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溶入整体中修炼提高

更新: 2018年06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来到RTC平台打电话已有三、四年的时间了。以前我也利用打电话救度大陆民众,方式是自己一人在平台下面拨打,大多都是普通民众的电话。觉的那种打法自由,没有压力,缺点是长期停留在孤军奋战的状态,影响修炼提高和救人力度。找自己,主要是名利心太重,认为自己普通话不好,口音重,怕到RTC平台讲不好被笑话。

去年六月份,我感觉修炼停滞不前,好像前面有一堵墙挡着我,普通民众的电话也打不下去了。

一天,我的电脑出现问题,只好换一台电脑。在从新注册时,协调同修问我:“你还在打电话吗?怎么在RTC平台上没看见你?”我说:“我一个人自己打电话两、三年了。”她说:“你要上平台一起打电话啊。”我说:“我普通话不好,还是一个人打舒服。”她说:“你要突破啊!”这时我才悟到,原来遇到的那无形阻力是我的修炼状态造成的,应该有所突破了,哪能老是舒舒服服的?协调同修安排我参加集体拨打的排班。于是我就走上平台和世界各地的同修一起打电话救人了。这让我领略了不同的风格,溶入强大的能量场中。有一段时间,我感觉到修炼在突飞猛進。

开始参加平台集体打电话时,我还只是领普通民众的号码。后来有几次参加第一直播室值班,看到八号键号码积压,负责八号键的同修希望我也能拨打八号键的电话。这对我又是一个考验。

这期间,我感到师父的点化和鼓励。一次,一位有经验的同修贴出一个号码,说是八号键的,说这个众生不容易沟通,希望别的同修帮忙打一打。我想那我来试试看吧。谁知我把电话打过去,那人爽快的退了党。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能行。

第一次在八号键领号拨打,一口气退了十八个人,其中十一个是党员。这次几乎是打一个退一个,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在鼓励我!

不久,我听说平台有很多重点案例,来不及拨打。当时的想法是,这些号码是给有经验的同修打的,我没有能力打这些。一天,无意中有个强烈的念头冒出来:“这么多号码没人打,真的跟你没有关系吗?”我浑身一怔,是啊!怎么能跟自己没有关系呢?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能行。

到了拨打重点案例的日子,我也领了一包号码,心想试试看。这是中国西南某省的政府机关,案情是当地媒体和社区同时出现诬蔑大法的负面宣传,显然,这是上级统一计划、指使做的。

我领的号码中有一个是所谓“文明办”主任,我知道,这个职位实际是省宣传部门的二把手,这个人就是主要责任人之一。打通电话后,连续两次接了就挂,第三次打过去他说:“我在喝酒,你来陪我。”说完又挂了。我感到这人很讨厌,邪党的干部就是这样恶心,不想再打了。

转念一想,不对,不能放弃,不跟他讲明白,他还会干坏事。我又打过去,对他说:“罗主任,不是开玩笑啊,有个重要事情跟你说。听说你们那里用广播诬蔑法轮功,有这个事吗?”他没吭声。我说:“主任,这个事可做不得。法轮功在全世界都是合法的,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已经在三十多个国家被告了,人家跟他切割还来不及,你还要跟他走啊?”他说:“你敢到我跟前来,我把你抓了。”我说:“你在说胡话呢,你知道国际上有一个专门追查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吗?叫‘追查国际’,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被记录在案,将来要承担责任的。我既然能打这个电话给你,说明我知道这个事情与你有关。你是文明办主任,对不对?”他听了很害怕,说:“我快不干了。”我说:“如果以后在你的范围再发生类似问题,我就把你的名字交到‘追查国际’。”他长叹一口气说:“哎!我真的不干了!”我为这个众生开始觉醒而高兴。

与平台同修分享后,同修给了我很多的鼓励。

有了这一次的成功经验后,我悟到我应该多打重点号码,救度邪党部门的众生,因为这部份人是受毒害最深的。此后,师父多次点化,要做功课,要用心打。下面就把自己近来打重点号码的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针对机关部门众生的特点,启发善念,打开心结

我分析,“六一零”、政法委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在邪党机关中,虽然能够直接下达迫害指令,却在经济上或许捞不到多少油水,可能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这里干,他们心中有不平衡的心结。所以,我就从关心、理解的角度对他们劝善,往往效果比较好。

不久前拨打某省的重点案例。有个省“六一零”负责人开始不敢听,接了就挂、接了就挂,我再次打过去,说:“主任,您不用害怕,我是真心为你好,知道在这个位置不容易,在单位没有什么实权,尽做恼人的事,只不过是为了饭碗,才呆在这里。其实,您在这个位置上,可以做坏事,也可以做好事的,而且啊,您能做的好事是别人做不了的。不是有句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他静静地听。我接着讲大法洪传的形势、迫害的违法性、后果的严重性,特别告诉他《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已经实施及该法的主要内容,追查国际已经将收集到的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名单交到相关执法部门了。他一直静静地听,我感觉到他已经明白了,问他愿意“三退”吗?他不敢说话,也不挂机,我就给了他翻墙的方法,希望他早日“三退”,选择美好未来。这通电话,对方听了九分多钟。

二、用轻松的语言表达严肃的话题

重点号码的众生,我想大体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直接迫害部门:如公检法司、派出所、居委会等。对这部份众生,我是这样说:“打来电话有个善意提醒,千万要看清形势,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做迫害好人的傻事了,迫害好人你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这样讲会让他觉的自己不是故意干的,是傻乎乎的干的,少了对立情绪,然后切入其它真相就容易一些。

第二类是宣传部门和教育部门:宣传部门和媒体工作人员,如、记者、编辑等,对这类众生,我是这样说:“朋友,我们宣传部门(记者等)是受人尊敬的职业,有句话说‘记者是无冕之王’嘛,咱们千万不要做假新闻欺骗老百姓,一旦揭穿会让人看笑话哦。你知道中国曾经出过一个最大的假新闻是什么吗?”接着就讲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告诉对方制造假新闻也要负法律责任的!再讲其它真相,劝“三退”,尽量在比较轻松的话语完成真相的传递。

第三类是经济管理部门:这些大部份不是迫害单位,有一种与己无关的心态,对这部份众生,我是这样开头:“朋友,接通电话很高兴,您在这么好的单位工作,是前世修来的福份,咱们要守住福份,千万要守住一条底线,迫害法轮功的事不要做,诬蔑法轮功的谎话不要听。因为啊,法轮功不是普通气功,他是佛法。”接着切入大法好和其它真相、劝“三退”。

三、善用一些语文技巧

这方面有经验的同修有很好的分享,我补充一些自己的体会。

(一)敲鼓心:记得上中学时,语文老师举过一个例子,写作就好比敲鼓,在鼓边上敲十下,不如在鼓心敲一下,咚的一下,很有力量,能打动人,所以,我在打重点电话往往是单刀直入,挑最有力的先说,这样,即使听的时间短,也能听一些進去。

(二)用数字:演讲技巧一书上介绍善于运用数字者,最能抓住听众。还有一个叫尾数效应的说法,就是把数字用到个位,最有说服力。在打真相电话中,我也试图运用一些数字,发现效果不错。例如:迫害发生之前,全国人大乔石委员长组织的对法轮功的调查结果有一组数字;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三千多项褒奖及支持信函;《转法轮》一书翻译成三十九种语言文字;每年的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江泽民在十八个国家及地区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刑事及民事控告;江泽民集团犯有三大重罪以及某某省有多少迫害者被追查,还可以利用一些经济方面的数字,这些数字,都是很有力的素材。

(三)对比法:如讲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马上话锋一转,唯有在中国是被迫害打压的;给教育部门讲法轮功时可举例说法轮功在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分校是优秀生的“荣誉课程”,和正常课程一样是有学分的,在中国,却把诽谤法轮功的东西塞進教材,毒害孩子。还有一些经济方面的对比,都可以提高讲真相的效果。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我深知,在打好真相电话方面,我有许多用心不够的地方,离师父的要求很远,还有安逸心,浮躁心,我要加倍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