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德国参加证实法活动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五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特里尔市的不同地点举行了多项讲真相的活动,提醒公众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去之前,我提醒自己:1. 要无条件的听从当地协调人的指挥;2. 遇到什么事都不负面看问题,与同修有冲突要守住心性。

走出火车站,来到信息点,我与不修炼的丈夫分开,他去市中心游玩,我来到主信息台参加活动。不想一个戴着协调人标记的德国女同修A拦住了我和另外几个刚到的同修,要我们去别的地方做其它项目。我听了心里有点不愿意,因为我与丈夫约好,结束后在这里碰头。我与协调人解释了情况,可她却不以为然的说:来参加活动,就应该听从协调。

但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如果我临时改变与丈夫的约定地点,会很麻烦。而且我们回去的时候,因为修路火车改了站台,临时站台在哪里还得现找。我们两个人要是互相找,耽误了时间,误了火车,就更麻烦了。当我准备跟协调人再解释一下时,她正对新来的人说:来参加活动,就得听从协调,不要讲条件。

我听到这些,就没有再解释,要是提前一点时间回到这里与丈夫碰头,应该也不是问题,于是就决定去那个活动点了。

协调人A知道我会德语后,就分配我组织这几个人,在另外一个地方组织活动。然后,她给了我一张带地图的活动说明、一个征签板和两块手举着用的牌子,要我赶快组织大家去活动地点,要快点去找具体负责这件事的协调人B。之后,她不停的催促说快去快去,好象那边活动点没人,就等我们去。

我听了很急,赶忙准备跟刚才在身后的同修商量一下然后出发,没找到同修B也不怕,因为我手上有地图有活动介绍。等我转过身去,回头一看,傻了眼,原来我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了,刚才的五个人不知什么时候都走开了。而我要拿的东西太多,手拿肩背的,站在那儿动不了地方。另外也不知道那个活动地点在什么位置,是不是很远很偏僻?

本来想着要配合协调人,未曾想,我自己突然间成了一个景点的协调人,而且要马上组织人马出发,不然那里就空着。虽然心里着急,但我只能守着牌子待在原地,四处张望,并想办法。

再次看到协调人A时,我请她帮忙解决困难,而她却毫不客气的让我自己去找人。没办法,我把牌子放到安全的地方,开始找人。本来觉的这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活动刚刚开始,很多外地来的同修都陆续到来,很多人会来领取任务的,可事与愿违,几个来回走动的人,不是在找人,就是事先报了名,已经有项目了,没有合适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一边找人,一边不断清除脑子里闪出的杂念。

突然看到刚才在接受任务时,那位我熟悉的明确说她愿意去发传单的女同修,于是走过去,请她跟我一起去,她很不情愿。我觉的也许是没说清楚,就又解释了一下,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女同修恼火的说:自己干自己的,你怎么这么喜欢指挥我呢?!

我只好又回到原地继续找人。脑子里不断闪出协调人A不客气的说话态度和刚才那位女同修恼怒的神情,还有那么多同修不愿意配合等等负面想法。我不断的清除、清除、清除……时时提醒自己:我不是来抱怨的,是来救人的、是来证实法的。

女同修发火是因为有我要修的地方。前几年,她有病业,几年都不见好转,她跟我交流,问应该怎么办。我说大量学法、炼功、发正念。她说知道应该那么做,但情况还是不好,是不是师父不管她了。我说这样想不对,不在法上。后来她病业大了,麻烦也多,尽管我一直退着说,她也越来越不爱听,后来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前几天,有同修提出我应该修口,我想今天同修跟我发火,也是因为我以前说话有不当的地方,应该修口。

想到大老远来参加活动,还什么活动都没参加,时间白白过去,太可惜了,于是我决定还是找协调人A帮忙找人,她说话再冲,我也不能在意。没想到,这次她痛快的答应了。

协调人A走近同修,一拨一拨的拦住问,最后都是摇摇头走了。看到找人如此不易,更坚定了我要去那个景点的决心。

不知什么时候,我要找的那个布置活动的同修B在我面前冒出来了,就在我放牌子的旁边。很快她就把要做的事情讲清楚了。为了达到让市民和游人到处都能看到我们学员,起到遍地开花的作用,他们把市中心的各条街道都排了值班表,同修来回走动发资料、征签、讲真相。每两个小时一个班。因为信息点在市中心,我们要去的街道入口就在右前方。而且我们活动的时间也不象协调人A说的那么紧迫,是午饭之后才接前一个班。

协调人A也终于找到了一位保加利亚同修来帮我,她很主动也很热情,告诉我到时间叫她一声就行,然后就炼功去了。我满口答应,也找了个空位准备。

人还没坐稳就发现了一个新问题:一转眼,我想不出保加利亚同修长的什么样了,除了人比较胖,其它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坐在第一排往后看,看谁都一个样,看西方人更是一个样。怕到时花时间找人再耽误时间,我赶紧起身找到协调人A,请她再指给我保加利亚同修。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又确定了一下,才回来安心炼功。从这件事看出自己做事很粗心。

走街的时间终于到了,来到约定地点的不光有保加利亚同修,还有另外一男一女两个人。这样我们举着牌子、拿着征签板,发着资料,朝那条街道缓缓走去。

之后的一件事也让我有机会修自己。我们沿街来回走动,那位男同修可能是新学员,出发不久,他就掏出手机点来点去。我想他写个短信一会儿就完了,不想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低头摆弄手机。发现同修做的不到位,本应该提醒一下,但我不想管别人,想修口,刚才那位熟悉的女同修冲我发火,我还心有余悸呢。我想,说不定他自己一会儿就停下来。结果小伙子拿着手机玩啊玩,而两位女同修好象没看见。我知道自己不对,但战胜不了自己的争斗心。一会儿,等我从远处发传单回来,看见真相牌被他扛在肩上,牌子上的内容谁都看不到。这样不用心做证实法的事,会有什么效果呢?还影响大法弟子的形像,好象我们在凑合事。于是,我不再犹豫,很客气的给他指了出来,男同修也欣然接受。

原来我一直担心和丈夫碰头的事也很容易的解决了。在我炼功的时候,他逛完街回来了,然后就留在我身边,观看我们的活动。

他还跟我要了张传单,说是发资料的学员推荐让他看的,看过之后,丈夫感慨的说:传单写得很有说服力,谁看了这样的传单还不相信,那是很不理智的。

再碰到刚才那几位突然离开的同修时,我一点儿抱怨都没有,而他们好象故意要解释离开的理由:这个说她走开是因为德文不好,愿意找中国人劝三退,那个说,她离开人群是因为跟他们城市的人约好,什么什么地方见面,之后大家好一起回家。

仔细想想,这其中很多都是假相,就是用来考验我的,看我有没有负面的想法,会不会轻易放弃讲真相的机会。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想,光准备这次的行程和花在路上的时间加起来就比参加活动的时间还长,但还是觉的很高兴,一个是因为通过今天的活动,让很多人明白了真相有机会得救,再一个是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我来之前就一再提醒自己要服从协调人和不负面看待问题,没想到这些在活动中,都有所考验,所幸的是,一有什么负面的想法,我就清除,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慈悲的师父看见我心性到位了,就把所有的麻烦都给化解了。

我很期待下一次的证实法活动……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