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近十年冤狱 福建仙游县李芹英老人仍不得安宁

更新: 2018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仙游县度尾镇中岳村现年69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芹英(又名李琼英),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1999年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芹英被两次非法判刑,遭受九年九个月的迫害。

李芹英老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中共不法人员不断的上门骚扰。2017年10月27日,第三次被当地中共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仙游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下面是李芹英老太太诉述其遭迫害经历:

1999年7月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曾遭二次非法判刑,陷冤狱近十年。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一日刊登的《两次遭非法判刑 福建李琼英陷冤狱近十年》一文。第一次是2004年,我因帮助被迫害离世同修料理后事,遭仙游县公安局一科科长曾锦雄的残酷迫害,而后被非法判刑六年半,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迫害,于2010年11月19日走出冤狱。

我长子何曙光从小到大安守本份,读书到大学毕业。在我第一次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期间,我长子为维护家庭权益上访,被当地邪恶权威压制,在2005年正月初六被村书记黄兴华妻子家族的恶势力何元泽等人光天化日、目无法纪围殴活活打死。2011年11月9日,残杀我长子的主犯何元泽在逃亡近7年,取保回家。凶手的三哥何元廉得意忘形向村里人宣说:“母亲是炼法轮功的,打死她儿子是无罪的。”

恶徒嚣张,我只能找政府讨个公道,为冤死的长子申冤。为此,邪恶之徒借机迫害。2012年6月21日,我再次被构陷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迫害。直到2015年9月19日才回到家中。

可是迫害并没有结束,我走出冤狱后,一直被软禁在家中,无法外出。由于我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当地邪恶持续不断的上门骚扰……

我2015年9月19日第二次冤狱期满回家才几天,又是那个姓陈的国保头目,身穿便衣带几个警察闯进我家,恐吓我丈夫,说我在监狱里表现不好,早晚还要再抓进去。并一个人窜到我家楼上搜寻一趟,然后下来冲我说:“你在监狱里表现不好,写的材料我都看过,我随时都可以再抓你。”走时还交代我丈夫要严格看管我,不能外出,不能与外人接触,否则,就再抓人。这样使我家人非常害怕,只准我在家做饭,料理家务。

监狱里的狱警们是执行上令“迫害、转化”。但他们心里都很明白,每当家属接见,队长警官们都会说我的表现很好,只是不肯认“罪”。仙游国保说我写的材料,就是我写的母子冤案,要求监狱帮我放在档案里留做历史记载。那个绑架我的国保头目一直想随时再抓我,还经常派人到我家监督、拍照等等。

2017年8月8日,国保头目又带几个警察到我家问:“最近有没有去过谁谁家,有没有跟谁谁联系?”我媳妇对他说:“没有去哪里,天天都在家里。”他就凶我,并问:“你还要不要再炼功?要再炼功下次再来抓你,就不会像前两次那么好过。法轮功说共产党是邪恶,炼法轮功就是与共产党作对,你家开的诊所是共产党给开的、老年人每月100元钱补贴是共产党给你的,都要没收的。家人还对你那么好,要诛九族,以后子孙不能上大学、不能上军校。”另一位民警叫我去信佛教该多好。我给他们讲迫害的真相,国保头目说:“不要听她的。”就立即带头走了。

8月30日,又叫村妇女主任和一位村干部、镇派出所两位年轻民警到我家照像,一个民警问我身体好吗?我对他们说:“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很好,二十年了没有再吃药打过针,省去了多少医疗费,否则,怎能禁的起监狱里的十年迫害。”他们很认同。我想进一步给他们讲真相,可是他们只是急着找我丈夫交代:“这几天是厦门召开金砖会议,要好好把人看在家里。”

当晚,村妇女主任交代我儿子说:“这几天要把你妈看在家里,否则会连累镇派出所新到任的片警被撤职。”就这样连哄带骗的一直骚扰到十九大,几乎天天派人到我家监督。

10月27日,我丈夫认为十九大结束了,会宽松点,就带我和村老年人一起到江西庐山旅游。刚到枫亭顿车站,身份证被扣留,人被拘留在一间小房间里,行李被搜查,一直拖延时间,我夫妻俩旅游不成,车费被扣去900元。又派人到我家大抄家,对我家人进行恐吓威胁,我被绑架到度尾派出所。

从枫亭顿车站到度尾派出所的路上,我一直遵照师尊的教导:心怀慈悲讲真相救他们。在度尾派出所里,不明真相的民警对我进行威胁逼供,我心平气和地和他们交谈、讲真相。民警把我的对话打印在表格里,并叫我签名,我没有签,被关进禁闭室里。

当晚六、七点左右,丈夫和小女儿被叫到派出所,女民警劝小女儿叫我签表格。看到家人我一阵阵心酸,眼看家人又要为我承受那种无法言表的痛苦,我心如刀割。小女叫:“妈啊!今天您都没看见哥哥被吓成什么样子,爸旅游不成还吓的坐立不安,一家人心急如焚,这么多年您都付出了那么多,就再为大家付出这一次,签吧!”当时我看了表格自己与民警对话都是在维护大法,接过民警的笔就签,可疏忽了表格前面一行污蔑大法弟子的罪名。一旦觉悟已来不及了,当晚就被关进仙游拘留所。

就这样我被第三次绑架,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还继续派人找我儿女威胁施压,儿女担心我的安危,又怕连累他们孩子以后前程,一直处于惶恐不安中。

2018年3月3日又派村妇女主任来我家监视。4月24日又派三人来家问我丈夫,说我寄去了美国什么东西。我丈夫明知道我寸步没有离家,可是心里总是又惊又怕,不知邪恶还要再使什么招,日夜坐立不安。还好那时儿女们不在家,否则就得再挨一场批斗。

中共不法人员没完没了骚扰我家生活,使我一家人不能正常生活,剥夺了我教育儿女的尊严,剥夺了我晚年生活的自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