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摆脱懒惰之心

更新时间: 2018年07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之前姥姥的邻居家就是一个炼功点,我舅妈就是一个大法的修炼者。有一次,舅妈带我去了邻家炼功点。那时候我大概六七岁,对炼功点的具体情况已经全忘了,但只有一点我到现在也记忆犹新:那就是当时炼功点正在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电视里那个以蓝色为背景讲法的师父的形像我永远都记得。那是我今生今世第一次见师父。

当时我没有成为大法小弟子,真的很遗憾。我也时常在想,如果从那时候就修炼该多好呀,就不会有这么多在常人中养成的坏习惯了。不过还好,在中学二年级的时候(二零零八年)自己有幸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得法最初的那种心情真的是无上殊荣啊,感觉那个时候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挡我勇猛精進。得法之初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看《转法轮》。后来看到书里师父说的五套功法,我想我不会呀,于是就放学之后直接坐上去姥姥家的公交车,去找那个炼功点的辅导员同修。记得当时约好第二天教我炼功。结果第二天我上午早早就急切的去了,可同修去儿子家还没回来。我一点都没有失望,就抱着师父的那本教炼功的书在同修家门口等。那是一个秋天,秋雨绵绵的下了起来,我站在同修家大门口那窄窄的门檐下,看着风雨中被吹落的叶子,仰头看着天空,不知不觉竟幸福的笑了起来。那种殊胜而美好的感觉让我永远难忘。后来在那个上午,我对照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之后也慢慢知道了作为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是什么。

虽然那时候刚刚得法,可我却什么也不怕,一心就想要修炼,就想着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周就盼着周末能去同修家去学法交流。甚至自己还手写了一篇给世人的真相信,拜托同修往明慧网站投稿。那时候真的是什么都阻挡不了我的劲头。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堕落了下来。当初得法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慢慢消失了。以各种理由不炼功,不学法,也不讲真相。有时候鼓起勇气向自己的同学讲真相,也总因为自己没有坚持学法,正念不足,而不能使对方顺利三退而苦恼,然后就说自己不适合讲真相,等有时间了好好学法再讲真相吧。

但自己似乎总没时间,即使周末有时间了也总是找各种理由不学法不炼功。然后又推说明天再看再炼,结果明天还是被一个一个“待会儿”给耽搁过去了。就这样恶性循环,不看书不炼功,正念不强,讲真相效果也不好。

另外,法没学好,当然常人中的事情也不可能做的好。在小学时我就是尖子生,一直感觉学习很轻松也很快乐。到中学时,尤其是初二得法后,成绩更是上了一层楼,初三分班时以班级第三名的成绩分到了新的班级里,并成为班长。高中入学时也因为成绩优秀而免试,被保送到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实验班。但从高中开始,自己就开始懒惰起来,对修炼不上心,一拖再拖。以前自己有不会的地方就及时问老师解决,有作业就尽量尽快完成,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了懒惰拖拉的习惯,有不会的地方了也不主动去问,有作业了也不抓紧时间做,真正该学习的时候又磨磨蹭蹭就是不去学习。总是给自己制定一些看似宏伟的计划,可一次也没有完成或坚持下去。因此学习成绩直线下降,甚至好几次考试都考了班里倒数五名内。即使这样自己也不悟,考试的时候还老想利用师父,老想着师父会帮我取得好成绩的。而每次成绩下来之后自己不反思,依旧按原样子拖拉懒惰不改。成绩也永远没有起色。

渐渐的,自己对于学习对于知识也没有自信了,不敢挑战新知识,不敢参加任何比赛,但自己之前一直是尖子生的傲气一点没变。渐渐的,自己变的敏感多疑,又自负又自卑,羡慕嫉妒付出努力而成绩优秀的学生,内心却是瞧不起他们,认为自己比他们还优秀,只是没有显露出来而已。另外,高中三年三件事也不做。就这样,还是不悟,还找理由说高中太忙了(其实自己整天什么也没干),上了大学就有自由的时间了,到大学自己一定会精進的。

可后来考入了一所二本院校,在大学自由时间多了,也加入了社团,也做过家教等等,这些都是师父给我创造的讲真相的好机会,可我还是一再的推说这次状态不好下次再讲,顾忌这顾忌那,就是不讲真相,错过好多机会。大学两年时间什么也没做。

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大三时我参加了学校的交流项目来到海外留学。在海外,联系到了本地同修。我就是属于师父说的这种:“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不是批评你们,多数是在国内没做好的,在国外也没太做好。”[1]当然海外也有海外同修的顾虑之处,毕竟我刚从大陆出来,所以不太通知我参加本地的活动。但有的同修知道我早上起不来炼功,很着急,叮嘱我要必须每天炼功。而我却不以为然。依旧拖拉,碌碌无为。有时候清醒了一点,感觉挺懊悔的,但就是依然拖拉。

可见旧势力为了迫害真的为我量身定制了一套严密的阻碍系统。我只要稍微一钻进它们的圈套就很难出来。师父说:“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2]真的是,反正它们是要下地狱的,所以死也要耗着我。

有一天突然有同修通过网上联系我,叫醒我,和我约定一起背书,每天都背,并且相互提醒,一天都不准落。长期处于混沌状态的我,碍于面子,不想落在同修后面,所以每天再懒也要去背几段法。渐渐的背着背着,开始入心,开始在法上从新归正自己,慢慢的赶了上来。真的,一切都在法中。

现在的我,虽然没法和那些一直修炼如初的精進同修相比,但也都在尽量往上赶。每天学法背书,早上早起炼五套功法。旧势力看见这情形就让我早上听到闹铃马上关了再睡,但后来我慢慢的还是能坚持起来。旧势力一见这情况就把我的闹铃弄得没声音了,即使到时间了也不响,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着急,而是求师父加持,现在闹铃又响了。

因为体会过那种早上不起来炼功、一整天整个人都没精神的痛苦,所以我最近选择的是在晚上根本就不睡觉,就算是睡觉也是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到点就起来炼功。当然这样的话,白天可能就要抽出时间来去睡几个小时。不知道这样持续对不对,可为了炼功还是不敢睡觉,而且有师父的加持晚上不睡觉也不是特别困。晚上可以看明慧网文章、看真相资料。

现在,三件事我也尽量认真的去做,把我落下的都补回来。我写出来这篇文章的目地,是想给同修们提个醒,千万要多学法、多看书,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一直都在法上,不会走偏。象我最初走偏就是因为不好好学法,而一不学法,马上就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耽误自己,耽误众生,辜负师父。这个过程看着没有什么大波大浪,不象有的同修被抓被打那么惊心动魄,但这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也是要最终毁掉我。因为我心里知道该干什么,却实际行动就是跟不上,清醒时懊悔而又不由自主。最后是通过背法学法才好歹回来了,可我知道有些东西我丢失了,却是永远回不来的。

不管怎么说,最后我回来了,意识到了,现在在努力做好三件事。对于旧势力的迫害,我没有恨。师父根本都不承认的东西,我干嘛还要和它们斤斤计较。我只是懊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多学法背法修好自己。所以同修们请以我为鉴,要时时刻刻在法上,走师父安排的路,跟着咱们师父,带着我们的众生,一起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