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言行证实大法 亲友明真相

更新: 2018年08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得法的,修炼了二十多年,没有师父慈悲的保护,我能走到今天吗?师父给予我及全家和亲朋好友的美好太多太多了。

以前我是一个病秧子,除了头发不疼没有不疼的地方,宫颈糜烂常年经血不断,流得浑身没劲,更严重的是风湿性关节炎,各个关节要疼起来真的是生不如死,每到阴天下雨更难熬,再加上心脏病、胃病、休克等等,总之没有好的地方。再加上家庭的贫困,多次想过结束自己一生,脾气别提多差了,整天嚷丈夫和两个儿子,甚至还打两个孩子,整天怨天怨地,好象谁都对不住自己似的,连邻居都说怎么老听到她嚷。丈夫和两个孩子身体也不大好。

就在我对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都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苦难都是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当按照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时,心性就好了,身体也好了,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从此与药无缘了,两个孩子和丈夫身体也都好了。

当我用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逐渐的达到修炼人的标准时,亲朋好友和邻居都说我变了,也有不少人得了法,我丈夫哥五个,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每家都有学法的。

用言行证实大法

我得大法后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之中,不管谁先進家就开录音机听师父讲法,全家人每天享受着大法的美好。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破坏大法与迫害大法弟子,把我这个温馨的家给破坏了,我多次被绑架多次被非法关進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我从洗脑班走脱流离失所,几经辗转回到了娘家,娘家人相信了邪恶的谎言,就连三岁的小孩都不拿好眼看我,我就想怎样才能让人们明白真相,不让人们上邪恶谎言的当,我想就用言行来证实法,让人们在我的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

也正好我弟弟盖房子,全村人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帮工的,我严格要求自己,每天祥和乐观的跟大家在一起干活,甚至一举一动要求自己,无论在地下扔砖、还是在架子上接砖或者和泥扔泥,我都抢着干不嫌脏也不觉得累,早上不吃饭就干活,中午吃了饭也不休息和弟媳妇收拾家务,晚上干完活也不吃饭就开始学法炼功。

几天下来人们就开始议论,谁谁(指我的名字)炼法轮功不象电视说的那样,都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那样祥和平淡,干一天活只吃一顿饭也看不出累来,电视说的肯定是假的。我走时一个嫂子出来送我说:看到你就知道天安门自焚一定是假的。

哥哥和弟弟转变了

在我被迫害流离失所回到家中时,当时哥哥被毒害的很深不让我说大法,一说就骂,有一次吃饭时,我看他高兴就跟他讲大法的真相,一听就炸了,把碗和筷子都扔了,骂着就把我脖子掐住了,当时大哥的脸都变的不象人样了,把我掐的上不来气了,不知怎么的,我把脚轻轻一抬 ,就把哥哥踢出去,哥哥往后倒退了几步倒下,起来说我:你们炼功不是打不还手吗?我说,是我师父叫我们炼功人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我不把你踢出去,你就把我掐死了,我炼功只为了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就无端的遭到残酷的迫害,每一次迫害都是九死一生,没被邪恶打死而被自己的哥哥给掐死了,你在无理智下做了坏事,你下半辈子能过的安宁吗?更何况你怎么向我的丈夫和两个孩子交代?怎么向我的侄儿侄女和亲朋好友交代?更对不起我们死去的父母,以后你会每天都在悔恨和痛苦中活着,你想这样吗?我踢你,这是我师父对我的保护,同时也挽救了你。从那时起哥哥变了,每逢有人问到我时,哥哥都说:“我妹妹是世界上素质最高的人,遭到这样的迫害。这是什么世道?”

在我又一次和丈夫(未修炼)被绑架时,弟弟来看我。当时我出来了,丈夫还被关在看守所里,弟弟一進来挺生气的样子,但没说什么,我夜里发正念时,弟弟开始连说带嚷,说我炼功把家弄成这样,你遭罪不行……看这两个孩子多可怜。我跟他说什么道理都听不進去,深更半夜的连嚷带骂的,我不再跟他说了,就静静的发了一会正念,然后打开灯严肃的对他说:“你起来走吧,邪恶迫害的我都这样了,你姐夫被关被害,你不但不伸出正义之手伸张正义,你还配做我的弟弟吗?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父亲去世早,你和母亲我们三人相依为命从苦中走过来,谁不了解我都行,你还不了解我吗?你在人中也算精明的了,谁能骗得了我?这法要达不到百分之百的好,我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吗?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是开天辟地头一次传,是真正救人的正法,你应该为真理说一句正义的话,但你却帮着邪恶来迫害我,你说你做的对吗? ”从那起,弟弟明白了真相,再没有说过不好的话,还说要给他姐夫请律师上诉。

亲友明真相得福报

(一)儿子的严重烫伤四天好了

我二儿子有一年炎热的大夏天晚上,被一盆刚做好的大米稀饭烫了,因为饭盆在外面窗台放着,正好顺着脖子洒在身上,裤衩在背心外面,烫的孩子不是好声的嚷,我从屋里出来一看,自己已经把衣服扯下来了,肚皮还带下来一片肉皮,露着血淋淋的肉,整个胸脯和肚皮都是泡,大泡象鸡蛋大、小泡跟米粒似的。孩子哭的都不是声,如果我没学大法,当时肯定被吓坏了。

想起哥哥家的孩子以前被烫过,马上打电话问有没有烫伤药?哥嫂和两个侄儿来了,一看把孩子烫成这样就急了,马上要送医院。但是我经常遭受迫害,被关洗脑班,丈夫还经常被勒索钱,家里根本没有钱。丈夫刚出去打工又不在家,送医院得花多少钱啊。想起了师父的话,我说不去没事。哥嫂和侄儿都急了,哥哥说这烫伤伤口有毒,如果毒气归心孩子就完了。我跟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哥嫂们看我心意已决,就找来村里的医生,给消消毒上了烧伤药,哥嫂看孩子在地上直蹦说全身热,疼的受不了,哥嫂还是不放心坚持去医院。我说没事四五天准好,你们放心回去吧,哥哥问我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说是,我会给他念法,你们放心回去吧,哥嫂们还是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有事打电话。

哥嫂们走后,我让孩子躺下,我让他和我一起说:我妈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有师父管,谁也迫害不了我们。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发正念,他念了几句就睡着了,我坐在他跟前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宿,也没睡觉。他安静的睡了一宿,天亮了看我还坐在他跟前学法,就问我妈你没睡觉啊。我问他你还疼吗,他说不疼了、我全好了。我说你谢谢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

后来真的是四天就脱了皮全好了。全家和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四嫂清醒了

有一回晚上我正在同修家学法,听见外面叫妈妈的声音好象是我的儿子,出去一看正是我的大儿子,见我就急着说:我三大大叫我找你快回去,救救我四大大。我问你四大大怎么了,他说你别问了赶快去吧。

進屋一看,满屋子人,我四嫂躺在炕上被好几个人按着,瞪着眼睛嚷“我不活了我要死”,还蛮吓人的。看此景,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救四嫂,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迫害她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叫按着她的人放手,对她说:“四嫂,你看我是谁?”她机灵的一下,睁开眼睛看看我说,你是他老妈。我问她:“你怎么了?”她说:“没怎么,睡觉哪。”我来之前,她这个状态已经很长时间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吓坏了,只好打了120等着,我三嫂看到我大儿子去了,和他说:“快去叫你妈,只有你妈能救你四大大。”

我去后,我四哥正抱着四嫂的头,叫着四嫂的名哭,我告诉他:“这都是你害了四嫂,谁劝你退党你都不退,给你《九评》你都不看你还要烧,这是共产邪灵在害你们哪。”我正和他说着120来了,四嫂清醒了,说不去医院。屋里的人们都非得叫去,四哥也执意要去检查检查放心,我和四嫂说“为了让人们放心我和你去一趟吧”。四嫂也说:“你要跟我去我就去”。

我发正念,并教四嫂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没有事,跟着去的人们非让住两天,我说:“检查都没事了就别住了,回去吧。”就这样连夜回来了。

第二天去看四嫂时,四嫂说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你一叫我,心里就都明白。我告诉四嫂是师父救了你,又详细地给四哥讲了真相,四哥这次爽快的退出了邪党。

在给四嫂检查时碰到我村一个出车祸的人住院,骨盆摔碎了,住了好长时间了也不好,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很快好起来的。没过几天出院回来了,看到一同修高兴的说:“法轮大法真好。”

(三)堂妹夫的脑血栓好了

堂哥的妹夫得了脑血栓,我哥的孙女满月的时候,他来吃酒,两个人搀扶他,自己鼻涕眼泪都擦不了,坐在凉台凳子上很痛苦的样子。

侄女告诉我你快救救我这个姑夫吧,他是党员。我蹲在他跟前问他,“姐夫你是党员吗?”他点头,我说:“共产党不好,害死了好多人,不要它了,我给你起一个叫强健的化名退出来吧,从今以后身体强壮、健康好吗?”他点头,我还告诉他:“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他点头。因为当时说不出话,三四天就全好了,上大街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人问你喊什么哪,他告诉人们:“我弟媳给我退了党,并告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病全好了,是大法救了我。”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就拿我侄媳妇来说,她是北京人,生小孩,剖腹产都七八天了,刀口发炎了流血水,疼的汗水往下流,我到北京医院已是下午了,我把大法护身符给她戴上,并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早晨自己就下床蹓跶了。

明白真相的人念九字吉言得救度太多了,因篇幅有限就不多说了,就像我村支书说的:“你这些年遭受的那么多苦难,你不也挺好的吗?儿子也都娶上媳妇了,孙子也有了,车也买上了,楼房也都买上了,看来你是学大法得福报了。”

我说:“是呀,学大法本来是有大福份的,我现在两个儿子都娶上好媳妇,孙子孙女都有了,也算上儿孙满堂,令人们羡慕,这些都是来自于大法,是我的师父赐予我的,更庆幸的是我得到了万古不遇的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