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九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近几个月以来,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公安局警察上门骚扰修炼法轮大法的九位善良人,年龄最大的是李秀荣,八十二岁,最小的五十四岁,其中,李兰芬和梁丽英老人被绑架,现已回家,许真老人被国保威胁停发退休金。

这九位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在过去十八年中,都遭到中共不同程度的迫害。

高龄善良老人遭警察骚扰

李秀荣,八十二岁,民政部门退休职工,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十九年的迫害中,李秀荣虽年逾八旬也未能幸免。此次遭陵城区警察上门骚扰,警察要强行照相,李秀荣老人制止,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弄个灯一闪一闪的。

李兰芬,六十四岁,粮食部门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大法,也遭陵城区警察上门骚扰。警察入室后,打开橱门一看,全是衣服,只好关上门离去。后相隔三、四个月,警察在李兰芬家中将她绑架,说词是世纪家园小区有真相资料,猜测是她发的。李兰芬家中法轮大法书籍被洗劫一空,李兰芬的丈夫吓的心脏病发作住院了,女婿焦虑担心,托关系后,才把老人接回家中。

杨秀芬、马振珍、高学美、孙秀荣、华玉荣五位老人,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被陵城区警察上家或门市骚扰。开发区警察由安德街董家阁村邪党支书带领,问有打印机吗?干扰她们的正常生活。

梁丽英,七十一岁,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上午,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陵城区警察绑架至公安局,当晚八点,被强行勒索现金(数额不详)。梁丽英被儿子接回家时,警察恐吓她大儿子,说出事就找她儿子,致使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都不能在当地单独居住,只能随他儿子一起在德州居住,一定成度上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许真,约七十岁,退休女教师,大约两月前,被陵城区国保人员上门骚扰,闯入家中翻箱倒柜,抢走播放器内存卡,然后打电话恐吓她的小儿子,扬言要停发这位老人的退休工资。许真的儿子说,你们停发我的工资可以,如果要是停发我母亲的工资,等于是要她的命。父亲过世早,是母亲一人从四十多岁,含辛茹苦的抚育我们成人成家。警察又说,那你替你母亲办三天“学习班”(即洗脑班),他儿子不得已就去了。

信仰真善忍 老人们遭迫害经历

1. 法轮功学员马振珍

马振珍,陵城区人。于一九九八年二月有幸得到宝书《转法轮》一书,通过学法修炼,使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思想境界明显升华,时时事事按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家庭中,马振珍悉心照料公公、婆婆,邻里相处融洽。在单位,不求名不图利,认真完成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得到同事的好评。修炼大法后,她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后,马振珍三次遭非法关押、三次被勒索(共计二万二千元)、三次被骚扰,使她的家庭无论经济还是精神上都受到迫害,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马振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为大法申冤。结果到了德州车站被警察拦截,关进陵县公安分局,非法关押两天后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四月下旬,为防止进京上访,陵县公安分局办了洗脑班,并要每人表态放弃修炼,因为马振珍知道修炼大法的意义,就拒绝了他们,结果被关押在分局二十多天后,勒索家人五千元现金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马振珍进京上访,被陵县公安警察拉回来,关进看守所两个月,勒索五千元现金,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马振珍在街上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跟踪到家,家人因为担心她的安全出面交涉,又被勒索一万二千元钱,才了结此事。

在邪党召开“十九大”之前,当地公安就去马振珍家骚扰,邻居说她不在这里住了,搬家了。在召开“十九大”时,又去骚扰并恐吓了她的女儿。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德州陵城区(原陵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修敬等四个警察骚扰了马振珍,此外还有法轮功学员崔玉英、范玉东。

2. 法轮功学员孙秀荣

孙秀荣,五十四岁,一九九七年经邻居介绍喜得大法。没得法之前,身体有多种疾病,最使她备受折磨的是乙型肝炎,真是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有幼小的儿子,几次打算自杀,了结生命。得到大法后,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多种疾病减轻,最后全无。无病一身轻,走路脚下生风,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家中的一切恩怨矛盾,都在努力修心过程中一一化解了。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孙秀荣被陵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禁了四十五天,后被勒索了二千元钱,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初四,孙秀荣领着未满两周岁的女儿去丁庄小刘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丁庄派出所警察把她和孩子关押在铁笼子里五个小时,后又被送到看守所二十天,然后又送到济南女子第一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孙秀荣每天被迫劳役十二个多小时,还被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使她的精神受到严重的摧残。她的家庭也陷入了困境。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三十日,陵城区多个警察上门骚扰七名法轮功学员,理由是“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到法轮功学员家入室后,警察掀被褥、床单、乱翻一气,还给录像,有的被抄走大法经书,被骚扰的七名法轮功学员中,其中就有孙秀荣。

法轮功学员许真

许真,七十五岁,退休教师。一九九六年六月,在河南她的亲戚家喜得大法,学会了五套功法,请了师父在广州讲法的磁带及《转法轮》,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修炼后不久,她好象变了一个人,变得精神充实了,心里有了主心骨,有了方向了,知道人生为了什么,如何做一个好人,告别了丈夫死后以泪洗面的绝望人生。

在学校里,许真捡重担挑,处处为青年教师着想,和同事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对学生更是关心爱护,慈悲耐心的教育学生,给家庭困难的学生送衣物,每天认真备课,仔细批改,大大提高了教学质量。她班五十六个学生,各科成绩在全中心平均第一,许真被评选为模范班主任,县模范教师。而且,自从修炼大法后,原来头疼、头晕病、肩周炎不治自好了,整天感到一身轻,骑自行车不知道什么是顶风,比年轻教师骑得都快。

二零一五年六月,许真向最高检举报中心控告了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七年三月,许真,还有法轮功学员李秀英,被陵城区公安局警察骚扰,在许真家抢走《转法轮》、小音箱内存卡一个。

3. 法轮功学员李秀荣

李秀荣,七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当时就请了《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走上了修炼路。炼功前身体不好,有胆结石、肝内管结石、食欲不振、神经衰弱、身上没劲消瘦,修炼大法后这些病不翼而飞,一切正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和两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还师父和大法清白,走到沧州被沧州警察劫持,强行送回陵县二工局被洗脑七天。

从那以后,陵县公安局的人经常来李秀荣家骚扰,逼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交出大法书和师父法像。从此,李秀荣失去了学法和炼功环境,搞得全家精神压力很大。

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陵县“610”又到李秀荣家非法抄家,逼迫交出大法有关的书籍,给全家人再次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由此家人对她学法、炼功严管,使她失去了人身自由,整个家庭跌入了痛苦的深渊。

4. 法轮功学员梁丽英

梁丽英,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喜得法轮大法,当她拜读师父《转法轮》这本书时,心中就特高兴,终于找到了说真理的师父。当时梁丽英也不知道是修炼的书,就感觉好,再也放不下这本天书了。得法四个月,法轮大法和师父被江泽民小人出于妒嫉,无端污蔑、诽谤,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

单位领导找梁丽英,娘家和婆家的人也都歧视她,丈夫受谎言毒害,暴力对待她,在这种情况下,她仍然坚信仰真、善、忍走到今天。

炼功之前,梁丽英有很多病:心脏病、胃病、神经官能症、膀胱炎、便密、瘘疮、免疫能力差。冬天洗头就不行,打针不好使,就输液。大夫说她以后得发展到四肢瘫痪、类风湿。这些疾病在她修炼法轮功以后都不治而愈了。她由衷的感谢师父,按照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哪儿都做个好人。丈夫也是受害者,她不恨他,用善心待他。

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下午,陵城区警察将梁丽英老人带到派出所、公安局后非法审问,一直问和她一起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并让其辨认她的照片;还给梁丽英的儿子打电话,扬言把其母送拘留所。期间给梁丽英抽血、量血压,做所谓的“体检”,发现血压高压202,怕当时人出现危险,怕承担责任,于当晚九点半左右,才让她的儿子来领人,勒索1000元后才肯放人。

5. 法轮功学员杨秀芬

杨秀芬,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有两个警察闯到她的服装店里骚扰,问炼不炼功,还去她家中强制拍照。

6. 法轮功学员高学美

高学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三十日,德州陵城区多个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理由是“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入室后,掀被褥、床单、乱翻一气,还给本人录像,有的被抄走大法经书,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七名,其中就有高学美。

7. 法轮功学员华玉荣

华玉荣,五十七岁。她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婆家兄妹八个,丈夫排行老二。家庭生活很贫苦,婆婆身体不好,每年住院,再加上弟弟妹妹结婚、盖房子都要添钱。华玉荣拉扯一双儿女,生活本来就不富裕,心里觉得很苦,很累。她是一个内向的人,心里闷着气,身体单薄,最后连扫地都要上喘,整天闷闷不乐。

在一九九七年春天,经朋友介绍,华玉荣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做好人,放淡名、利、情,处处为别人着想,很快身体达到无病状态。一天到晚身体有说不出的那种愉快,感到得了大法有一个好的身体比什么都幸福。

可是自江泽民小人妒嫉对法轮功打压后,华玉荣知道师父教人做好人是最正的,在这些年社会和家庭的各种压力下,坚强的走了过来,感谢师父给了她一切。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华玉荣被陵城区警察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