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桓仁县范景芝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18年07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本溪市桓仁县二棚甸子镇法轮功学员范景芝、鞠桂英,2016年7月30日晚,在桓仁下甸子村贴真相资料,被下甸子村派出所警察绑架,两人给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警察一边推两人走,一边给桓仁县国保大队打电话,俩人说:“你别打,这样做对你不好,我俩也没做坏事。”

到了派出所,有一个值班的,两人给他讲真相,说:“我俩不是坏人,是做好事,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把我俩放了吧,这样做对你好,积德有福份。”警察不往心里去,说话很粗鲁:“大半夜放你们走,叫狼吃了怎么办?”说话像土匪一样。

第二天凌晨,桓仁县国保大队来了4-5个警察,其中还有一个女警察,进来就问:“哪来的?在哪住,怎么来的,来几个人,叫什么名?”俩人没有理他们。之后警察将俩人分开审讯做笔录。范景芝给警察讲真相,警察做笔录,写的都是自己编写的,无中生有,陷害的罪名。叫签字、照相、印指纹,范景芝不配合,警察强制掐胳膊印指纹、签字。范景芝的胳膊被掐成紫色,好几天才好。之后将俩人用手铐扣在椅子上,警察都去睡觉了。

到早上6点多钟,桓仁县国保大队,把两人带到当地派出所开始抄家,在家里到处翻。所作所为给家里老人及其他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使他们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经济损失也很大。不法警察抄完家后把俩人送到桓仁县看守所,拘留所女警说拘留14天。

12天之后的早晨7点,桓仁县国保大队王成刚和王琦等好几个警察什么话也没说,给俩人戴上手铐,不让说话,催俩人快点上警车。王成刚说:“去本溪大石桥认一个人,认出来就放你们,认什么人到了就知道了。”

这一路上,警察一句实话都没有,就是骗,胡说八道。到了本溪体检完了,送进本溪看守所。俩人说:“我们没有犯罪。”王琦说:“你们已构成判刑了。”

非法关押期间来验过血,检察官邓高源等两个人说核实,范景芝说:“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他们记笔录回去汇报,叫签字没签,他们回去没有反映情况。

随后,开庭没有通知家属,2017年2月28日下午4点钟,书记员念卷内容,全是警察瞎编写的假话。范景芝被非法判刑一年。

期满后,本溪中级法院还不死心,让她的儿子做担保,又将范景芝取保候审一年,逼她按手印,并威胁说:“出去再讲真相,就抓回来,你儿子工作就没有了。”

中共恶党十九大召开期间,桓仁县警察挨家敲门骚扰大法弟子,逼迫照像、按手印等迫害。当地派出所警察到范景芝家骚扰四次。恶警张希祥等俩人,闯入家中假惺惺的说来看看,范景芝说:“我很好,你们走吧,我没犯法,没犯罪。”他们灰溜溜地走了。第四次是桓仁国保大队长王成刚来了,范景芝说:“你不是送我去本溪看守所的那个胖子吗?”他很慌张地说:“不是我,不是我。”范景芝说:“就是你!我没做坏事,你走吧。”

他不走说唠唠,范景芝说没什么可唠的。他没办法灰溜溜地走了。期间还经常打电话骚扰,不去派出所,就找范景芝的哥哥和儿子,没有配合,之后不了了之。

中共十九大以后,范景芝有一次给一男子讲真相,男子不听,给派出所打电话,警察把她拉到派出所录口供,逼她按手印,又逼她的丈夫按,按完手印后中午十一点半才让回家。

范景芝以前也遭受过骚扰等迫害。在2003年7月份左右,早晨5点钟,当地派出所好几个警察闯入范景芝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说是了解点情况,结果把她送进本溪市洗脑转化班,强迫转化15天。

2008年7月9日晚,桓仁县公安局与二棚甸子镇派出所警察开了几辆警车去了很多人,包围了法轮功学员范景芝家,非法闯进屋内乱翻乱搜。她的父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群绑匪式的恶徒们吓的心脏病复发。警察们见状将范景芝强行带走,不管老人的死活,并将她关押进桓仁县看守所,随后非法劳教,送往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在马三家,范景芝因不背所谓“三十条”,被关小号、上大铐、和抻床折磨。

2015年法轮功学员诉江后,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范景芝,找不到人,就打电话找她的哥哥、弟弟等家属,骚扰了很多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