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宿桂花、于宪荣、吕勇华再次被非法开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于7月18日再次非法在普东第二看守所对无辜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宿桂花、于宪荣、吕勇华开庭。在610的监督下,法官厉建军和第一次开庭的态度决然不同,不顾宿桂花老太太的病情,不断地打断律师的辩护,坚持所谓“庭审”。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因为中共要开十九大,青岛市市北区警察无故闯入法轮功学员宿桂花家中,把宿桂花和来宿桂花家中串门的于宪荣、藏咏梅三位善良老人绑架。因为宿桂花身体状况很差,看守所一直拒收。但是,市北区警察和青岛市公安局狼狈为奸,逼迫看守所非法收押宿桂花,并保证出了问题由公安负责。

宿桂花身体不好,一直在看守所治疗和吃药,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同监室的其她人照顾。连看守所的警察都看不下去,说“(公安)真是没事找事,为什么非要关押一个七旬的老人?”

第一次开庭

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上午在青岛第二看守所(即墨普东)内对宿桂花、于先荣、吕勇华案件非法开庭,在进入法庭前律师和家属被非法查包和搜查身体,包和身上所有物品存入存物箱里,只准带着身份证进入法庭。

进入法庭后,法官非法让法警再次搜查律师带的物品,而公诉方不搜查,两家的律师都向法官提出这不合规定,也不公平。两位律师要求搜查一下公诉方,厉法官这时跑到庭外不知和谁申请了什么,一会法官回来让法警给公诉人也草草检查了一遍。

法庭上法官厉建军、检察院的李昊检察官都在,大家都有目共睹了宿桂花身体颤抖得很厉害视而不见,在律师要求下驻看守所的医生测量了宿桂花的血压,第一次是高压220、低压120,第二次是高压202、低压120,而且宿桂花在开庭前被看守所里面的狱警强行吃了2片降压药的情况下血压依然很高。最后在律师的建议下,被迫休庭。

在开庭前后,家属都给法官厉建军、检察院的李昊分别邮寄多封真相信。

第二次开庭

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上午10点30分第二次在青岛第二看守所(即墨普东)内对宿桂花、于先荣、吕勇华案件非法开庭,这次法官厉建军和第一次开庭唯唯诺诺的态度决然不同,因为旁听席上除了家属外又进来两男一女,听警察们说是610的人(他们带着手机、拿着茶杯、背着包,还时不时的做着笔录)。这时法官厉建军态度表现的极其严厉。

法官厉建军向宿桂花问询在场的人是否有需要回避的?宿桂花颤抖着手、脚说道:法官,我身体不舒服,需要回避(老年妇女没有庭审方面的专业知识)。厉建军叫来驻看守所一名男医生仅量了一下血压,医生问:吃药了吗?宿桂花说:早晨吃了六片了,开庭前又吃了两片。

医生给宿桂花测量血压,测量完医生停顿一会后才用为难的脸色和法官说血压高压200、低压115(实际应该不止这个数,宿桂花这时整个身体都颤抖得厉害)。法官为了草草完成任务,把这些70多岁的老人丢出自己的责任范围就哄骗宿桂花说:宿桂花,律师们从外地来一趟不容易,你要坚持庭审。

接下来,厉建军又询问律师们有没有需要回避的人,宿桂花的辩护人王律师说:“请主审法官厉建军回避,因为厉建军在案件还没有开庭审理之前、检察院没有给出明确的起诉建议之前,厉建军在回复宿桂花家属其不能取保候审的通话中表示过,宿桂花要判处7年以上徒刑。”王律师认为法官未审先判,在庭审过程中可能不会公正的对待当事人而只是在走过场,所以希望厉法官回避。

厉建军竟然没有请示任何人马上就驳回了律师的申请。

庭审开始不长时间,宿桂花身体颤抖的很厉害,宿桂花的儿子见其情况,向厉法官提出让法官找医生给母亲看一下,可是厉法官为了能尽快走过场,不管当事人的病情,说其是扰乱开庭,让法警拉出法庭。法官没再理会宿桂花的病情继续开庭。直到宿桂花实在坚持不了了,要求躺在法庭上。厉建军才宣布中午休息1小时。

下午一时又匆匆开庭。下午开庭时法官还是让宿桂花继续忍受病痛坚持开庭,宿桂花身体依然颤抖,很吃力地坐在椅子上,法官无视继续开庭,当问到宿桂花时,宿桂花因身体状况不好听不到法官的问话,法官直接无视过去,继续问下一个当事人。

当律师提出案卷里很多不合法律的地方,法官会不断地打断律师说:“不要说重复的内容,说下一项”,就这样庭审过程在快速地往前推进着。

后来检察院的李昊干脆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等待着结束庭审,并没记录律师提出的问题。就这样厉建军在匆匆忙忙中表面文章做足的情况下,下午四点以前结束了庭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