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二十四年 身心健康

更新: 2018年06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听九十多岁的父亲说,我在两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偶遇一位老奶奶,据说有点道术,很难求。在我将离人世时,老奶奶正好到我家,看到很多人在议论什么,她上前说,让我看看,顺便找了个做活的大针,在我身上连续扎了二百多针,我突然醒了,免了一死。当我长到十岁时又得了大肚子脾,因家庭兄妹多比较困难,无钱医治,硬是挺过来了。一九五七年春在中学读书又赶上流行瘟疫,一周不吃不喝,有的同学被死神夺去了生命,我又活过来了。

我现在七十多岁了,受主佛恩赐,得到了大法,身体健康,精神好,这不是后福吗?

一、祛病健身的神奇

我一九四二年出生,一九五零年上学,在十二年的学习生涯中,灌输了满脑子党文化,什么神、什么佛,一律不相信。可心里深深记着父母的嘱咐:行善事做好人。我从教三十五年,为“名”的心太重,没命彻夜的工作,把身体搞的很糟,心脏、五项指标不合格,胃病、神经性头疼、咽炎、关节炎等疾病,办公桌上全是药,总有活一天赚一天的感觉。

一九九四年三月二日,我正在写开学演讲稿,邻办公室一位老师对我说:你整天说头疼,又找不到好气功,听说咱市来了一位有名的气功大师,能在小腹部位下法轮,二十四小时常转,你没时间炼,法轮炼你,是“上乘功法”。

我一听豁然开朗,十年前听到的“上乘功法”终于找到了,于是放下手头的工作,骑上自行车奔报名地点,谁知好几处都在报名,可能有的人看出我的匆忙,就问,你找谁?我说我要报名学气功,什么功?我说要学法轮功,就这样报上了名。次日(三月三日)八点钟,要到地区军事礼堂听师父的带功报告。平时我骑自行车要半个小时,可当时不知为什么,车子轻的不敢蹬,一边的头也不疼了,眼睛看到路边的环境也清晰了,二十分钟到达地点。

师父走上台的第一句话,听说你们让来听报告的学员交了五元钱,我可没收一分钱,我今天是义务为大家做带功报告。

师父讲的每句话沁入心中,然后让我们伸手跺脚,给我们调理身体,立即感到全身发热,非常舒服,另一边的头也不疼了。心想,这可是我要找的。

在前两堂课时,我总是发困,我觉的奇怪,这么好的法,我怎么总睡觉呢?紧接着师父说“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1],“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1]。正如师父说的,困扰我多年的头疼一下子好了,二十四年来没吃过一粒药。这不是奇迹吗?

由于在常人中争名的心太重,吃不好、睡不好,造成严重的胃病,一般早晨不吃饭,因吃点东西就烧心,有时喝水都不痛快,中西医都看了,说是胃嘴那有毛病。自我感觉也不好,听了师父两堂课,胃不难受了。

师父为增加我炼功信心,在第四天早晨六点二十分我将要起床时,让我看到师父从我胸口拿出的那个血块。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躺下又起来连续三次,师父微笑着坐在我的床头,手里将拿出的血块放到盛有半盆水的面盆里,并告诉我,就是这个血块,我反复问师父,就这一块?师父笑着说,就这一块。我心想,这不是梦吧,明明白白我已经睡醒了,当时我也不知怎么表达了,就对老伴说(他与我一起听了师父传法的报告),这是天大的奇迹呀。

当时我肚子感觉很空,早晨我就吃了一个馒头,一碗饭、一块年糕、一个鸡蛋,才感觉肚子里不空了。从那天起到现在二十四年了,从没感觉胃不舒服过。

三月十日,师父在我地的讲法就要结束了,八天讲了十节课。临结束前两天,学员希望跟师父合影留念,当地气功协会决定要收每人十元钱,师父听后,考虑到外地学员的消费问题,说,咱们学员中有没有懂这方面技术的,学员们只拿点材料费,尽量少花点钱。最后学员们只交了一元钱,留下了珍贵的纪念照片。照相也是很辛苦的,师父满足了十组学员的合影。师父上车要走了,到其它地方去传法。有位学员拦住了师父的车,恳求师父和他们全家照一个合影。在场的服务学员说,如果都是这样的话,师父就太辛苦了。师父微笑着从车上下来,满足了学员全家的要求合影留念。从点点滴滴小事看出师父的宽阔的胸怀和伟大的人格。

佛法无边,奇迹连连。一九九六年冬季,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将《转法轮》抄写了一遍,当抄到第九讲最后两页时,突然七百多度的眼睛看不清了,我以为眼睛疲劳了呢,洗把脸还是不行。干脆把眼镜摘掉,再看书,比原来还要清楚。从那天起,甩掉了高度的近视眼镜,现在我读袖珍版的《转法轮》,很轻松。

我原来体重不足百斤,现在体重一百二十斤。这种奇迹的表现,科学是解释不了的。我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只有自己精進、再精進。在我身上奇迹很多,仅举一例,不一一赘述。

二、道德升华

我租住学校的公房,得法修炼后两次分房的机会,我按师父的教导都让给了住房更困难的同事,最后一次分房的机会让给了爱人在外地再没有分房机会的同事。说实话,我有一双儿女,住房也挺紧张,我们四口挤在一起。再说,房子的指标是领导特意给争来的,因我已经让过几次了,我要了也在情理之中。师父的话在我大脑中浮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无怨无悔,做事情先考虑别人。同事很感激我,我只是说,要不是学大法,我是做不到的。我用自己的言行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境界得到了升华。

我是学校的一把手,九十年代正是老魔头江泽民提倡闷声发大财的时机。推销报刊的、学生试卷的、做校服的等等络绎不绝。上级压着抓住时机办工厂字号,同事也说,多订多回扣,多给大家发福利。在这纷乱的环境,我必须把住,师父让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只有保住学校这块净土才能教育好学生,赢得学生和家长的信任,社会对学校这块净土的认可。于是我对具体经办人员提出要求:订报刊、试卷种类份数要压到最少,工装、校服价格控制到最低,绝对不要回扣。因此同事给我了个外号叫“老僵化”,在抵住歪风邪气、乱收费的问题上得到了同学和家长的好评与尊重。这给我讲真相劝三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是大法的感召力,是师父的恩赐,才有了我明智的举措,道德的升华。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利用共产邪党对大法弟子全面迫害,七月二十日凌晨抓捕了我市二十多名学员。众多学员站在省政府门前无人接待,下午省信访办才接待了我们五、六位同修,我们指出了司法部门的违法行为,谈了师父的伟大与清白。我们自身的受益,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改善带来的好处。当时几位接待人员没法否认我们反映的实际情况,并声称我们也知道好,但明天下午你们不能再来了,再来就不是这样对待了。就这样一场铺天盖地的非法打压开始了。

在这严酷打压中,大法弟子利用不同方式讲真相救众生。我利用自己的优势给各级政府写信、给公检法、看守所、监狱寄真相资料,给自己工作过的地方的同事、教过的学生讲真相、做三退;乘公交、出租等借机会讲真相救人。一次,我去参加婚礼,一路给公交车司机讲真相很痛快的接受了退出了党、团、队。他退后给我说了一句:我姐姐也是炼法轮功的,讲了多次,我没有退,你今天讲了,我退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的明白了,三退不是只走形式,救众生是关键所在。散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不管对方当时态度如何,都不会白做,起码对生命得救做了铺垫,一旦听过真相的生命内心明白了真相,自然再遇机会就得救了。

二十四年得法回顾,要叙之事太多,因时间及篇幅所限,不一一赘述。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拜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