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监狱暴打、药物毒害唐中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唐中贞,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冤判两年,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到天津女子监狱。一年来,唐中贞被狱警和他们指使的恶犯强制洗脑和持续吃各种迫害脑神经的药物,若不从,则是面临恶犯暴打。唐中贞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消化系统紊乱。

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家住宝坻区的法轮功学员唐中贞,遭宝坻区国保大队警察和宝平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宝坻法院冤判两年徒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被送往天津女子监狱。

侮辱人格、洗脑、身心摧残

在天津女子监狱,唐中贞遭受非人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监狱为了达到侮辱其人格、摧毁其精神的目的,开始,唐中贞的头发被剪得凌乱不堪,拿来傻大的棉衣棉裤给其穿,并把东西故意扔进厕所,让她打捞;每天强迫出工十二小时。

在每周一、三、五上午看栽赃法轮功的光盘,强制洗脑两个小时,过程中,要她记笔记,收工回来,还要写“学习心得”,每周还要交“思想汇报”,每月还有“月思想汇报”,每季度写一份“揭批”法轮功的文章,每逢过节都要写“感想”,以上哪一条如果不写,唐中贞就要受到体罚、挨打挨骂。每次开“揭批会”要给法轮功学员录像。

一次,唐中贞不让录像,觉得是对人权的侵害,死缓犯卢敏罚她站着,夜里十一点该睡觉的时候,把床上的被子、褥子全部撤走,让唐中贞睡床板。

还有一次,唐中贞不写“学习心得”,被杀人犯胡玲玲罚站、罚蹲着,并用双手揪掉唐中贞很多头发。吸毒犯许娜用脚狠踢唐中贞。第二天,徐娜发现自己的脚很痛,才发现脚趾又青又紫。

还有一次,唐中贞撕毁了对大法的诋毁材料,犯人胡玲玲狠狠地将唐中贞推倒在地,当时唐中贞脑袋就起了大包,脸被其抓破,并留下了伤痕。

强迫吃迫害中枢神经 致使精神不正常

唐中贞在监区被迫服用药品(佐匹克隆胶囊、劳拉西泮),其实都是迫害中枢神经的药品,导致唐中贞精神失常,时而恐惧、焦虑、疑惑,同时消化系统紊乱,一停药,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停药三天,唐中贞生不如死,就受不了。

唐中贞发现药品外包装不变名称,而里面的成份总是不同,有时服药后,感到腹胀、肚子痛、很多天也不解大便。有时服药后,只能吃半碗饭,多吃一点,就反复地吐,嗓子总是有痰,小便掺杂着白色沉淀物,有时吃了药能睡三四个小时。

由于药物的滥用,唐中贞被迫害的总是六神无主。组里有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唐中贞不好的状态,总想帮她。一次,那位法轮功学员帮唐中贞与恶犯们理论,也被强迫服了一种不明药品,导致她晚上休克,身体僵硬,浑身发冷,动不了。该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新生医院,一周后,该法轮功学员脸部呈面瘫状态,而后得知,她是被很粗的针管扎的。就是这样,监狱官员把这次事件编成片子,说队长怎样“关心生病”的法轮功学员,如何“及时医治”。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丧失良知。

后来监狱又以看精神科大夫为名,包夹胡玲玲强行拽着唐中贞去看医生,并调换了药物,叫盐酸舍曲林,唐中贞吃后,肚子痛了三天。

唐中贞在感到强烈不适后,决定停服药物,而后遭到暴打。有的犯人踹、有的掐、有的掰嘴。组长许娜强力掐唐中贞的乳头、扇耳光,还拿梳子使劲乱梳捣乱唐中贞的头发,唐中贞的脸被梳子划破,头发脱落在地上,黑乎乎一层。后来,有法轮功学员回到组里,才正念阻止了这次对唐中贞的暴行。

在临近回家的日子里,监狱要唐中贞配合造假,对所服用药品名称签字,同时要签字“在监狱没挨打骂”。在临回家时,监狱队长找到唐中贞说:不要再来这里了,再来这里,还不如死在外边。


天津女子监狱长:李维红
天津女子六监区大队长:张燕
天津女子监狱中队长:黄歆
天津女子监狱队长:张仕姝
天津女子监狱大队长:乔卓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31/天津女子监狱暴打、药物毒害唐中贞-373055.html