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94099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2018年5月份派出所给我儿子打电话让他去派出所签字,我儿子去了,说你妈发真相被摄像头看见了,你妈那案子送检察院了,并放摄像叫我儿子看,说这是你妈吧,我儿子说是,就叫我儿子签字,我儿子说这不还是1月12日的吗?我妈现在没发。他们说送检察院去了。儿子就签了。他们又说还要带你妈去检察院补个取保候审表。6月20日检察院给我儿子打电话让带我去检察院,不去就强行绑架去。到了检察院叫我儿子签一张表,叫我签了四、五张,我问上边写的是什么,我也看不清,那工作人员说这还有一份一会你再看,我就签了。回家没几天说再去核实一下,又叫我女儿去,说我儿子是证人不能保,叫我女儿保。又问我发资料的事,问我打印机和电脑哪来的,我说谁家都有你家也有,我有不新鲜,问我打印机都打什么,我说看什么就打什么。问我还炼不炼功了?我说炼。工作人员说不认罪?我说信真善忍没有罪,我要不炼功活不到今天。完了叫我签字、按了手印。回到家我怎么想都不对,我不该签字,不应配合邪恶。我严正声明:我所签的所有字都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于秀兰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监狱里邪恶的酷刑迫害下,我心生恐惧,不想再承受酷刑,我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做了帮教。虽然背地里告诉学员大法和师父是对的,但是表面上却帮助邪恶做转化的事,助纣为虐。在黑窝里,我还为恶党节日演出做过服装道具等,为邪恶补充能量。2017年我又被邪恶非法绑架,邪恶在“笔录”上写了诬蔑大法的话,当时我害怕再次被关押迫害,在“笔录”上签了字。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要加紧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跟师父回家。

耿继秋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7月25日晚上6点多,两个片警来我家,進屋问我叫什么名字,炼过法轮功吗?去过北京没有?我问:你怎么知道我炼功的?他说上边传控下来的,这时我有些紧张,就想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怎么办,犹豫了一下,我说“开始炼,现在不炼了”。他说:你不炼了那我们走了。之后我认识到因怕心和私心,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很后悔。特此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用心多学法,坚定正念正行,勇猛精進,做合格的大法弟子,跟随师父回家。

陈亚杰 2018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十几年了。2018年7月24日,我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禁11天。2018年8月8日,有3个人闯進我家,两个男的,一个女的,自称是乡镇府工作人员,他们抢了我的《转法轮》,逼迫我写“三书”,我说不会写,女的说一句叫我照着写一句,我不从,他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写,就叫国保大队把我绑架走,判我几年刑。我害怕了,就配合了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现在我诚心向师父忏悔,我严正声明:我被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伏芹 2018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2006年我因色欲心没去被邪恶迫害。在被邪党关押在监狱期间,我认同了“反省”,当过帮教,就是强迫学员反省说出自己当人时的败坏行为,让学员说出自己不放弃大法和师父就是对师父有情,让学员找对师父的色欲之心,起到了引导学员诽谤和诬陷师父的作用,破坏学员对师父的正信,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现在我清醒的认识到错了。我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完成使命,弥补罪过,跟师父回家。

何凤波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7.20”前得法的。2000年底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本地关了两个多月。当时我法理不清,再加上怕心、安逸心,想早点回家,就写了“三书”。我自己错了,还让同修也快点写“三书”,可以回家。我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连常人都非常憎恨的事。真是愧对大法、愧对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里,加紧学好法,精進实修,正念正行,理智的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潘启云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8月18日下午,我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由于自己的怕心和家庭的压力,急忙说:“我早就不炼了”,他们说如果再炼就影响你家的孩子。我现在非常后悔,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玉芝 2018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1年我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绑架回来关押到看守所。我侄女婿怕我受苦,写了“不再炼”的保证,狱警叫我签字,我不签。第二天,狱警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捂着一张带字纸(实际还是那个“保证书”),让我签字我还是不签,他用力扇了我一耳光。当时我想,反正你是捂着的,我全当不知道,就签了我的名字。现我严正声明:我签字的“不炼”的保证彻底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耿蕴华(耿云华) 2018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2017年6月,邪党县公安局、维稳办搞敲门行动骚扰大法学员。乡政府派出所人在村干部带领下来到我家。進门就问:你是退休教师吗,你还炼不炼?村干部说:他早就不炼了。我也赶紧说“不炼了”,说完他们就走了。之后我非常惭愧,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怕心重,配合了邪恶。在此郑重声明:当时我说的“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青荣 2018年4月2日


严正声明

前段时间我外孙要当兵,就是因为我修炼大法,上面不给他批准,他们说我写了“三书”才能通过。家里人很着急,找到我逼着我签字。迫于压力,最后我违心的签了字。之后我深深的懊悔,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多救人,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桂兰 2018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由于学法不深,不懂什么是修炼,在原单位的逼迫下,我将师父的大法像交出,并同意别人代写了“保证书”(内容不清楚)。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大法、坚信师尊,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做好应做的三件事,在大法中归正,跟师父回家。

赵春芳 2018年8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诉江”后,派出所的人让我在撤诉和诋毁大法的纸上签字,因我当时不在家,家人害怕,代替我签了字。我现认识到不应承认那个。现严正声明:无论谁都代替不了我签字,我不承认,家人替我签的字全部作废。以后我尽力给家人讲清真相,使家人明白。我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李维信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7月8日,警察敲门来我家骚扰。由于自己怕心重,我配合了邪恶,说自己“不炼了”,并签了字。我非常后悔,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事。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朱翠芝 2018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2015年9月3日的前几日,邪党610和当地国安非法骚扰我,迫于压力,我心性没守住,被迫写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词。我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的言行、文字统统作废。在此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建英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因我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警察跟踪绑架,警察拿着写有“利用×教散发资料”的纸让我签字,当时我悟性不好违心的签了字。回家后我悟到错了,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秀梅 2018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从看守所回来后,警察、“610”、社区、家庭逼迫我签了社区编造的“转化记录”。在看守所期间我还写了“悔过书”、“三书”。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学好法,多救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焱凌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7年10月29日,我因为诉江“610”指使派出所到我家抄家,非法绑架我到派出所并被拘留10天。严正声明:在这次被迫害期间我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兰淑芬 2018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下午,我出去讲真相劝三退,被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十三天。在派出所我被强行按手印,问叫什么名字,我也说了,带到医院检查说血糖高,管教强行让我吃药,我也吃了。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牟宝珍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诉江后,派出所找到我的家人,让家人代替我签字,当时也不知道签的什么字,也没有认识到严肃性,最近才认识到。现严正声明:所有家人替我签的字全部作废。以后我要修好自己,给家人讲清真相。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赵冬雪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8月7日,我因为“诉江”,国保大队、派出所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拘留,因为体检不合格被拘留所拒收。特此声明在这次被迫害期间我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陈佩兰 2018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严重迫害下理智不清时在洗脑班、监狱、看守所等一些地方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有损或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走师尊安排的路,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跟师尊回家。

吴清 2018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因“诉江”2017年2月份被派出所找去。由于我人心太重,对亲情的执著,我签了名。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所有的签字全部作废。从新回到正法中,坚定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众生。

郑江 2018年7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近期“敲门”行动中,由于自己的怕心给邪党签了字,悔恨自己不坚定。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好自己,正念正行,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刘金鱼 2018年8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4-2018年被邪党迫害期间,由于承受不了迫害,我曾妥协,心中一直非常痛悔。现严正声明:在压力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弥补损失,跟师父回家。

教宏 2018年7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时间里,我说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说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我以后坚修大法。

王占哲 2018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或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要在大法中规正,特此声明。

崔双趁 2018年8月2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