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给自己招来恶报的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天理是公平的,作恶就得偿还,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遭恶报者一直不断,明慧网报道了很多恶报实例。

“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信”

臧华(原哈尔滨市动力区进乡派出所副所长),二零零二年春花五万元钱买官,从大庆路派出所的普通警员升任为进乡派出所的副所长。任副所长期间,为继续升官发财,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卖命,迫害法轮大法修炼群体。仅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前后,被他非法抓捕和逼迫得有家不能回的法轮功学员就有近十名。

法轮功学员劝他:给自己留条后路、别跟江泽民跑,善恶有报。他却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不信。几天之后,没有原因地突然开始发烧,好药用遍也无济于事,肺烧没了半个,九月二十八日死在哈尔滨市第五医院,死时才三十七岁。

“我就不信会遭报应!”

有一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凌源宋杖子村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当地村民崔玉兰等人举报,法轮功学员被抓。她得五百元奖金。过后,有村民说她:你咋干这事啊?这五百元钱可不好花呀!会遭报的!她毫不在意地说:我就不信会遭报应!

过了时间不长,她丈夫便突然得了病,心痛得厉害,常常尿得褥子湿淋淋的。得的五百元奖金不但没够治病,倒搭了许多,至今还在花钱,知情者都知道她举报法轮功学员遭了恶报。

“我就不信有什么报应”

郭长青,男,湖北嘉鱼县第一看守所监狱伙计。长期克扣法轮功学员的饮食,吃的蔬菜里长期有卫生纸、石头、泥。郭还辱骂法轮大法,并说:“我就不信有什么报应。”郭长青于二零零三年中秋节期间暴病身亡。

“如果我要治不了你们,明天就让我见阎王爷”

波会友,五十一岁,男。河北廊坊北旺乡李桑园村村长。从一九九九年到今天不停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又去绑架法轮功学员,并且嘴里还喊着:“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法轮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们,明天就让我见阎王爷。”他的话还真灵,第二天早上七点突发心脏病死亡,死状非常悲惨,满脸青紫。

“我怎么没遭报啊?”

董延学是大连金州登沙河白家村会计主任,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董在村值班(快过年了,干部轮流值班)。当他发现在村办公楼的墙上贴了不少法轮功劝善的不干胶,还有一人开车在撒真相传单,便打电话叫来了110警车,举报法轮功学员。当法轮功学员发现了警车,马上安全撤离了现场。

事后,法轮功学员不断给董讲真相,让其看真相传单,董都不在乎,并且多次同法轮功学员开玩笑说:“我怎么没遭报啊?”二零零三年秋,一天上班,董忽觉得严重不适,胸闷,气短,接着到大连医院检查,肺癌晚期,七十天后死亡。

董廷学此人一贯人缘很好,从来不跟别人打架闹火,群众关系很好,人们也喜欢他,可是在法轮功问题上,他跟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过不去,成了江泽民的陪葬品。

边撕(真相)边恶狠狠地说,“叫你遭报,遭报!”

二零零三年防非典期间,山东省临清市×村村委会组织村干部分东组和西组值班,西组一天在街上巡逻时看到了“法轮大法好”的传单,上面有重病号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康复的事,下面还有劝善之言,劝大家别撕,因为谁撕谁遭报。他们一共有三四人,看后只有六队队长雷长春不信,上去就撕,边撕边恶狠狠的说,叫你遭报,遭报!

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上午,雷长春正在伐树时,从树上摔下来,腰胯处摔骨折,至今不能动,遭了恶报。

“我不炼法轮功,身体照样健康,我就不怕什么善恶有报”

周永健,男,五十多岁,衡阳市金甲岭农场武装部部长,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迫害法轮功特别卖力。经常带领派出所恶警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敲诈勒索。不经他的同意,不能从拘留所放回。

当身边的人规劝他不要再一错再错迫害好人时,他却扬言道:我不炼法轮功,身体照样健康,我就不怕什么善恶有报。然而害人者终害己,他于二零零四年检查得了肝癌,后癌细胞全身扩散,一个月就死了。

“我不信神,不怕进地狱”

河北省东光县连镇棉机厂工会主席刘英先,响应六一零办公室的指令,多次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毁坏真相标语,进京盯梢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并协同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此人还说:我不信神,不怕进地狱。

此人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住院,确诊为结肠癌,一个月后,即三月二十五日死亡,已提前做了恶党陪葬,可怜又一个世人因受中共蒙蔽而被葬送。

“我就不信能报应”

辽宁庄河市光明山镇松林村有一位妇女,今年四十八岁,因受电视谎言的欺骗,经常说一些不敬师父与法轮大法的话,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她讲真相、给她真相资料看,她不但自己不听不看,还不让家里人看,甚至将真相小册子扔到厕所里。她的亲属(法轮功学员)看到后又告诉她不该这样做,给她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她不但不信,还恼羞成怒地说我就不信能报应,并且扬言说谁再往她家送真相材料就举报谁。

半年后(二零零三年秋天),她得了一种难治的心脏病(偷停),医生说她这个年龄不该得这个病。她为治病花去几千元不说,到现在还不能干活。

“我就这样,还能叫我掉个手指头吗?”

有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儿,听信谎言的宣传,仇视法轮大法。把墙上贴的“真、善、忍”不干胶撕下来,倒贴在墙上。法轮功学员劝他:你不要这样,对你不好。他说:我就这样,还能叫我掉个手指头吗?两个月后他在外打工,果然被砸掉一个手指回家了。

“我就不相信有报应”

双城市双城镇文明街一委二组居民夏荣江(个体油工),自一九九九年听信造谣电视的诬蔑宣传后,就对法轮大法仇恨起来,经常出去撕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发现后经常劝他,他却说:“我就不相信有报应。”一天撕完传单后,突然右臂怎么也抬不起来,疼得直打滚,到哈尔滨医院去检查,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回到家三天后就死了。

“我啥都不信,就信钱,你们炼法轮功能当饭吃?”

李艳廷,男,家住昌图县十八家子水泉村,该人受电视媒体对法轮功造谣宣传的影响,对法轮功非常抵触。

二零零二年秋天,有一天他到法轮功学员家串门,正赶上放师父讲法光盘,法轮功学员向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我啥都不信,就信钱,你们炼法轮功能当饭吃?”并且还说:“村里找看法轮功的找我,让我看法轮功,我看见法轮功传单不是撕了,就是踩两脚。”临走时还拿出手机显示说:“信啥有什么用?还得这玩艺儿实惠。”

事隔半个月,有一天李艳廷骑摩托车外出,在后窑乡六家子附近的乡道上,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当场死亡。

“怎么就不见什么恶报呢?”

和平市天门村青年农民晁某,逢人就说:“我每天都从墙上,电线杆上撕下法轮功的传单几十张,天天如此,怎么就不见什么恶报呢?”刚过了不到一个月,他开着小四轮车外出就和一辆卡车相撞,一条腿被断成三截,住了医院。卖小吃的妻子不得不去伺候他,家境本就不富裕的他一下垮了。

“你对我无可奈何。”

湖南洞口县石桥村一村民深受媒体谎言欺骗,仇视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家放师父讲法录音,他暗中剪断电源线进行干扰。见妻子学法轮大法,他拿刀剁碎经文,恶言加秽语,气势凶横,并口出狂言“你对我无可奈何,你师也不灵。”此后不久,他扶着楼梯上屋檐,离地仅一步跌下来,膝盖骨裂成三块,卧床一年多。从此他变得寡言少语。此事乡邻皆知,远近传闻。

“我现在才真的相信有神的存在。”

河南省荥阳县某村里有个组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他在一位法轮功学员面前说:“我敢骂你师父。”这位学员劝他说:“你骂对你自己没有好处。”他说:“我看你的师父会对我怎么样?”接着就破口大骂……他看了中央电视台报导四二五的造谣后,他说:“法轮功的人老多,怎么不用机枪把这些人都打死,看他们还去不去中南海。”没多久,他的女儿在去学校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给撞死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他妻子得了阑尾炎做了手术,之后他本人又得阑尾炎也做了手术。后来他养狗想发财,财没发成,却赔了万元左右。二零零一年他因土地纠纷,他的一块地至今还荒着。二零零一年七月,他那村的村书记被罢职后,怀疑是他背后干的,书记的儿子与外地人一起持刀闯进他家进行恐吓,扬言要打死他,他去乡政府告状,结果乡政府不管。这时他才从迷中醒来,他找到法轮功学员说:“我现在才真的相信有神的存在。”从那时起再也不反对法轮大法了。

“我就不怕遭报”

吉林省舒兰市莲花乡莲花村七社村干部刘俊仁,男,四十多岁,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拦截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对他讲真相,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样会遭恶报,刘俊仁不听劝,并说,我就不怕遭报。并对该法轮功学员穷追不舍,绑架到派出所,将该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二年。

刘现已遭恶报,其长子开车将别人车撞坏,逃跑后被抓回;另一个儿子连续出三次车祸,伤身、破财;刘在九月一天出门喝酒回来,在路边沙堆上摔倒人事不省,后经抢救总算活了过来,经法轮功学员再次对其讲真相,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其人有所省悟,自语道:“以后损人利己的事不做了。”

“我就不怕遭报应,你说我什么时候遭报吧!”

蛟河市某村一农民,揭撕真相标语并责怪法轮功学员不该贴。法轮功学员便耐心地和他讲真相,并告诉他善恶必报的道理。他非但不听,反而无理智地说:我就不怕遭报应,你说我什么时候遭报吧!结果他赶牛车回家的路上从牛车摔下,腿骨折。事后一天他拄着拐到法轮功学员家说:“我真的现世现报了。能不能把大法书借我看看,我也想学。”

* * * * *

“不信”,“不怕”是无神论者狂妄自大的通病,看似强大无所畏惧,实则一捅就破,恶报来了你能怎样?

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赶紧悬崖勒马,停止你们的罪恶行为并将功赎罪,趁生命还在世之时,赎回自己的未来,一旦恶报上身失去了生命,一切就定在那里了,不会再改变。万望珍惜这稍纵即逝的宝贵时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