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坚持中提高心性

更新: 2018年08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转眼得法修炼已经过了五个年头了,我不再是新学员了,修炼的感悟也挺多,只是下笔有些不知从何说起。我就简单的说一说一个坚持了快两年的项目的修炼体会。不管再多的体会,千言万语归根到底都是感谢师父,没有师父的看护,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从二零一六年八月开始,每周一次,我利用午饭时间在公司附近的街道上发传单。所幸的是,从那时到现在,从来没有间断,没有落下一次。去年七、八月份因开始给加州的“220反活摘决议”征签,就把单纯的发传单改为征签和发传单。在师父的保护下,得以通过这种方式和有缘人讲真相,并且在这过程中不断的修去各种人心。

我每次出去基本都能征得十个以上的签名。我知道签名不是目地,签了名也不等于得救,但确实有的人可以通过签名表态,也可以借机進一步讲真相,让对方可以明白真相真正的得救。

有段时间我妈妈从外州来了。我妈妈是个比较新的学员。我上班时就会带上她,方便督促她学法。我妈积极的想跟我去征签。我有些不太乐意的,觉的她也不会说英文,也帮不上忙,我一个人都已经做得顺手了,她去了还不知道怎么安排她。但看她很积极的样子,我只好带她去了。征签的时候我就让她挎着装着传单和小莲花的包,有人签完名后,就递一份传单和给一朵小莲花。果然,我看她不顺眼,觉的她拿包的姿势也不对,给传单的时机也不对,给花的颜色也选的不好,觉的她往那一站,人都给吓跑了……征了一个多小时,勉强征到了十个签名。

回去后我对妈态度就不好了,觉的是她耽误了我征签。所幸通过学法没有忘了向内找,很快意识到我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同修想加入证实法的项目不是好事吗?带同修讲真相怎么可能会耽误事呢?为什么遇到事情不能吸取正面的教训呢?我的正念又到哪去了呢?

第二周,我妈因为有事没有和我去,我自己征签的数量比往常多了几个,足以弥补上周的数量。当然我没有肤浅的觉的是因为我妈没去,我自己签的多,相反,我知道正是因为我向内找了,师父让我看到带同修并也没有耽误事。

第三周,还好我妈也没有介意我之前对她的态度,还是高高兴兴的要和我去征签。这回放下了人心,总算有点智慧了,主动向人介绍这是我妈妈,我们都是义工,她想给你一份纪念品(小莲花)。这样一来,效果挺好,签了名的人都很高兴的和我妈打招呼,并且高高兴兴的接下她手里的传单和小莲花。一个小时很快过去,签的人数也比往常多。我妈也很高兴,她在本地剩下时间里,只要没去贴神韵海报,几乎每周都和我去征签。

直到今天还有人跟我说,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几个月前签过了,那时是你和你妈妈……

一般签过名,听过真相的人都是很高兴的对我表示感谢,我知道他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师父,救人的是师父。我也经常碰到来自别的地区或国家的人。我感到现在也确实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活摘器官,我几次碰到来自英国、加拿大、瑞士、北加、圣地亚哥的人,表示在他们国家/城市听到过学员讲述的真相。还有一个女士,告诉我她在中国大陆工作过几个月,她的同事给她讲过真相。我对她说在中国大陆的学员告诉她真相要冒着生命危险,她痛快的签了名。我们国内的同修真的是做得很好。

有一次有个已经签过名的老爷爷路过,说想再签一次,好在那时我已经过了追求签名数量的关了,就在那迟疑该怎么婉拒,老爷爷也随即意识到这样不妥,就说可不可以替他太太签,我说您太太会同意签吗?他说肯定会的,我就让他签了。签完了之后,他还不想走,还站在那帮我征签了一会。

征签时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阶层的人。我一般都能做到不看他们的外在形象或表现,尽量不错过一个人。

还有一次有两个纹身,叼着烟,看上去比较凶恶的男子过来了,我心里犹豫要不要上前询问,很快一咬牙还是走上前对他们说,请他们帮助制止活摘。两人似乎有点愣,但听完后都决定签名,其中那个开始看上去尤其凶恶的大汉一边签着还一边说,我必须要做点好事,我必须要做点好事。我也照常给了俩人传单和小莲花,俩人都表示感谢,而且再看上去一点也不恶了。

附近有一个车站,中午的时候有学生过来等车。基本上每个人我也都会去问。有一个学生,我几乎每次都会看到他在那等车,我也每次都问他是否愿意帮助制止活摘,在我问到大约第七次的时候,他终于欣然答应,并叫他的朋友一起签。还有的人也是问过很多遍,之前可能是每次理都不理就走掉,或者屡屡拒绝的,我一般都能不动心,下次再见到时,仍然像第一次见那样热情的询问对方,就这样,也有不少人终于有一天态度就变了,停下脚步,听了真相并签了名,以后再见到我都高兴的打招呼。所以,我知道了虽然还有好些来来去去依然还没有听真相的,只要还没有结束,他还有机会。如果只是问话问上十几遍,几十遍就可以救了人,那救人已经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说到坚持,把一个项目坚持下来也不容易,克服了种种困难。虽然做这个项目已经快两年了,可直到今日每次出门前还是会有种莫名的压力和阻力,仿佛是要上战场。我就奇怪了,这明明也不存在像大陆学员那样冒着生命危险,怎么还怕心那么重呢?至于吗?当初以为是刚开始没有做顺手,所以会紧张,但都做了一百来次了,怎么每次还压力这么大呢?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想想应该就是消业吧,平时太舒服了,没什么机会消业。后来再想想,为什么非得追求没有压力,轻轻松松的去救人呢?为什么总想着猛干一阵后是不是可以歇会儿了,想着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再这么绷着一根弦?这不也是一种执着吗?舒舒服服的怎么消业,怎么长功呢?为什么这么不能忍耐呢?我才修炼五年而已,比起那些坚守了十年,十多年,二十多年的同修根本比不了。师父说了:“炼功人必须得忍”[1],“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2]。

每次出门前,我一般都要发正念,有时间的话还会学一会法,然后准备好征签板,传单和小莲花,就怀着忐忑的心情下楼,来到马路边。往往在站在马路边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压力好象一下子都消失了,心情变的轻松。

也有种种的考验,有时候也会冒出觉的这样征签到底有没有意义,能不能起到救人效果的念头。通过理性的分析,最终都能清除这些负面的想法。有一次有一个看上去素质低,我不怎么看的上的人对我说,你不要再找这些学生签名了,他们还不满十八岁,我知道你是拿钱的,一个签名拿多少钱,所以你才要多拿签名。我当时听了觉的简直是受了天大的冤枉和侮辱,心想这人怎么能这么说呢,真是素质低,真是难救……

正好那几天适逢在项目上和同修配合也出现矛盾,再加上这件事,心里那个苦啊。觉的自己多么占理,多么委屈,对方错的多离谱!这个时候,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念师父的法:“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3]。渐渐的才把这委屈和愤愤不平的心压下去,再继续念,才渐渐消去。消去了之后,再理智的想想,还真是“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首先,我有看不上他的心;其次,不管他说话多难听,我确实不应该找未满十八岁的学生签名,我做这件事的目地也不是为了签名多少的数字,我给他们讲清真相就好;第三,他说到拿钱,是我还有利益之心,虽然没在这件事上,但细想在其它地方有;第四,我虽然不求钱,恐怕有隐藏的求功德的私心……唉,这样分析下来,果然是“对的是他,错的是我”啊!

总之,这个项目也是经受了种种困难,只是那些困难走过去了之后,回想起来觉的都微不足道了,有的甚至都想不起来了。还是那句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看护和精心安排,让我这个胆小懦弱的弟子可以走到今天。我记得有一个同修在明慧交流中讲到,有一次她五岁的孩子晚上要去厨房,非要妈妈陪着去,因为就几米远的距离而已,同修让她孩子自己去,她会在一边看着他,但小孩子怕黑就不敢去。同修悟到,我们有时候就像五岁的孩子一样,在修炼中几米远的黑路都不敢自己走,殊不知师父其实时时都在身边像父母看护孩子一样看护着我们。

修炼到今天我深深的感到在修炼中,在救人中,我能获得的任何的提高,都浸透着师父的心血。我还有好多的不足,好多的人心,时常觉的愧对师父的苦度。从今往后,唯有继续坚持,更加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