正是因为未能得救表现出来的现象吗!

在师尊的感召下,弟子沉住气、顶着压力,放下自我,又一次次背上采访的背囊,走出去采访。记得那时,我经常以师尊在《洪吟》中的〈登泰山〉勉励自己:


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着
大法弟子千百万
功成圆满在高处

“恒心举足万斤腿”对应了我当时的感受。多谢师尊鼓励,一旦我正念走出去时,就感到天清体透、身轻如燕,所有的繁重一下子全部跑光,我一次次感觉到重生的感觉,在那一刻,我眼泪涟涟,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弟子。

慈悲宽容众生

现在提起当年事,是因为那时的感觉很深刻,走得很艰难,社会当时不接纳我们,和我们保持距离,我们媒体和社会没互动。我悟到,需要找机会和缺口,让他们听大法弟子讲真相,我们的媒体一定要赢得社会的信任。

我记得师尊在《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提到:“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

师尊的教诲刻骨铭心,我用正念去面对,他们不准我报道,我打电话去告诉他,这是在干扰采访自由。有人不接受我的采访时,我就会礼貌的问他为什么,随后告诉他,“中共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中共不是搞了很多政治运动吗?镇压法轮功只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它采用打压的手段都是相同的。”之后,我更加积极的去找更多的人接受我的采访。

当时,由于中共媒体对大法的诋毁,很多民众不知道真相,有时采访结束后,他们反而觉的,能见到法轮功媒体的记者在场采访很好奇,就会主动问我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我就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很多时候,一讲就一个小时。我从“四·二五”中南海上访、天安门自焚真相,以及自己修炼后身体与精神境界的改变,讲到中共历次的运动,包括中共正在一步步干预、赤化香港,我想告诉他们的就是,其实我们都是被中共迫害的人群,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被中共迫害,我们谁也不可能在中共的打压中独善其身。而我们却在出钱出力办媒体,服务社会之余,揭露中共的本质,让人们抛弃对中共的幻想。这样讲了一个,就有一个人或一个团体明白真相,就有一个人或一个团体对大法弟子肃然起敬,然后成了我的朋友。在以后的采访中,他就成了帮助我的人,他们有时会帮我介绍采访的人脉,告诉我一些小区议题,叫我去采访。

提升专业水平 让民众心服口服

情况在慢慢转变,但我感觉到,刚开始不是很会写稿,常人也对我抱着怀疑的眼光,和我保持距离,虽然我很主动、很投入的采访。记得有一次,我正在给一个团体代表说话,突然有另外一个本港报社的记者走过来,这位先生马上就扔下我,去跟她打招呼,说她写的稿很好。我意识到了,报道新闻专业上,我需要提高,当时心里想,常人能做到的,我是修炼人,能做不到吗?于是,除了媒体同修的帮助外,我还找一些新闻报道专业的数据来看,每一次采访后,我都会看其它媒体的相关报道来取经,把他们写的好的文章、很好的用词复制下来,经常看,经常看,看它好几遍,甚至把很好的词汇背下来。每当出去采访时,我也会做多一些功夫,认真了解被采访事件的缘由,新闻的争议点,慢慢的由胆怯的不敢提问,学会提问,然后慢慢的可以挥洒自如的提一些自己想问、可能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采访时,我也做了比常人记者更多的功夫,不但在场记录,还把现场声音录下来,找最重要的部份选出来记下,放到文章中,更贴切的反映民众的心声和要求。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前一天采访的民众团体代表一大早就来电话,当时很迷惑,我担心是不是我的报道有什么问题,就很胆小的问:是不是我的采访报道写的不好呀!结果她说;不是呀!我就是打电话来多谢你,你写的很好,比其它一些媒体更好!我当时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才落下。我明白,是师尊又一次鼓励我。

这样的事情慢慢的越来越多,这样,我一步一步的得到了他们的信任,我认识的小区团体越来越多,因此我有了很多社会资源,他们也在我们媒体年度周年时题词,表达他们的支持和尊重。这个连锁反应也到了一些议员、团体代表那里,慢慢的,我也收到很多政治类的采访通知,在一些社会争议的议题上,我也能约访立法会议员及一些社运人士、政治人物做专访。

我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和民众拉近距离,希望谦卑的能跟他们保持在一个水平面,让他们接近我们,信任我们。接近,就有机会讲真相,就是他明白真相第一步。

处处为众生着想 把他们导向善

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共一步步伸黑手、干预香港的行政、司法、教育系统,打压民主派及社运人士。一步步的紧逼,令很多香港人透不过气来,感到很压抑。很多时候在采访过程中,他们都会跟我谈到,他们抗争几十年,感到前途越来越渺茫的无力感。这时,我就见缝插针,鼓励他们,笑着乐观的说,我们法轮功学员是中共眼中的头号敌人,我们都还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呢,我们都还在抗争,你们还怕什么!我告诉他们,中共并不可怕,它的一切所谓的强大都是假的,它的表面强大正反映它政权的不稳定及虚怯。善恶有报是宇宙的规律,中共坏事做尽,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这笔账,肯定不会就不了了之,它的气数已尽,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能看到它的解体和灭亡。到时,我们一起走上街头开嘉年华。他们听了这些话,就很开心。他们会说,是呀!不管怎样;我们也要趁此机会抗争,在有机会发声的情况下发声。

我就说,你们有抗争的声音,我们才有报道的新闻,要不,我们报什么呢?有民主人士被打压,正处在媒体、舆论关注的风口浪尖上,我会主动发信息给他,告诉他并不孤单。他们都是支持大法的众生,我应该关心他们,让他们了解真相,得到救度。

点点滴滴中,我就是这样和民众拉近距离,我愿意付出我的时间,和他们沟通。随着正法的推進,邪恶越来越难维持它的迫害。在做媒体中,我和民众的信任也一步步的建立。修炼人的真诚、坦荡、直率,修炼“真、善、忍”体现出来的精神面貌,我相信他们能看得到,感受得到。跑采访多了,很多民众见得我多了。他们很多时候一见到我,就会主动来跟我打招呼、寒暄、开玩笑,甚至高举他们的抗争牌叫我帮他们拍照,与我分享他们的食物,嘘寒问暖,甚至有时我不能在现场采访时,他们在场,他们就拍照给我用,他们把我加到他们的社交群组,我成了他们的朋友,有时他们还没发采访通知,我就能很早知道他们在筹备活动,他们还经常分享给我他们对新闻事件的看法。

大法弟子的真相点及游行活动,都有中共外围组织青关会捣乱,在我的群组里,我经常看见他们发表对青关会的不满,及支持法轮功的言论,有时遇到大法游行时,有人在平台上传达信息,说法轮功在某个街道上正在游行,有青关会捣乱,呼吁大家有时间赶快去声援。有一次我采访一个常人争取真普选的游行时,路边刚好有10来个青关会成员,手持诋毁大法的展板,正在游行的人们看见,冲上去责问他们,他们把正在高喊的口号,变成了“支持法轮功!支持信仰自由!公审江泽民!通缉江泽民!”

另外,写文章其实跟做人及修炼一样,不但要符合传媒专业报道原则,而且不管社会对我们的态度如何,我们是大法弟子,都应该谦卑有礼。在写作上,不要把众生摆上台,把他们推到为难之地,否则,我们可能会失去这个采访线,还有可能把他推走。记得有学者和时评人士曾对我们的报道不放心,我就诚恳告诉他,谢谢他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肯定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不足之处,但我们会努力,用心写,之后会分享链接给他,请他指点。

大法弟子应该时时处处为众生着想,很多中国大陆的人士接受采访时,我会考虑他们的安全,会先问他是否可以照相,当他说不怕时,我还会再三提醒他,要考虑清楚。

一位大陆的知名记者,他因举报一名贪官而出名,第一次在香港采访后,我们很谈的来,之后,他开记招时,就再次主动叫我去采访。之后,我们成了朋友,他给我爆了贪官内幕,我因此写了几篇独家报道,但是,我并未用他的真名,我告诉他,我不能因为一篇报道而伤害了他,我和他建立了信任,他很了解大法的真相。

很多时候,我还会告诉他们,在最困难和危险时,请默念:法轮大法好!告诉他们这是最吉祥的祝福。

每次出去采访时,我尽量学法调整自己的心态,发正念清场,在采访过程中,我也用“真、善、忍”的心态对待同行,有时让位置给他们拍像,在他们需要帮忙时帮他们,在拿到数据和采访者的联络时,我们一起分享。现在,我和同行也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关系,我有了常人媒体的朋友,我们经常相约去采访,关系很好。

师尊在《洪吟二》〈无阻〉中提到,“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十多年的媒体路,风风雨雨,摔摔打打,在师尊的鼓励与加持下,我在披荆斩棘中前行。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越来越明白真相,常人的媒体逐渐式微,我们媒体的影响力却越来越大。现在,大大小小的采访通知,我们都能收到,还有不少团体主动叫我们去采访,无论是社会名人、政要都知道法轮功学员办的几大媒体的存在。我们在师尊的引领下前行,我们的未来锐不可当。有时会回想起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弟子感谢师尊的指引和带领,给机会让弟子走媒体证实法的路,令我一边做媒体一边成长。

最后,我用师尊在《洪吟二》〈金刚志〉里一句和各位同修共勉:“迷众各逞乱 巨危不知迫 力挽崩裂前 怎容烂鬼祸 志念超金刚 洪微是我做”。

多谢师尊!多谢同修!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