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证实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八年四月,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出于好奇心,想看看法轮功到底是干什么的,就把书带回家了。

因为法轮功在我的印象中就是邪党宣传的那一套。回家之后,我关上房门,生怕被别人看到,我翻开《转法轮》,<论语>还没读完,我就被震撼了,那可是生命的每一个细胞在震撼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我就想一口气把书看完,读啊,读啊,泪水常常模糊了眼睛,就抹去再看,直到深夜也不困,今天想来仍然激动不已。后来我又读到了师父的各地讲法,我都是在这种心情下读着,经常泪眼朦胧。我明白了很多常人永远也无法知道的天理,也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使命,随后我又看了、听了《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等节目,还有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音乐等。那时我觉的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溶在大法里,我身心愉悦,身轻如燕,几十年的气管炎消失了,就觉的自己是全宇宙最幸运的生命。我仰望着天空,象是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愿师父笑!”之后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三件事中,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二零一二年,我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我想到哪里都要做好三件事,都应该展现大法的美好。我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给她们讲大法真相,唱《得度》等歌曲,把《洪吟》等经文抄写下来,教她们学,每天我都正常炼功、发正念,夜里十二点前就有人喊我起来发正念。有一天早晨号头说:“我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都说好,二十多人一起喊,我知道大家都觉醒了。其实,看守所里能有今天这样比较宽松的环境,一定是那些曾经被关押在这里的同修们,用正念和生命开创出来的,我要好好珍惜在这里的每一天,多救人。下面讲几个小故事。

一、所长求我救她

有一天,看守所的所长来到号房门口对我说:“你快救救我吧,我上了你们法轮功的‘恶人榜’了,你看,我没有迫害你们,还给你们提供方便,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笑着对她说:“你不用怕,我可以作证,只要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师父就会保护你的。”她放心的走了,听说这个所长后来调离了看守所的工作。

二、警察:你用真善忍帮我们管一个人吧

有一天两个警察一起来到号门口喊我说:“某某,你用真善忍帮我们管一个人吧,她在每个号都呆不下去,大铐小铐都用过也不行,就是打人、闹事。”我心想,她们为这事好象是开会研究过才做出的决定,这不是证实法的好机会吗?我就答应了。

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说有抑郁症,情绪波动很大。她来了后,我先跟她聊家常,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晚上让她睡在我旁边,和她聊天,渐渐的她变的很乖,也能和别人相处了。大半年过去了,她都没有出现过之前的病状。她知道我要下监狱了,哭的很伤心。我告诉她只要念那九个字,你的病就能抑制住,你就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她坚信的笑了,看守所的领导也都在关注着她的变化,都认可大法真、善、忍的威力。

三、中医师的病好了

有一个扶着墙走進号房来的人,四十多岁,她说自己是祖传的中医师,还说自己有哪些病,她自己治不了。可是能给别人治病,警察牙疼了,她拿两个彩色灯泡(干活的产品)去给她们针灸,不一会就不疼了。她好象天目开了,有一点宿命通功能,她看到我和她的缘份很深,还看到我打坐时身体金光闪闪的。

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让我救她们,我把《洪吟》抄写了一些给她,她一边干活一边背。她向警察要求睡在我的旁边,说我身体有能量,可以帮她调理身体,没过多久,她的行动就正常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警察奇怪的问她怎么好的这么快,她说我每天炼功的时候,她都在旁边看和学,同时还能接到我的功,感觉身体很舒服,所以病就好的这么快。这位警察为此叫我给她发功治病,我心想,我不会发功,也不会治病,只是正法修炼的能量场在起作用,你们想学就回家学吧,我为能在这里证实大法而欣慰。

众生都在醒悟,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这不是一个或几个大法弟子就能做到的,是师父带领着众神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推动着正法的進程。师父让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我只有好好珍惜各种环境,修炼自己,救度众生,以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四、在监狱里证实大法

来到邪党的监狱,我不敢懈怠一点,随时保持正念、向内找的状态,一思一念归正自己,少给旧势力钻空子,既然来了,就把它当作是好事,一是可以吃苦消业,二是可以修去很多执着心,更快的放下名利情,三是救度一方众生,四是经历考验、提高心性。我想机会难得啊,如何利用好这个邪恶的环境呢?在这个人员复杂而又封闭的环境里,我的一言一行都传递着法轮功真相,做好自己就是在证实大法,就是在救度众生,就是在让众生了解法轮功真相,选择未来而创造机会。为此,我外在的表现就是健康、乐观、善解人意、乐于助人而且能歌善舞,这为我后来在监狱讲真相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让他们得救,先后有六、七个人走入大法修炼中。举两个例子。

有个人得了脑梗,双腿无知觉,每走一步都要两个人架着,她痛不欲生,就想死,她连水都不敢喝,怕上厕所不方便,被分到了我的下铺,我主动照顾她、开导她。她比我小六岁,我们亲如姐妹。她不识字,我就一字一句的教她背法,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悟性很好,师父经常在梦中点化她、鼓励她,让她看到很神奇的景象,我还经常让她和我一起炼功,没过两个月,她的腿就好了,能走路了,什么药也不用吃了。每天身心愉悦,她说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开心的活过,五十多年来都在苦难中煎熬着,自杀过几次了,她对师父和大法坚信不疑。这件事在监区里影响很大,人们都知道是法轮功救了她,当然在那个邪恶的环境里,我们都是智慧的做着这些事情,关键是有师父的保护,我们没有怕心。

再有一个年轻人,三十多岁,大学生,聪明、善良,但是好强,自认为是佛教徒,一些佛经背的很熟,被分到我们号房。我很关注她,心想她有一个信仰的基础,修大法那该多好啊!有一天她和别人闹矛盾了,骂人,还要打人,脾气很大,我严肃的制止她:“真正有信仰的人应该修自己,你怎么能打人、骂人呢?我们法轮功修炼者就是时时处处向内找、修自己。”她似乎触动不少,后来我们一起交流如何修炼,我把自己所有会背的经文都写给她,她如饥似渴的学法、背法,我们一有机会就交流修炼心得,沉浸在大法修炼的喜悦之中,早已忘了自己是身在监狱呢!

有一天她抱着我痛哭道:“阿姨,是你救了我,我以前根本不懂什么叫修炼,就是想求神佛保佑,整天背诵经书而不知修自己,我今后一定好好学大法,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我也很认真的跟她说:“救你的是师父,是师父把你带到我的身边,你的师父是李洪志,以后你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她说:“我明白了。”她说到做到,智慧的把大法真相传递给她周围的年轻姐妹们。虽然我已经走出监狱,我也相信她会做的更好,因为她已经觉悟了,而且身心受益很大。

出监几个月来,我最明显的感觉就是:中国大陆就是一个无形的大监狱,人人被监视,到处被监控。这是人类社会吗?天灭中共不对吗?救度众生才是当务之急。经过近期的密集学法,我仍然是一个正念十足的大法弟子,我要抓紧这最后的机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