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机卷断四肢 是法轮大法救我于危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我们家是农村种大棚的,有相似经历的人都知道,大棚上的棉被每天晚上要放下去,早上卷起来,卷帘装置是电启动的。

我的丈夫憨厚老实,做人本份,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法官枉法判刑四年,农家里里外外的农活全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

一天,我因思念丈夫,站在山坡的棚顶上,向远处非法关押丈夫的监狱方向眺望,站了半晌,才想起大棚的帘子要卷到顶了,就走向机头处准备合闸。没想到,过程中,我被卷帘的绳子缠住,全身动弹不得。因儿子儿媳都不在现场,周围没一个人能来救我,导致我的腿被卷到立杆上,四肢被绳子当场卷断,直到一寸多粗的立杆被卷弯了,才有人发现,从三百多米远的地方赶过来帮忙。

我被救下时,浑身青紫,众人用门板充当担架,将我抬到医院,做了整整八个小时的手术。当时大家都以为我活不下来了,因为已发生过多起被大棚卷帘机卷入而丧命的事。

出院后,我瘫痪在床,因手部神经被卷坏,一直耷拉着,连棍子都拄不起来,去医院复查多次,医院说片子显示我的骨枷一点都没长出来,建议我去大城市治疗,当时因我的丈夫被迫害入狱,家里没有经济来源,所以我放弃了继续就医的想法。

后来妹妹将我接到了她家,妹妹是修炼法轮功的,家里有个学法小组,每晚学法时,她们读法,我就听着,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到她家二十多天后,我发现自己的大拇指能动了,逐渐的,手能够蜷曲起来握住棍子了,我便开始拄着双拐,自己下床活动。二十八天后,我不用拄棍也能行走了,虽然动作略显迟缓,但我还是决定回家。

那会儿已到冬季,在山上居住的我为了烧柴取暖,每天都要上山捡柴。

我家离山上的大棚一里地远,蹬上自行车下坡没一会儿就到家了,后来我尝试着骑车上坡,但感觉蹬起来很吃力,本来想放弃,突然又想到,一会儿要路过同乡家,他们曾经亲眼目睹了我出事后的惨状,都以为我会瘫痪在床,能坐起来都是奇迹,我要让他们看到修炼法轮功后,在我身上出现的大法的神奇,所以就鼓起劲儿一路蹬了上去。自那以后,我的身体状况恢复如常,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之后的几年,家里又接连遭遇风波,儿子与儿媳离婚后患上了癌症,在他弥留之际,丈夫刑满释放,但是当地的610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却不肯放人,等丈夫回到家时,儿子已经失去了意识,不久后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十一岁的孙子和为了给儿子治病而借的近二十万元的外债。为此,我曾多次陷入痛苦中不可自拔,整日以泪洗面,有时候刚捧起大法书,眼睛就被眼泪蒙住,后来通过学法,师父的法理化解了我内心的痛苦,心情才逐渐开朗起来。

丈夫出狱后,我和丈夫日夜不辍,种了十多个大棚的蔬菜,几年的时间,我们已经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其中的艰辛不可想象。

一次,儿媳妇回来探望孙子,我劝她留下,并承诺儿子原来住的那间房依然归她,儿媳妇曾在离婚时把家里的家具都带走了,她回来后,我又从新帮她置办,每年冬天都给她拉煤取暖,直到她找了新的丈夫,我仍然让他们在那间房子里住着,心里想着过去的恩怨都过去了,孙子有亲妈在身边就够了。听说这件事的村里人都说我傻,但是法轮大法教人为人处世先考虑他人,我坚信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以上种种如果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恐怕会天天抱怨上天不公,内心充满痛苦和不甘,最终不死也得疯,我因修炼法轮大法,恩师一路呵护,这才得以走出苦痛、重获新生。

法轮大法是正法,正法信仰是一剂灵丹,使人身心受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