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的幸运与不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二伯和二妈是再婚,二妈长的就象过去的大家贵族太太一样有气质、福相,可命却不好:年轻时丈夫死了,吃苦受累,忍气吞声的把儿女养大;到老了,儿女又不孝顺。经人介绍,嫁给了我二伯。

有一天,二妈接到外孙女打来的电话,二妈问候外孙女的身体情况。外孙女说:“姥姥,我去给你看看。”二妈的外孙女半路得了个腰痛的病,疼得直不起来腰,后来就成了九十度罗锅,手里拿着篮子,拖着地。

等外孙女几十里路赶来后,二伯和二妈傻眼了:眼前这个腰杆直直,身材苗条,脸皮细润的漂亮姑娘,是自己的外孙女?外孙女笑着告诉二妈:“姥姥,我是学法轮功好的!”

二伯、二妈从此非常敬重大法。二妈经常双手捧着护身符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

四年前的一个夏天,二妈去赶集,回来的路上,看到了李洪志师父站在道边正慈悲的看着她。二妈激动的问:“您怎么在这?”师父笑着点了点头。二妈回来告诉二伯:“我赶集在路上看到李洪志师父了。”二伯说:“李洪志师父在美国,你怎么能看到?”

二妈说:“真看到了。师父穿着白衬衫,蓝裤子,脸上的皮肤粉丹丹的,很细腻。”二伯问:“你也没见到李洪志师父长的什么样,怎么就认得那是李洪志师父?”二妈说:“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共产党在电视上说法轮功不好的时候,还把李洪志师父讲话的录像搬在电视上。”

我知道二妈与大法和师父有很大的缘份,就给他们买了一个装有师父讲法的mp3,让他们听。二伯和二妈都有心脏病,从听大法后,身体越来越好。

有一次,二伯的第四个女儿给二伯买了一个毛魔头和其他党魁的瓷像,放在桌子上,二伯很喜欢。我让他扔了,告诉他:“他们发动历次运动害死了中国人八千万,这八千万冤魂能不问他要债吗?放一个杀人犯的照片在家里就不吉利,何况他们杀了那么多人,能吉利吗?”二伯不信。二妈也说:“你二伯不舍得扔就让他留着吧。”

后来二伯心脏病犯了,躺在街上,被人送到了市医院。住院后,一天天好起来了。就在医院决定让二伯出院的前一天,二伯突然死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二妈哭的很伤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