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浠水县张新子遭范家台监狱七年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湖北省黄冈市浠水县公安局警察郭剑利等人绑架了浠水县杨祠镇的法轮功学员张新子,劳教迫害一年。而一年后的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当地检察院、法院又非法判张新子七年冤狱。目前即将到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法轮功学员魏龙离开荆门市沙洋县范家台监狱后,监狱长庄广陵和狱政科科长肖天波就开始加重对法轮功学员张新子的迫害,因为魏龙和张新子都是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当时五监区就只有他们两位法轮功学员,他俩都是在二零一五年十月份一起反迫害的,拒当奴工,拒穿囚服,狱警就加重迫害。二人不妥协,监区长祖剑(外号祖跛子,因为个子高,一米八,两只腿一长一短,走路极不协调,就是如此一个残疾人,需要大家同情的人,因为肆无忌惮的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从一名普通的警察爬到正科级的监区长的位置)威逼利诱二人,达不到目的,就将二人分开,一人关到集训队迫害,一人留在五监区继续迫害,让贩毒的犯人,盗窃犯人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包夹”张新子,饭菜也给的少,不让吃饱,不让任何同情他的犯人和他讲话、接触。完全孤立他,也不让他购买任何食品或日常用品。让他一无所有,晚上罚站到很晚才让睡觉,冬天只给一床很薄的棉絮。

监狱规定一个月剃两次光头,这叫理囚头,张新子拒绝剃囚头,被几个图表现的犯人多次强行按住剃成侮辱人的囚头。就这样熬了一年零两个月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又将张新子绑架到集训队加重迫害。

在集训队进每道门要打报告,这也是侮辱人的一种方式,见了警察要立正站好,喊“警官好”,不喊就打骂你或罚站,张新子拒绝这种侮辱,在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傍晚,集训队分监区长何凯(他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冯峰的凶手),让犯人柳桂宾(音)和魏涛等人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将善良无辜的一位老人打倒在地殴打。张新子别无他法,以绝食反抗,几天后生命有危险,就把他送到医院继续迫害,关在医院三楼不让下楼,打饭有人替打,平时常常罚站。

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六上午九点多钟,张新子的年近百岁的老母亲在过度思念儿子的痛苦中离开人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一七年四月,张新子又被送回集训队迫害,上厕所都要打报告,不打不让上厕所。一天晚上正好是何凯值夜班,见张新子不打报告要上厕所,就将张强行拖进值班室,亲自施暴,用电警棍多次电击张,导致张新子大小便失禁。张新子不得已再次绝食,又被送到医院灌食,祖剑和五监区的犯人医生也在医院现场,有时用廉价的豆奶粉,有时打针迫害。奄奄一息的张新子经过一年十个月的强力迫害也没妥协,最后在二零一七年七、八月份回到五监区。

二零一六年、二零一七年,监狱管理局各级一把手相继遭报:

1、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范家台监狱监狱长周宏被调离该监狱(这是被调查的前兆,就象他的前一任冯卫国监狱长调到湖北省未管所,不到几年就被抓了。)

2、沙洋管理局局长刘江华二零一四年年底从江北监狱升上来,两年多一点,二零一七年七月被双开(顶替他的是段晓东),下一步就是亲自体验监狱生活了,管理一辈子监狱的,快退休了,因为迫害法轮功瞬间落马遭报,可怜呀!

3、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陈颖,副局长吴顺发也在二零一七年被双开,三级一把手在一年多时间纷纷落马,这不奇怪吗?想迫害法轮功立功,在司法部还曾立二等功,奖还挂在各级一把手的办公室里在,可立功的人却在监狱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