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的慈悲看护

更新: 2018年07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修炼法轮大法真好,我坚持着“无求而自得”[1]的理念修炼。而师父的法身,随时随地保护着我,给了我许许多多,我没有想到,却是我需要的珍贵宝物。当然,师父的给予还有无数我还不能知道的。

一、师父给我延长了寿命

师父让我能在正法進程中,继续做师父要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努力的讲真相,救众生走在神的路上,与更多的众生相处,让他们了解真相。

首先,我想讲的是,师父为我延续了生命。

民国五十三年,一九六四年,我服务于云林县侨和小学,那是华侨捐资建立的校舍,学校邻近台一线省道公路,交通方便。有一天,来了一位江湖奇士,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打扮,他在卖剪指甲刀,还替老师们相命。他说话神奇、轻松。当时,我还没有结婚,他告诉我,我的个性属于柔性、惜才,婚姻对像在哪个方位,阳寿七十六岁等等。

后来我转调到同乡饶平小学,在那里我服务三十五年,从那里退休。饶平又叫树仔脚,顾名思义,在树底下,是清凉、舒爽的地方。学校规模比较大。三十个班级,共有一千五百名学生,学校学生多,老师也多,行政工作分摊后,又少又轻松。

没想到环境轻松了,我却在民国五十九年,一九七零年生了一场大病:严重胃出血,到虎尾若瑟医院,住院治疗一个月。那时我已经结婚,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之后拜佛進了宗教法门,全部时间就用在学校,教育学生,或与学生家长互动;在家庭,教养子女;在佛堂,与道亲结缘。

大概约民国七十五年,一九八六年左右,有位亲近的道亲朋友,心血来潮,要了我的生辰八字,为我卜命卦。他告诉我关于兄弟间的亲情情况,告诉我子女的未来,最少有两位是服务公职,也就是就业公家职务;还有我阳寿七十八岁等等。总之,前后两人提供的情况,八、九不离十,我常拿来做参考。

其实,我已活过了七十六岁,也突破了七十八年,还多出来好几岁,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送给我的礼物,让我可以与更多的众生结缘,传播真相,洪扬法轮大法好。

二、师父给了我通天的梯子

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又要炼。 我体悟到:修就是学好法,修去为私为我的常人之心,也就是要提高心性,進而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慈悲境界;炼就是炼好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吸取宇宙正的能量物质,成就金刚不坏之体。然后可以圆满随师还。所以,法轮大法是通天的梯子!

记得二零零二年,我刚刚得法,学法时,参加炼功交流时,就有个同修问我,交流用国语听得懂吗? 意思就是“年纪大了,是否不习惯听国语?”可见我的外表一定很老样,其实当时我才六十出头,却带着一副老相!

十几年来,修炼法轮大法,身体越来越健壮,外表也越来越年轻,脸上皱纹变少了,老人斑消失了许多,脸色变得滑润透红,停留在年轻的模样。难怪,多年没见面的好朋友,碰面时都称赞我:真难得,还是老模样子,都没有衰老;数十年没有相见的学生,都说:还是年轻时的模样,面貌没有变。

三、师父给我修炼“神通功能”的机会

师父要大法弟子重视“发正念”,清理自身不正的场,也清理外围不正的场,清除邪恶因素,不让其干扰众生了解真相或修炼大法。我除了配合每天统一的五次发正念机会之外,个人的正法修炼或参加正法活动有干扰时,也及时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效果很好。

四、师父给我扩大了容量,心胸坦荡荡

我原来得失心很重,经过学法,提高心性,胸怀变大了,日常生活中,比较不斤斤计较了。例如:刚得法时,自己订了一份《大纪元时报》,自己阅读,另外订了五份推广报,送给特定的五个亲朋好友看。但经常少送一或二份报纸,心里会忿忿不平,埋怨送报生太不负责任。其实少送来一或二份推广报,报纸并没有丢掉,而是送给了不同的人,让有缘人了解真相,一样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

又好像田园里,种了“香蕉”或“蔬菜”,快成熟了,被别人早一步摘走了;原先会觉得很惋惜,私自想,怎么有这么贪心的人,自己不种,却只想要收成!后来,慢慢我就不这样想了;香蕉或蔬菜被摘去了,自己没有享受,只是让别人享用,并没有丢掉;更深层的想,这该是师父特别安排的,利用这样的形式,还了一次业债,了结了一次因缘关系,真要谢谢师父的用心安排。

五、师父给了我出国的机会与勇气

我并不热衷旅游,也不怎么会旅游。从小到大很少自己去各地旅游。学生时代,只参加学校举办的远足或旅行;就业以后,也几乎只参加学校举行的活动,旅程也局限在宝岛台湾;仅只服兵役时驻守马公,随着海军补给舰,运送中秋节节庆菜肴到马祖。如果有人问我要不要参加旅游团到国外开开眼界,观赏世界各地的景观,以及风情人物,我给的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因为我节俭已成性,舍不得花钱。

我在二零零二年得法、学法,参加法轮大法修炼的行列。二零零四年首次出国,参加美国DC国际法会。经过漫长的航程,到达了旧金山,也就是進入到美国的门户,接着又转机到华盛顿等地区。这七、八天的行程,除了往返美国的飞机航程外,接着就是参加学法或证实法的活动。例如:参加纪念“七二零”的烛光晚会,对庄严肃穆的国会山庄,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一群为证实法而被迫害离世的同修,万分景仰与永恒的追思;也到美国中领馆前的空地炼功、发正念或给路过的人派发真相资料;也参加证实法及反迫害的街道游行,队伍又长又壮观,街道两旁观看民众人山人海,我们跟随队伍前進,也一边派发真相资料给众生,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而此次出国的重头戏,当然是参加美国华盛顿DC国际法会,聆听师父亲临讲法,也听一听来自各国的同修分享修炼心得交流,许多的发言中,只有一位以英语发言,其他都是以华语发言。

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间,我曾经多次去香港,或参加法会或参加声援3800万、4000万华人退党游行,或到香港景点证实法,炼功、发正念、发真相材料及《大纪元时报》。香港确实是讲真相、救众生的最前线,每天可接触到成千上万的可贵中国人……

我修大法,才会出国证实法讲真相,这也是师父给我的勇气与机会。

六、师父安排让我结缘了上亿的大法弟子

虽然大家居住的环境不同,职业不同,素质有异,但是在同一大法中修炼,只有共同的目标: 助师正法、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没有个人的恩怨,也没有利害关系,大家在一起比学比修,交流修炼心得。大法弟子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但是都在大法中,是大法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七、师父给我增加才能,也让我提高智慧

我接受了教育学程,当起了教育学子的教师,照理说应该能写出流畅、漂亮的汉字,可惜我字写得比学生差,偶尔参加书法学习班,经过近八个月的努力琢磨,毛笔字虽然没有写得称心,但是字的架构确实得到大大的改善;修炼法轮大法以来,经常写邮件信封,寄真相材料给大陆可爱的同胞,希望大家能早日明白真相。信封、住址、姓名均能顺畅得体的写好,这该是师父的加持,让我学以致用;感恩师父!

使用计算机是重要技能,譬如在学法与交流方面、参加各项证实大法的活动或是操作虚拟、传送讯息等等;一开始不熟练,经常要麻烦技术同修,很不好意思,慢慢的由不会操作而学会了操作,由生疏而熟练。

日常生活中,我经常负责晾衣服的工作,一次要晾二、三十件,以前都是站着晾完,感觉有点负担,现在灵机一动,坐着先挂好衣服,再站起来挂上衣架,就不觉得数量多了;另外,要一次冲洗三十个蛋,若站着或半蹲着洗,工作结束也觉得累,如果改用坐着洗,就没有压力了。这些都是大法给我提高了智慧!很多事情自自然然就解决了。

以上是我个人的修炼心得,与大家交流,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