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治之症不药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我四十八岁,是个性格开朗、心直口快的人。二零一五年十月,是我生命中最灰暗的日子——医生诊断出我得了直肠癌。我的身体在很短时间内消瘦下来,面色苍白透着黄,时有便血。

我开始输液、吃药,到北京求医,找好的主任大夫。我拿着北京的医生做出的化疗方案到我们这里的中心医院治疗,医生却把药的剂量弄错了,该大剂量的用了小剂量,该小剂量的却用了大剂量,结果我的转氨酶升到三百(正常不能超过四十)。直肠癌没治好,这药倒把我的肝损坏了。我一共做了三次化疗,为了保肝我不吃化疗药。全家人来来回回陪着我折腾,劳民伤财,病也没好。

万幸的是,在北京这二十多天里,我一直没有忘记念“法轮大法好”,特别是那次在北京做骨扫描,一直做了一个小时。在那令人恐怖的一个小时里,我能撑下来,全靠在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的母亲炼了法轮功,我也跟着看过几遍大法的书,我就觉的这功法好。从那时起,要是有人在我面前敢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可不干,非得跟那人说个明白。见母亲劝人退党,我也跟着给亲朋好友们说退党、团、队的事,劝他们快退,也劝退了不少人。我以前不止一次跟人讲过“将来我要是生了什么大病,我可不去医院治,我就炼法轮功!”

现在我真的得了大病。可是从北京做完手术回来后,就想去让一个嫂子给算算我的情况怎样。那时我不知道她是利用低灵附体给人看病算命,虽然能看到点事儿,但对人是有害的。他们给我算说算不了,觉的很奇怪,说:“怎么让什么东西挡住了,算不了了。”

不久,母亲又劝我修炼法轮功。也许机缘到了,二零一六年二月,我终于走進了大法修炼。炼静功才半个月,我就体会到了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感觉。

修炼大法了,我心里太高兴了!一生中心里无数的疑问得到了解答,我的生命有了希望!

刚开始炼功时,丈夫劝我说,“炼功不耽误吃药,药还得吃。”我说:“我豁出去了,爱咋地咋地,我就炼功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说了算,做化疗生不如死,我不做了!”从那时起,我真正走入了修炼。

不久,我的脸色变的白里透红,比得病前还好看的多。熟人们见了我都惊奇的很,我也很自然的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我这是炼法轮功炼的,不治之症都炼好了。

我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了,她炼功前患高血压、气管炎、气胸等毛病,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修炼大法后,六十多岁的人抱着两箱苹果上二楼气都不喘,让邻居惊叹不已。二零零八年我父亲去世,她一个人过,心态很好,生活上从不给儿女增加一点负担。

我朋友的妹妹患类风湿关节炎、贫血,骨关节严重变形,经常疼的走路都走不了,动不了。我去帮她做饭,照顾她两个多月。一个多月前她也开始修炼了,没有再打针吃药,疼痛已经大为减轻,还能感觉到身体上法轮到处在转,给她调整身体。

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所有人都能知道大法好,有缘人能尽快修炼大法。我一定好好修炼,多讲真相,让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