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学员: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九年,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大法时,我正在一个军事单位。一位同事看见我盘腿坐着,便向我提起大法。他对佛陀和宇宙的解释让我很着迷。他说会给我大法书,以便我可以了解这种修炼方法。

在阅读大法书籍前,我的脑海里经历了一种我从未感受过的情绪。当我第一次看书时,我感觉好像有电通过整个身体,每个我对生命、宇宙和道德的问题都被回答了。

尽管练了几年瑜伽和一些气功,我从未体验过这种平和的感觉。师父净化了我的身体,我充满了能量。一晚当我躺在床上时,惊喜的发现了法轮在我的腹部旋转。当我和其他人谈话时,我慢慢的不再羞怯和紧张。我明白善恶有报,整个宇宙把这个关系平衡的非常好。

我开始修炼大法时兵役快结束了,我很快开始大学生活。我独自学法、炼功三年,所以我的动作并不准确。一天我上网联系了一位在哈瓦那认识的同修。他教了我正确的炼功动作,并给了我一些资料,让我第一次了解到中国对大法弟子所犯的暴行以及其他同修反迫害和证实大法的许多活动。

之后我在学法时意识到作为一名修炼者,我有责任赶上正法進程,告诉身边的人大法和在中国的迫害。我从我的家人开始,然后是我的同学。我开始在旅游景点给中国人传单或直接与他们交谈。有人不理睬我,有人则欣然接受了我的传单。有时过后我会害怕,但我明白这种执着必须消除,因为如果这些人失去了这次听真相的机会,他们可能不会再有一次,他们背后所代表的众生都会有难。我感谢师父所做的一切安排,并且让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件事。

发现根本执着

在大学的环境中深受常人影响,我陷入了各式各样的诱惑。我停止了修炼几年。我知道大法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但我沉浸在常人扭曲的观念中无法自拔。我被和自己同性别的人吸引,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羞辱、痛苦及损失。我利用这个机会提醒其他同修这种欲望的危险性,它不是我们真实的自我。师父多次警告我们这种执着并提及这种错误的关系。

“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1]“人应该光明的活着,堂堂正正的象个人活着。不应该放纵自己的魔性,为所欲为。”[2]

但师父并没有在这些年中抛弃我,有几次在我的梦中点化我。有时候,我看到自己像光一样漂浮着,有时会飞。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真实的我在恳求我回到大法中。在那几年里我几次短暂回到大法中。直到今年二月,我终于决定要精進修炼,回到师父的安排中。

建立炼功点、做好三件事

在古巴同修很少,我们明白我们有责任让大法在当地稳定发展,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修炼,所以我们最近建立了一个炼功点。在那里我们可以炼功并分享修炼中如何提高心性的经验。有时候这个地点有点吵,但是一旦我们开始炼功,就像师父说的:“往那儿一坐时,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1]

提升心性让我花了最多时间。通过不断学法,我了解了魔难的本质。我的理解是修炼者不断学法是关键,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知道修炼的本质是什么,魔难并不只是单纯为了消业,而主要是为了提高心性。只要随时在法中并向内找,没有不能通过的考验。

师父让我们做好发正念,我认为我们不能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而限制自己,我们必须持续发正念。我在家中、在工作时、甚至当我走在路上,我都会尽我所能发正念。

讲真相也是一样。多年来,师父安排我接触中国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和迫害真相。在我住的城市的旅游区,我看到了大法的力量和我们的坚定不移。有两个中国女孩正在拍照,我试图给她们传单,但她们不理我,说她们没时间,“我们没兴趣。”那一刻我问自己:“你不是在这里帮助他们,让他们知道真相的吗?”我耐心地等她们拍完照,再次试图给她们传单,她们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固执?”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想强迫她们学大法,而是要知道真相。她们知道后就拿了传单,我高兴的对她们说了再见。

我最大的愿望是不断前進和提高,成为这个伟大整体的无私为他的一分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