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大法 老伴两次渡过劫难

更新: 2018年08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一九九七年身患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我炼功半个月后,身体上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因此,我家老伴、孩子都支持我修炼,也都认同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污蔑大法,迫害大法修炼人。我老伴知道大法好,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修炼。在九九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时,半路被警察绑架到拘留所迫害。老伴把大法书藏到别人家,才使大法书得以保存下来的!因此,老伴和孩子都得了福报,特别是我老伴两次躲过劫难。

(一)

二零零三年腊月十三的早晨,三点钟我起来炼功,老伴四点钟出去锻炼身体。可是不一会儿,我正在炼静功,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一听,对方是个陌生人,说是精神病院打来的。电话里急促的告诉我:“你丈夫有病了,赶快来!”这时天还很黑,路上没人,车都打不着,我急忙带上家里仅有的一千元钱,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向医院。当我来到门诊时,我看见老伴正在吸氧气,已经不能说话了。门诊大夫正在找车准备往抢救室送。到了抢救室,主治医生一看就说:“心肌梗死,高压280,没有体温”。

这时,老伴身上象泼了凉水,凉汗往下淌。老伴坐不住,躺不下。我用身体靠着,他不让我碰。他说:“你体温太高。”我把被子叠成四层,外加一个枕头抱在怀中,靠着他。同时大夫很快给他打上了带有麻药的点滴,并说随时都有危险。我对着他耳朵边告诉他快念“法轮大法好”,他念了!他稍微缓解了一点,暂时不折腾了。

大夫让我把当地的孩子找来,他背着我告诉我儿子,你马上给老头准备后事,并赶快给外地的你弟弟打电话。

那时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我心里很平稳。我知道我师父一定会保护老伴的。果然,在当天中午十二点左右,他有体温了,我觉的他没事了!在医院里,我用小录音机,用耳机让老伴听了两遍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好多了。大夫知道了,问谁炼法轮功?我说我炼!老伴说:“是我让她炼的”。当时大夫还听了两分钟,说很好。

到腊月二十六,要过大年了,老伴已经住了十三天院。我们要求出院,医生不让。主治医生找专家三次会诊,都说随时会有生命危险,说出院你也得回来。可我心里有数。出院后老伴一天比一天好,很快恢复了健康!

(二)

转眼到了二零一二年,刚过完年,老伴感觉身体不适,脸色黑瘦。在正月初七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膀胱癌。这时老伴有点害拍了!我和孩子们又领他到另一家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和前一次一样。两个孩子都哭了!我说:“别哭,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后来又到哈尔滨市第二医院检查。大夫说是初期,问题不大,做个小手术就行。可是,在肿瘤医院做术前检查时,大夫却说很重,膀胱要全部切除。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要大事化小!到第二天中午手术完毕,大夫当场告诉我儿子,“我打开腹部一看,不用都切除,我给留了一块,你爸爸活十年二十年都没问题。”

老伴出院后,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了大法是被诬陷的,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媒体来编造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污蔑大法,为迫害找借口,挑起广大民众的仇恨,参与迫害佛法,从而失去未来。老伴认清了共产党假、恶、斗的邪恶本质,自己写下了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声明,并开始学大法。

大夫规定三次化疗,别人化疗都有很严重的反应,老伴化疗没有任何反应。我们全家再一次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我老伴能如此幸运的逃过两次大病的劫数,只因为他确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大法师父的保护,免去劫难。

我老伴七十多岁了,面色红润,身体硬朗,体检指标一切正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